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6章 但凡有盘花生米

第26章 但凡有盘花生米

        打电话过来的是负责盯着何欣雅那边的私家侦探。

        “乔小姐,您要的东西拿到了。”

        锦堂被清了场,乔知语确定附近没人之后才道:“何欣雅把痣祛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她的语气却十分笃定。

        哪怕接触过很多次,私家侦探也还是被乔知语的敏锐程度惊了一下。

        “是的,因为何欣雅的那颗痣色泽较深,需要多次激光,跟我们合作的小护士就找机会录下了一段,视频我看过了,很清晰,也拍到了何欣雅的脸。”

        乔知语随口应了一声,转而问道:“你特意跟我说这些,应该不止是给我讲讲过程吧?”

        私家侦探噎了噎:“乔小姐果然敏锐。”

        “有话直说吧。”

        “那个姓宋的小护士要求再加五十万。”私家侦探讽刺的笑了笑,“小姑娘胃口挺大的,我本来想直接拒绝,但她手里好像还有别的东西。”

        “姓宋?”乔知语凉凉地弯了下嘴角,“这个护士是不是叫宋佳蓉?”

        私家侦探这回是真的愣住了。

        “您怎么知道?”

        乔知语靠在墙上阖起眼,用舌尖抵住上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上辈子负责她病房的护士之一就是宋佳蓉。

        那个在她病房里耀武扬威,仗着她瘫痪在床不能反抗,受了气就对她暗地里又掐又刺的护士就叫宋佳蓉!

        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角色,乔知语重生回来后并没有打算找过去算账,没想到宋佳蓉竟然自己撞进了她手里。

        这可真是……

        太好了!

        乔知语眸光森冷,语气却轻柔至极。

        “她手里还有什么?”

        私家侦探连忙道:“她录了不少何欣雅骂人的视频和音频,里面好像牵扯到一些隐秘的事情,都是何欣雅在情绪失控骂人的时候透露出来的。”

        他这么一提,乔知语就心里有数了。

        “何欣雅啊,还真是蠢的让人心疼。”

        刚愎自用,愚不可及,还自以为是,估计何欣雅认定恒安是她的地盘,无论她怎么撒泼打滚都不会有消息泄露出去,所以才会在医院里就露了原型。

        私家侦探对这话真是无比赞同,他负责盯着何欣雅的时间不短了,早就对那个女人的愚蠢深有体会。

        “乔小姐,那宋护士这边要怎么处理?”

        “先把祛痣的视频发给我,然后再让她给两条有内容的音频。”乔知语玩味一笑,“我总得先验货,才能给钱对不对?”

        私家侦探急忙应下:“好的,我这就去联系宋护士。”

        “对了。”乔知语提醒道,“这几天你记得盯紧点,最好能把何欣雅的一言一行全部录下来,钱不是问题。”

        私家侦探一愣:“这两天会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乔知语说完就笑着挂了电话。

        何家所有的流动资金都变成了那堆华而不实的家具,人也被她从乔家老宅里赶了出去,何文峰在公司的地位摇摇欲坠。

        这些事情老谋深算的白吟秋和何文峰或许能忍,但脑子最多只有核桃仁那么点大的何欣雅却绝对忍不了。

        强迫何家人搬进出租屋,就是乔知语为何欣雅准备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啊,可等着那个蠢货发疯呢。

        乔知语进洗手间补了个妆,确定看起来没有异常后才重新回到包间。

        饭菜都已经上齐了,但祁湛行和叶文博却都没动筷。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乔知语总觉得包间里的气氛有点奇怪。

        “抱歉,久等了。”

        祁湛行眉梢一挑,皮笑肉不笑道:“你觉得我是在等你?”

        乔知语:“……”

        天地良心,她真的就是礼貌性的说句客套话,有必要这样?

        叶文博怪腔怪调的笑了一声。

        “祁总要是有空的话,我这边有两门课程挺想推荐您去学一下的。”

        俊秀的青年托着下巴,慢悠悠道:“分别是语言的艺术和如何提高情商。”

        “……”乔知语看叶文博的目光简直像是在看一个慷慨就义的勇士。

        还有这诡异的火一药味。

        就接个电话的功夫,包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桌子菜里是熊心豹子胆吗?

        祁湛行照旧是那副面瘫冷脸,从始至终连眼睫毛都颤一下。

        “我也有门课程想推荐给叶先生。”

        叶文博笑了笑:“那敢情好,我先谢谢祁总了。”

        祁湛行撩起眼帘扫了他一眼。

        “课程就叫面对绝望该如何坦然赴死。”

        乔知语:“……”

        她抽了下嘴角,拖开椅子坐下。

        “是我的错,没点好菜。”

        这跟菜有什么关系?

        在两个男人稍显疑惑的视线下,乔知语莞尔一笑。

        “但凡这桌上有盘花生米,二位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她是来吃饭的,又不是跑来上刑的,谁有功夫看这俩人针尖对麦芒?

        真当她性子好是吧?

        或许察觉到乔知语心情不佳,后续的用餐过程那叫个安静如鸡,简直把食不言这三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一顿饭吃完,叶文博进乔氏工作的事也算是彻底定下来了。跟叶文博谈好正式入职的时间后,乔知语就跟着祁湛行回了祁宅。

        乔知语今天累的不轻,正准备回房休息,就被祁湛行按在了门板上。

        高大健硕的男人将她拢在怀中,稍微急促的呼吸落在乔知语的耳畔,让她倏地精神了起来。

        “乔小姐胆识见长。”

        说话间泄露出的吐息端端正正的映在乔知语的耳朵上,距离近的就像是这男人正在吮着她的耳垂一般。

        本能涌上的战栗感让乔知语轻颤了一瞬,她抬起头对上祁湛行的视线,莹润双眸中似有水意。

        “祁先生这是要跟我记仇了?”

        “记仇?”祁湛行嗤笑一声,“我可没有仇人。”

        没人有资格做他的仇人。

        乔知语心念一动,想起这男人先前在车上时别扭的反应,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臂环住祁湛行的脖子。

        “那你这是要跟我算账?”

        女人刻意放柔了的声音又绵又糯,如同一只收起了趾甲的小奶猫,正在用软软地的肉垫撩拨着祁湛行的心弦。

        他的呼吸蓦地沉重起来,环着乔知语腰身的胳膊一紧。

        “确实要算账,还得算一整晚。”

        乔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