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5章 肉骨头

第25章 肉骨头

        乔知语不差钱,既然说了要请客,自然会拿出诚意来。

        唐驰和叶文博的司机被留下来处理追尾的后续事宜,常柯开车载着人直奔本市一家私菜馆。

        这家名为锦堂的私菜馆在本市是出了名的‘三高’,价格高、门槛高、大厨手艺高,过来吃饭全得预约,一天只接待一百桌客人,超出了这个范围,谁的账也不买。

        乔知语对锦堂的养身汤情有独钟,隔三差五就会过来一趟,要预约倒是不难,好歹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可她没想到祁湛行会闹出别的幺蛾子。

        男人坐在车里,看着锦堂门口站着的两个女接待,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清场。”

        “什么?”乔知语眉心一跳,怀疑自个可能是幻听了。

        祁湛行神色不耐,语气也恶劣的很,显然心情不佳。

        “让他们清场,听不懂?”

        “……”乔知语被这个匪夷所思的要求震的一脸呆滞,“这么大排面儿?到锦堂吃饭还得清场?”

        锦堂背后的老板虽然一直是个秘密,但实力雄厚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也定不下这么头铁的规律。

        据说前段时间有个一流世家的继承人喝醉了,在锦堂发酒疯,才砸了两个盘子,就被逮回家关了半个月禁闭。

        乔知语想了想自己现在的身家,默默抬头望天。

        “祁先生,我恐怕没那么大面子。”

        还清场?她要是敢提这个要求,估计扭头就得被人给清了。

        祁湛行按了下眉心,烦躁地看向常柯:“你去办。”

        “是,boss。”

        乔知语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常柯进了锦堂。

        “……”她觉得她可能要被锦堂拉进黑名单了。

        可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乔知语看的目瞪口呆,原本在锦堂用餐的客人被大堂经理挨个客客气气的请出了门,不到二十分钟,原本还人声鼎沸的私菜馆就人去楼空,安静的跟不营业似的。

        再然后……

        连服务员也走了。

        乔知语嘴角抽抽了两下。

        “这场也清的太干净了吧?”

        祁湛行是打算待会儿自己去厨房端菜吗?

        “boss,都办妥了,除了后厨和经理之外,其他人都走了。”常柯鬓角微湿,毕恭毕敬的替祁湛行拉开车门。

        进门的时候,乔知语突然觉得有些古怪,她不动声色的瞥了叶文博一眼,只见青年唇角微扬,和煦的笑容就像是画在脸上的假面具一般,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因为祁湛行的行为表现出丝毫诧异。

        ……就像是早就料到祁湛行会这么做似的。

        心不在焉的点完菜,乔知语就将接待他们的大堂经理从包间里请了出去,对着叶文博开门见山道:“叶少,既然你待会还有事,那我就直说了。”

        她低下头抿了口茶。

        “我信不过你,代理人对现在的乔氏来说就是一个掌舵者,我不可能交到一个无法信任的人手里。”

        叶文博也不生气,只是笑道:“可以理解,如果乔小姐毫无疑虑的把公司交给我,那该迟疑的人就变成我了。”

        乔知语瞟了眼面色不虞的祁湛行,彻底歇了跟叶文博打太极的想法。

        “叶少既然邀请我详谈,想必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是。”叶文博站起身,给乔知语添了水,“想必乔小姐也知道,我跟我父亲的博弈刚刚结束,他有心让我出国自立门户。”

        说到这里,叶文博笑了一下。

        “当然,这只是个委婉的说法,实际上,他是希望我能直接滚出国外,别留在国内碍眼,也不想我在弘海指手画脚,所以我在国内需要一个稳定的跟脚和同盟。”

        乔知语蹙了蹙眉,她对这种豪门是非兴趣不大,毕竟人渣总有相似,会让她忍不住想起何文峰。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喜,祁湛行屈指敲了敲桌面,瞥着叶文博言简意赅道:“少说废话。”

        叶文博面色扭曲了一瞬,露出个类似于牙疼的表情。

        “我调查过乔氏的情况,乔小姐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代理人,而我需要一个跟我父亲抗衡的后盾,我们互利互惠,何乐而不为呢?”

        乔知语稍显意外:“你想对弘海出手?我没搞错的话,你手里应该有弘海地产20%的股份?”

        一缕冷光从叶文博的眼底飞快闪过。

        “我不太喜欢跟畜生在同一个碗里吃饭。”他把玩着手里的杯子,笑道,“如果不能把碗彻底捏在自己手里,那就只能摔碎了。”

        乔知语微微一怔。

        这个心态跟她刚重生时何其想象?

        有些偏激,却是实打实的对准了她的胃口。

        毕竟对付畜生,光让他们疼是没用的,必须得让他们体会过什么叫生不如死,什么叫一无所有,这些没人性的东西才能学的乖,不是吗?

        察觉到她的意动,叶文博挺直的背脊放松了些许。

        “我不会做损伤乔氏利益的事,如果乔小姐不放心,我可以在入职前签订协议。”他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推到乔知语面前,“而这个,是我的诚意。”

        诚意?

        乔知语疑惑的打开文件袋,随即就是一愣。

        这是一份企划书。

        一份为现在的乔氏量身打造的企划书。

        乔知语虽然不善经营,但眼光却不弱,只是匆匆几眼,就已经看出了这份企划书的价值。

        她将手按在企划书上,沉默了两秒。

        “我同意了。”她站起身,向叶文博伸出右手,“合作愉快,叶总。”

        称呼上的改变,已经足以表明她对叶文博的看好。

        叶文博抬起胳膊,正准备跟乔知语握手,就感觉一道锋利的视线扎到了他身上。

        “……”

        乔知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着来电显示,眉梢一挑,转身朝包间外走去。

        “抱歉,我接个电话。”

        等包间门合上,乔知语的脚步声彻底远去之后,叶文博突然就跟被抽了骨头似的歪在了椅子上。

        “我说祁总,祁哥,祁爸爸,你做个人行吗?让我来投诚的人是你,现在我就跟人握个手,你就拿眼刀子捅我?”

        祁湛行撩起眼帘:“我允许你跟她握手了?”

        “……”叶文博面颊抽搐了一下,“祁湛行,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

        祁湛行嗤笑一声:“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

        “像好不容易抢到肉骨头的狼狗。”

        “……”

        叶文博大大咧咧的灌了口凉茶,抄着手靠在椅背上。

        “你瞪我也没用,我现在可是你家肉骨头的手下,你要是敢吓唬我,我就去告诉乔知语,是你故意让我接近她的,追尾也是你让唐驰故意弄出来的,你还让我隐瞒跟你认识的事,哎,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应该是没安好心吧。”

        祁湛行额角青筋乱跳,一脸隐忍。

        “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