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3章 没良心

第13章 没良心

        太阳穴一阵阵地抽痛将乔知语从睡梦中唤醒,她捂着额头闷哼一声,下意识的就想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

        可胳膊才刚抬起来,就被人一把按住了。

        祁湛行侧身躺着,浑身低气压。

        “把眼睛睁开。”

        乔知语后知后觉地哆嗦了一下,勉强睁开眼。

        “你怎么在我房间?”她揉了揉太阳穴,“不对,我是怎么回房间的?”

        祁湛行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地能冻死人。

        “睁开眼看清楚。”

        乔知语挣了挣,没挣脱,只能就着被人捉着下巴的姿势睁眼看了看。

        房间是祁湛行的,床也是。

        最要命的是她占了整张床的三分之二,祁湛行只能侧躺不说,连身上的被子都让她给卷走了。

        乔知语:“……”哦豁。

        祁湛行坐起身,本来就只搭在胸口的空调被瞬间滑落到腹部,露出肌理分明的上身。

        “清醒了?”

        乔知语的目光在他的腹肌上停顿数秒,然后才尴尬的别过头。

        “抱歉,祁先生,我昨天好像喝断片了。”

        “先别急着道歉。”祁湛行随手拿过睡袍披上,点开手机里的录音软件,选中昨天夜里那条录音。

        ——乔知语是个傻子!大蠢货!

        ——又蠢又没良心!

        ——你也算有资格跟我一起喝这个酒。

        ——我妈妈要是看到我们一起喝,说不定会高兴呢?

        ——我不要一个人睡!

        ——不行,你帮我洗!不然我今天就不洗澡了!

        ………………

        乔知语越听表情越麻木。

        “……”别问,问就是想死。

        她默默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难以启齿似的小声问道:“所以你真的帮我洗澡了?”

        “不然呢?”祁湛行嘲讽地瞥了她一眼,“这里还有别人能帮你洗?”

        乔知语:“……”说的也是。

        整个别墅估计除了蚊子,其他都是雄性动物,比起那群男佣,她宁可祁湛行帮她洗。

        ……不对。

        她宁可不洗!

        乔知语闭了闭眼,勉强把挖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按捺住。

        “实在抱歉,我昨天喝的太多了。”

        “倒也不算太多,三坛而已。”祁湛行嗤笑,“哦,还得抛开灌衣服里的部分,一坛半吧。”

        “……”乔知语磨了磨牙,“那可真是对不住,我酒量太差了。”

        祁湛行神情莫测:“确实不好。”

        这可真是一点台阶都不肯给乔知语搭。

        乔知语攥紧拳头,恨不得跳起来给祁湛行两刀。

        “我昨天心情不好,喝醉以后说了不少胡说,希望祁先生别放在心上。”

        祁湛行正拿着手机在刷当日新闻,闻言指尖一顿。

        “你希望我别把什么话放在心上?”

        乔知语愈发尴尬,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愧疚感。

        “就是我说那些酒是留给我结婚……”

        祁湛行打断她:“你是希望我别把宴请宾客的话当真?”

        “……”乔知语硬着头皮点了下头,“对。”

        祁湛行沉默了许久才冷笑了一声,声音冷的像是在冰水里泡过。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当真?就凭你蠢?”

        乔知语浑身一僵,指节无意识地攥紧被角,脸上的血色也跟着褪去。

        “……说的也是,是我多想了。”她故作轻松的牵起唇角,“昨天真是麻烦你了。”

        祁湛行薄唇绷直,显然已经不悦到了极点。

        “出去。”

        “……”

        乔知语垂下头,落下地发丝挡住了她脸上的难堪,整理睡衣的指尖也在轻轻打着颤。

        祁湛行仰靠在软枕上,闭了闭眼。

        “乔知语。”

        乔知语就像是被叫醒了似的,浑身一震,收拾衣服的动作也快了许多。

        她匆匆下地,连拖鞋都没顾上穿。

        “我先回房间了。”

        祁湛行看着瞬间闭合的房门,骤然感到了一阵无力。

        乔知语没回房间,而是转道又去了酒窖。

        她昨天是连小木匣一起带过去的,可刚刚醒来时却没在祁湛行房间里看见。

        两个男佣正在整理酒窖,看见乔知语只穿了身睡衣,先是一愣,随即就飞快地调转开视线。

        “乔小姐。”

        乔知语看着空荡了许多的酒窖,艳红的唇瞬间没了血色,她张了张嘴,喉咙里却干涩的要命,让她止不住咳嗽了几声。

        “……我的酒呢?那些酒坛子呢?你们把它扔了?”

        两个男佣面面相觑,急切道:“没有,乔小姐,那些酒……”

        “你觉得我会把你的东西扔了?”

        男人森冷低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乔知语倏地一僵,错愕地回过头:“祁湛行,你怎么……”

        男人身上只穿了件睡袍,连半敞的衣襟都没整理好,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

        从监控里看见乔知语急匆匆跑进酒窖,怕她又酗酒,连忙通知了祁湛行的保镖队长此时恨不得能原地消失。

        祁湛行面色阴沉至极。

        “过来。”

        男人越过乔知语,连眼神都不曾在她身上停留过一瞬。

        祁湛行走到酒窖最左边的角落,乔知语这才发现那边竟然还有一道铁门。

        只是门的颜色与酒窖壁纸接近,她昨天又没心思多看,这才忽略了过去。

        祁湛行用指纹锁开了门,一阵寒气扑面而来。

        整整齐齐几列酒柜展现在乔知语眼前,以她的眼力不难分辨出,这个酒窖里收藏的酒,价值远高于外面这些,甚至不少都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而她那些女儿红的酒坛正端端正正的摆放在酒柜的最上层,就连空了的几个坛子都被妥善的收在了壁柜里。

        乔知语喉头梗的厉害,难以言喻的负罪感几乎将她淹没。

        祁湛行退出小酒窖,从吧台底下拿出一个托盘,里面放着的是那个小木匣。

        他把木匣塞进乔知语手里,神色既冷漠又讽刺。

        “你昨天说的没错,你确实是又蠢又没良心。”

        手里的小木匣仿佛有千斤重,乔知语双手抖的厉害,差点连木匣都捧不住。

        她抱着小木匣缓缓蹲了下去,眼泪从眼角滑落,心头像是被人狠狠掐了一把。

        “对不起,我不知道……”

        她怎么会连一点信任别人的能力都没有了呢?明明上辈子她连何家那群人面兽心的畜生都可以相信,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祁湛行理了理睡袍,面无表情的出了酒窖。

        “我不需要你的抱歉,履行合约才是你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