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4章 恃宠而骄

第24章 恃宠而骄

        乔知语紧皱的眉头松开些许,叶文博给出的理由显然是有些荒唐的,就算再怎么正直义愤的人,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将来和事业做赌注。

        “抱歉,叶少这个理由并不足以说服我。”

        叶文博摘下金丝边的眼镜,缓缓地呼出口浊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乔小姐有没有兴趣借一步详谈?”

        乔知语正准备拒绝,却被叶文博先一步堵住话头。

        “相信我,乔小姐,我一定是你现在的最优选择。”

        “……”

        如果叶文博是诚心想进乔氏工作,那他确实是最优选择,反之,乔知语若是答应了,那就引狼入室。

        “现在无论你找谁,都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从一开始就把我拒之门外?是好是坏,总得试试才知道。”

        不得不承认,乔知语有些被说动了。

        她没有所谓的亲信,更没有敢完全信任的人,在这个前提下,她面对任何人都会揣着怀疑,而自古以来,要想善于用人,首先就得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可她现在没有不疑的人,那么叶文博这个处境遭遇都跟她相似的人,就成了最优选择。

        “希望叶少可以拿出足以说服我的……”

        乔知语话还没说完,一辆低调的豪车就在路边停了下来,祁湛行的助理常柯打开车门下来,后座的车窗降下些许,露出祁湛行那张令人目眩神迷的俊脸。

        男人的视线在乔知语和叶文博身上扫过。

        “你在这里干什么?”

        由于商谈的内容比较特殊,刚刚乔知语和叶文博在说话时都下意识的拉近了距离,以防谈话内容落入旁人耳中。

        现在被祁湛行冰凉地视线一扫,乔知语竟莫名的有些心虚,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两步,轻声解释道:“刚刚不小心追尾了,撞了叶少的车,正好又有些事情要谈,就耽搁了一会儿。”

        似乎是被她的乖顺取悦了,祁湛行冷厉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些许。

        “谈什么?”

        乔知语倒没犹豫:“叶少想进乔氏任职。”

        不管叶文博最后可不可用,她都少不了要把对方查个底掉,如果叶文博是真心合作,那就皆大欢喜,如果是另有所图,乔知语也必须得清楚对方的目的,防范于未然。

        而祁湛行在这方面堪称手眼通天,让他帮忙查,会比乔知语自己找人去折腾更加稳妥。

        祁湛行挑了下眉,神色间隐隐有些意外,像是没想到乔知语会这么坦诚。

        “谈完了?”

        乔知语有些无语:“还没呢。”

        这是一下两下能谈完的事吗?

        她顿了顿,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错愕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而且这个十几天都不带出一次门的死宅,竟然出门了???

        祁湛行低嗤一声,没吭气儿。

        倒是常柯陪着笑脸解释道:“boss接到唐驰电话,说您出了车祸,这才赶过来的。”

        祁湛行凉凉地瞟了常柯一眼。

        “你话很多?”

        常柯瞬间闭嘴,干脆低下头不说话了。

        乔知语看着男人别扭的反应,心头微微一暖,忍不住带着笑小小步挪到祁湛行车边,低声问道:“担心我啊?怕我出事?”

        祁湛行:“……”

        “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乔知语两手扒在车窗上,冲里面眨了眨眼,“谢谢你。”

        “……”祁湛行沉默了两秒,直接别过头,“把手拿开。”

        乔知语看着他因为转头而露出的微红耳根,心头止不住狠狠一颤。

        这男人似乎跟她想的有点不一样?

        至少眼下这个反应,让乔知语觉得这个一向冷厉霸道的男人,竟然有些……可爱?

        乔知语心念一动,不但没松手,反倒把车窗玻璃扣的更紧了。

        “就不。”

        “……”祁湛行审视了她两秒,冷笑一声,按下了关窗键。

        车窗玻璃缓缓上升,乔知语在夹手和缩手之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验证某件事的好奇心占了上风。

        她将双手压在车玻璃上,神色平静地凝视着祁湛行。

        “反正我不松手,有本事你就把我手夹断!”

        眼看车窗就要完全闭合,乔知语却始终不肯缩手,就在她的手背抵上窗框时,上升的车玻璃戛然而止。

        祁湛行脸色铁青:“乔、知、语!”

        “哎,在呢,叫我啊?”虽然在决定不松手的时候,乔知语就猜这男人或许是色厉内荏,可当他真的没有伤害她时,她还是觉得心头发软。

        乔知语忍不住想,或许她不需要那么戒备祁湛行,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糟糕。

        她可以学着稍微相信他一点,也亲近他一点。

        祁湛行被她意有所指的语调噎了一下,脸色愈发难看,但耳根却更红了几分。

        “你简直得寸进尺!”

        乔知语眼下心情正好,抽回手竖起食指在嘴边摇了摇:“我这可不叫得寸进尺,祁先生,今天我再教你个词。”

        她俯身上前,和祁湛行隔着玻璃对视,艳红的唇微微开合。

        “我这叫——恃宠而骄。”

        祁湛行:“……”

        ——啪。

        本来就只剩下不到两指宽的车窗缝隙彻底合上了。

        乔知语忍俊不禁,始终暗藏在她眉眼间的抑郁似乎都在此刻被挥散了出去。

        她敲了敲车窗。

        “开下门呗,你不带我回去吗?”

        身后蓦地传来两声干咳,声音有点耳熟。

        乔知语一回头,就撞上了叶文博那张憋笑憋的面颊泛红的脸。

        “……”

        叶文博无辜的摊了下手:“虽然不太想打扰二位打情骂俏,但是我晚点还有别的安排,能先谈谈正事吗?”

        打情骂俏……

        刚刚还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乔知语倏地涨红了脸,整个人都从成功调戏了祁湛行的膨胀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看见祁湛行不好意思,就忍不住想让他更不好意思一点。

        ……她这别是在沉默中变态了吧?

        紧闭的车窗重新打开,祁湛行还是那副脸青面黑的样子。

        “上车。”

        乔知语瞅了眼时间,略一犹豫:“祁先生,我还有点事要跟叶少谈,我们今天在外面吃晚饭怎么样?我请客。”

        祁湛行嘲讽的扯了下嘴角。

        “跟他谈事情,顺便请我吃饭?”

        为什么‘顺便’两个字会是重音?!

        “……”乔知语眼角一抽,“没有!请你吃晚饭才是重点,谈事情只是顺便的。”

        叶文博闷笑出声,半晌才在乔知语和祁湛行吃人似的视线下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对,我才是顺便的,附带上的而已,祁先生不用在意。”

        祁湛行:“……”

        乔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