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5章 虚假婚约

第15章 虚假婚约

        乔知语对她离开后的腥风血雨一无所知,出了门就开车直奔安置徐妈的房产而去,与霍昭猜测的跑去乔家找茬不同,比起报仇,她更珍惜徐妈这个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存在。

        不得不承认,先前对祁湛行的误解,还是对乔知语有些触动的。

        若是没有那天在酒窖发生的事,或许她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差点走上了歪路。

        报仇重要吗?

        确实重要。

        可重要不过已经抓在手里的东西。

        她可以去报复,甚至可以去折磨何家那三口人。

        但她绝不能因为那几个畜生就失去感恩和信任的能力。

        何家人不配,她也不愿意。

        乔知语给徐妈打了个电话,徐妈一听她的声音就喜不自胜,频频叮嘱她开车注意安全后才依依不舍的挂断。

        等她到了地方,徐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从没住过人的三室一厅被打理的整整齐齐,室内多了不少绿植,给简约的装修增添了几分鲜活之气。

        厨房里正煲着汤,蒸汽将砂锅盖子顶得轻声作响。

        乔知语不知道怎么得就觉着心头犯暖,她眨了眨眼,将一瞬间的失态掩去。

        “好香啊,是松茸鸡汤吧?”

        徐妈笑着帮她拿出拖着放在脚边:“小姐鼻子还是这么灵。”

        “那是,我小时候可最喜欢徐妈煲的汤了,可惜……”乔知语让开身子,自己弯腰接过拖鞋穿上,把没说完的话尽数咽了回去。

        可惜什么呢?

        可惜何家人自觉高贵,看不上徐妈做的家常菜,何文峰一当家做主就另外聘请了几个大厨,每顿饭都做的丰盛非常,恨不得跟五星级饭店一较高下。

        徐妈哪能听不懂她的言外之意。

        “走都走了,还提那些糟心的人干什么?我去给小姐盛汤,咱们不想他们了啊。”

        乔知语被徐妈哄小孩儿似的语气逗得哭笑不得,老老实实跟在徐妈身后进了厨房。

        瞟见橱柜上的菜板还没收,乔知语就挽了挽袖子,准备冲洗一下,可才刚伸手就被徐妈拦了下来。

        “哪里就要小姐你动手了?徐妈可还没老呢,快去外面等着,厨房味道重,别沾衣服上了。”

        其实厨房里哪有什么味道?

        除了浓郁鸡汤香味,这里每个犄角旮旯都是徐妈趴在地上擦洗过的,干净的纤尘不染,又怎么会有异味?

        不过就是舍不得乔知语做这些琐事罢了。

        乔知语鼻尖一酸。

        “徐妈,你就让我收拾吧,以后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徐妈也跟着眼圈一红,忙别过头擦眼泪。

        “瞎说,我家小姐金尊玉贵的,哪能拿我这个老太婆当亲人。”嘴上虽是这么说,可到底没再拦着乔知语。

        乔知语强撑起笑脸,边洗菜板边道:“我高兴拿徐妈当亲人,跟别的又没关系,哦对,徐妈,你在这还住得惯吗?”

        “都挺好的。”徐妈借着转身的机会,用围裙擦了下眼泪,“这小区环境好,我没事还能出去跟老太太们一起跳跳广场舞,可比待在何家那几个跟前好多了,对了,小姐,这房子你是什么时候买的?”

        徐妈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可乔知语却被这问题扎了下心。

        她含混的回道:“去年买的。”

        其实这房子是她给何欣雅准备的生日礼物,前世她脑袋不清楚,一心想讨好何家人,想融入家庭,而她对何欣雅好的时候,何文峰偶尔也会给她个好脸色,这房子其实就是打算送给何欣雅讨她欢心的。

        这理由现在的乔知语委实没脸细说,只能含糊其辞,好在徐妈也不是真的在意这事儿。

        徐妈把鸡汤盛进汤盆,又单独拿了小汤碗和勺子。

        “先出来喝汤,厨房不着急收拾。”

        乔知语应了一声,从碗橱里又拿了一套餐具,这才跟着一道进了饭厅。

        她抢先给徐妈盛了汤,又动作轻柔的将妇人按坐到椅子上。

        “咱们一起喝,我一个人可喝不完。”

        徐妈推拒不过,又是真的心疼乔知语,只得应下。

        一老一少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闲篇儿,徐妈突然问道:“小姐你现在住哪?上次帮你搬家的那些人是?”

        乔知语一噎。

        这要她怎么说?

        “……住我男朋友家里,上次帮忙搬家的也是他家的保镖。”

        徐妈顿时喜上眉梢:“小姐交上男朋友了?什么时候带来给徐妈看看?哎,不对,这得我上门拜访才行。”

        乔知语:“……”

        “你找着男朋友我就放心了,赵家那个臭小子可不是个好的,赵家人心眼也坏,据我所知,当初老爷子和夫人可没给您定什么婚约,不过就是随口一句玩笑……”

        乔知语倏地抬起头:“徐妈,您是说我妈妈和外公根本没给我和赵翊辰定婚约?”

        “可不是?”徐妈倒豆子似的说道,“以前赵家老爷子还在,跟咱们老太爷关系不错,两家倒是经常走动,玩笑话也说过几句,但谁也没当真,可咱们夫人去世之后,赵家却突然说您和赵家小子是订了娃娃亲的。”

        乔知语的脸色阴沉下去,若有所思道:“我妈妈过世之后,他们就跑来提起定亲的事了?”

        徐妈仔细回想了一下,肯定道:“没错。”

        “我看是在遗嘱公布之后吧?”乔知语冷笑一声,“想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乔家股份收入囊中,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

        徐妈眼界有限,看待事情到底是简单了些,乔知语却瞬间就想通了其中关窍。

        她母亲还在世时,乔家的门槛那是赵家搭着梯子都攀不上的,所谓婚约只能是个玩笑话,可她母亲去世后就不同了。

        何文峰对她不冷不热,她虽然有继承权,却跟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差不了多少,只要娶了她,就等于间接将乔氏捏进了手里。

        可惜她当时年幼,对事情的原委根本不清楚,这才让赵家给糊弄了过去,而徐妈人微言轻,就算心中有怀疑,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这才让事情隐瞒至今。

        徐妈想通后也是唏嘘不已。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何文峰当年又何尝不是这样?老太爷还在世时,他乖的跟猫一样,在夫人面前连句大声话都不敢说,老太爷生病,他连药都是亲自买的,装得跟个大孝子似的,可老太爷才一去,他就翻了脸,简直畜生不如。”

        乔知语嗤笑。

        “确实畜生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