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9章 气死最好

第9章 气死最好

        白吟秋原本就出身平平,白常兴作为白家远亲,素质更是惨不忍睹,眼下惊怒交加之下,说话全然忘了过脑子。

        “妈的!你说谁蛆虫?个有娘生没妈教的小娼货,老子……”

        乔知语抬起腿就是当胸一脚,硬生生将白常兴还没说出口的辱骂踹了回去。

        她这一脚用了十成十的力道,白常兴躲避不及,被踹得心口闷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后仰倒,偏偏他手上还搀着白吟秋,两人登时摔作一团。

        白吟秋再也端不起豪门贵妇的架子,挣扎着爬起来朝乔知语扑将上去,口中尖声叫道:“乔知语,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你——”

        不用乔知语吩咐,几个保镖便闪身上前将白吟秋团团围住。

        高壮健硕的彪形大汉围成一道人墙,哪怕还没动手,白吟秋也像是被掐住喉咙的鸡一般瞪大了眼,喉咙里咯咯轻响几声,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乔知语凉凉地审视着她。

        “一个畜生跟我谈教养?白吟秋,你是在给我讲笑话吗?”

        她转头左右看了看,弯腰提起白吟秋先前浇花用的水壶,高抬起胳膊对准白吟秋的脑袋打着圈淋了上去。

        “果然,你还是跟这副落水狗的模样比较配。”她低下头轻笑起来,“简直跟二十年前你被我母亲赶出门去时一模一样。”

        “啊——乔知语!你怎么敢!”白吟秋两眼通红,整个人如同疯魔了一般吼叫着。

        乔知语的母亲乔佑怡就是白吟秋的死穴,只要一提到那个女人,她就会忍不住想起二十年前她带着才五岁的何欣雅闹上门来,却被乔佑怡轻描淡写的撕下了脸皮。

        与她那时的疯癫和狂乱不同,乔佑怡始终面带笑意,姿态优雅而又轻蔑,看向她的眼神全程如同在看一只生活在臭水沟里的老鼠。

        那个时候的狼狈和不甘,几乎已经成了根植在白吟秋内心深处的梦魇。

        而现在,她又在乔知语脸上看到了同样的神色,这让白吟秋怎么能不崩溃发疯?

        她明明已经赢了,明明那个女人都已经死了,为什么她的女儿还要跑来碍事!

        乔知语随手丢掉浇水壶,冰冷地吐出两个字。

        “疯子。”

        静立在旁边的司机突然低声提醒:“乔小姐,已经一点多了。”

        乔知语:“……”敢情这司机还兼职报时器?

        但她现在确实不打算去触祁湛行的眉头,只得无奈摆手:“不用管他们了,先搬东西吧。”

        白吟秋一怔:“搬什么东西?”

        “当然是搬我的东西。”

        白吟秋心中暗喜:“你要搬走?”

        “对。”乔知语像是没看见她面上的喜色,“我的人和我的东西,都搬走。”

        得到肯定的答复,白吟秋这才接过白常兴递来的手帕,边擦拭脸上的水渍边道:“你的东西都在房间里,不过知语,搬家的事,你跟你爸爸商量了吗?”

        乔知语险些被她这个瞬间满血复活的本事给气笑了,她扭过头轻蔑地伸手拍了拍白吟秋的脸。

        “谁告诉你我是搬那些东西了?”

        “那你……”白吟秋蓦地愣住。

        乔佑怡和乔维钧死前都立过遗嘱,无论是他们名下的不动产还是公司的股份,都全部留给了乔知语,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乔家老宅。

        而与公司股份必须等乔知语二十四岁之后继承不同,乔佑怡和乔维钧的私产则是在他们一过世就转到了乔知语名下。

        换句话说,眼前这栋宅院是属于乔知语的,里面所有的东西也都只属于她。

        难道乔知语所说的搬家是指全部搬走?

        这个猜测让白吟秋不由得心头发紧。

        乔知语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白吟秋反复变换的脸色,直到她的表情定格到错愕和难以置信上,乔知语才轻声笑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等白吟秋再说话,乔知语便回头对一众保镖吩咐起来:“除了何家三人的私人物品外,其他东西全部搬出来,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场景,眉眼都微微弯了起来。

        “那就都扔了吧,赏给路边的乞丐都比留给畜生强。”

        白吟秋简直要疯:“乔知语,你不能这么做!东西都搬走了,你让我跟你爸怎么住?你不怕你爸爸生气吗?”

        她深知乔知语对父爱的渴望,所以毫不犹豫就搬出了何文峰。

        “啊。”乔知语像是这才想起何文峰似的,感叹道,“他要是能气死就最好不过了。”

        “……”白吟秋捂住心口,差点气的呕出血来。

        偏偏乔知语还嫌不够似的,指着花园里摆放着的花盆道:“把这些也搬走,几千万的兰花都敢这么浇水,果然是没见识的蠢货才能干出来的事。”

        刚刚还把这些花当作私产的白吟秋:“……”

        她再也忍耐不住,掏出手机就给何文峰打电话。

        “文峰,你快回来吧!知语她疯了!”

        “她要把家里搬空!”

        “带着一群人回来的,跟强盗上门似的,还敢对我动手,文峰,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

        乔知语神色平静的听着她告状,直到白吟秋说无可说,乔知语才淡淡开口。

        “对,你确实该回来一趟,毕竟你们何家占着我的,可不止是房子和家产。”

        何文峰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乔知语没听见,不外乎就是些恶心人的脏话,她也不屑去听。

        屋里的东西陆陆续续的被保镖们搬了出来,名贵的古董全部装箱收好搬上车,大件统一放在大门口。

        保镖队长打电话叫来了四辆皮卡和十个搬家工人,硬生生把所有的东西都塞了上去。

        不久前还富丽堂皇的室内转瞬便空空如也,一群佣人神色惊慌地站在门口。

        乔知语迈步走向其中唯一一个笑着的老妇人,举止轻柔的挽住妇人的手臂。

        “徐妈,你跟我一起走吧。”

        年约五六十岁的妇人笑意更深,看向乔知语的目光甚至隐隐带着欣慰。

        “开窍了就好。”她拍了拍乔知语的手背,“小姐去哪,我就去哪,徐妈还得照顾你一辈子呢。”

        乔知语眼圈一红,差点流下泪来。

        前世她缠绵病榻时,是徐妈没日没夜的在病房里守着,从吃穿到拉撒,全由上了年纪的她一手照顾。

        后来突然有一天,徐妈就不见了。

        何文峰告诉她,徐妈身体不好,突发急症病故了。

        彼时已经脑子清醒的乔知语当然不信。

        可那时的她既孱弱又无力,连质疑都显得没有丝毫分量。

        如今重来一次,她一定会把徐妈牢牢护住,至少要让她再无忧虑,真正的安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