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2章 道歉

第22章 道歉

        白吟秋从屋里出来,恰巧就听见了这么一句。

        “乔知语你!简直欺人太甚!”

        昨天才把老宅重新收拾好,今天乔知语就登了门,白吟秋再蠢也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这个死丫头片子压根就是故意找准时机来膈应人的!

        “欺人太甚?”乔知语踮起脚,神情夸张的四处张望了一圈,“哪儿有人呢?我怎么没看见。”

        白吟秋一口冷气卡在了嗓子眼里,呛的咳嗽不止,腰背都弓了下去。

        “你!好好好,我是管不了你了。”

        白吟秋咳的浑身发抖,掏出手机就要给何文峰打电话,可还没来得及拨出去,手机就被乔知语一把拍在了地上,一群保镖适时围堵了上来,硬生生把白吟秋吓成了脱了毛的老母鸡。

        她尖着嗓子质问道:“乔知语,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亲人?有没有法律?你是要谋财还是害命啊?!”

        乔知语冷嗤一声。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她弯腰把地上的手机捡起来,直接按下报警电话,在拨通前将手机屏幕转向白吟秋。

        “你找何文峰那个废物有什么用?遇到这种事你得报警啊!”乔知语无比诚恳的建议道,“跟警察说,你丈夫前妻的女儿不肯乖乖让你抢家产,还要把你赶出家门,再哭几声,说我不老实,不愿意让你算计到死,让警察给你申冤。”

        这话实在是太损了。

        以保护姿态站在乔知语身后的唐驰忍不住闷笑了一声。

        乔知语无奈又无语的扭头瞟了眼唐驰。

        这人到底还有没有点职业素养了?看戏还能看笑场了?

        唐驰连忙憋住笑,朝乔知语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白吟秋气得脸色发青,一副随时都会心脏病发的模样,捂着胸口直喘气。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爸?他把你好吃好喝的养这么大,你就没一点感恩之心吗?”

        乔知语凉凉反问:“用我的钱把我养大,顺便还养了私生女和情妇?”

        ‘情妇’这两个字简直是在捅白吟秋的心窝子。

        “我是他的合法妻子!是你的母亲!”

        ——啪啪。

        乔知语抬起手一左一右的照着白吟秋的脸抽了两巴掌。

        “你再说一遍,你是我什么?”

        白吟秋养尊处优了这些年,又一直拿乔知语当个面人捏,早就忘了畏惧之心为何物,此时挨了打不但没学乖,反倒变得更为尖酸。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母亲!谁让你那个贱货亲妈短命呢?她……啊!你干什么!?”

        乔知语抓住白吟秋的头发,连拖带拽的扯着人往景观池边走。

        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白吟秋的头发被一缕缕的揪了下来,发根上渗出来的血丝将她的头发糊成血糊糊的一片。

        “你放手!松手!”白吟秋疼的龇牙咧嘴,整张脸都扭曲了,她被乔知语倒拖着,两只脚在地上磨蹭出清晰的痕迹,跟被人弃尸的死狗没什么两样。

        白常兴战战兢兢地在旁边看着,想上前帮忙却被保镖死死按住,老宅的佣人们早就被吓破了胆,此时连头都不敢冒。

        乔知语把白吟秋丢在景观池边,反手就把她的脑袋按进了池水里。

        景观池里养的鱼受到惊吓,在水中胡乱游走,有几条甚至撞到了白吟秋脸上。

        白吟秋惊恐到了极点,下意识就想要尖叫,才一张嘴,池水就顺势灌进了她的口中。

        “……”乔知语看着水面上冒出来的那一串泡泡,顿时有些无语。

        脑子呢?还是说,白吟秋这是肚子饿了?想喝水顶饱?

        白吟秋呛了水,整个人挣扎的厉害,乔知语一脚踩上她的背后,高跟鞋跟端端正正的抵在她的腰窝上。

        乔知语俯身掐住白吟秋的后颈,将她的脑袋拽离水面。

        “道歉。”

        白吟秋喉咙和鼻孔里都是水,一出水就咳的全身哆嗦,哪怕是她当年带着何欣雅找乔佑怡时,都没被整治的这么狼狈过。

        “我呸!”白吟秋狠狠啐了一口,嗓子哑的跟扯风箱似的,“道歉?我凭什么道歉?你妈不短命?你妈不蠢?你不下贱?这些年你是怎么讨好的,都忘了?乔知语,我告诉你,有本事你今天就弄死我……”

        乔知语手腕用劲,又把白吟秋怼回了水里。

        “你这嘴是真的又脏又贱,人也又毒又烂。”她悠悠地叹了口气,手上动作愈发狠辣,“是我想岔了,何必让你给我母亲道歉呢?简直是脏她的耳朵!”

        她心里憋着火,却到底没失去理智,只是掐着时间将白吟秋来来回回往水里溺,让白吟秋一次又一次体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但又不至于真的闹出人命。

        白吟秋起初还有力气挣扎,到最后却是连求饶的力气都没了。

        她没想到乔知语会这么狠,更没想到这个一向软弱的仇人之女会真有这个胆子。

        “放、放过我……知语,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乔知语莞尔一笑:“你不是让我弄死你吗?我这么喜欢讨好你,你都一心求死了,我怎么能不成全?”

        白吟秋蜷缩在地上,景观池边的泥都快让她给蹭干净了。

        “我没有……我不想死……”

        乔知语冷笑一声,转头对唐驰吩咐道:“留两个人在这里,其他人去把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出来扔门口。”

        白吟秋恨得牙龈都咬出了血,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她被乔知语折腾怕了。

        刚刚布置好的家具全被搬了出来,乱七八糟的堆在乔家老宅门口,不少金贵器具都被磕碰出了痕迹,白吟秋看的眼珠子都快冒血了。

        因为何文峰手里流动资金不够,为了添置这批家当,她也是掏了腰包的,可这还一天都没享受到,就……

        白常兴惜命,可他也爱钱,自从进了乔家当管家,他搂到手里的钱没有几千也有上百万,要是真被乔知语从乔家老宅赶出去了,他以后的花销从哪来?

        老婆孩子还等着他从乔家抠钱回去呢!

        对财富的渴望让白常兴壮起了胆子,他哆嗦着手指着乔知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二小姐,您就算再怎么无情,也不能枉顾法律!何文峰是你父亲,你必须赡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