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章 黄雀在后

第4章 黄雀在后

        “我试着阻拦过了,可你也知道,我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知语又一向不喜欢我,被我撞破奸情之后就大发雷霆,还用玻璃渣划破了我的脸……”

        何欣雅跪在地上捂着脸,眼泪混着渗出的血水从指缝间流出,活像个被画了特效妆的鬼片演员。

        “……”赵翊辰老早就跟何欣雅商谈好了计划,来之前还专门背了几遍台词,可现在对着她这张扭曲丑陋的脸,却硬是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太丑了。

        乔知语一声不吭的看着何欣雅做戏,等着对方把脏水全部泼完,记者们也用镜头记录下何欣雅狰狞如鬼的样子之后,才悠悠开口。

        “听说眼泪对伤口愈合不利,而且脸上的伤,一旦沾了灰尘就会留疤,姐姐,你就算要污蔑我,也不能拿自己的脸开玩笑啊。”

        正哭的带劲的何欣雅浑身一僵,终于意识到她现在不是什么绝色美人,而眼前的这些镜头会将她的丑态一一记录,她毁容的样子会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首页……

        乔知语不等她回神,就从包里翻出厚厚一沓照片,看也不看的朝着记者和围观人群撒了出去,还有几张落在了何欣雅的腿边。

        她伸出两指,轻轻地将照片推到何欣雅的眼皮子底下,带着笑意轻声道:“看看这个,拍照片的人技术不错,把姐姐你拍的特别清楚,你……喜不喜欢?”

        “啊——”何欣雅看清照片之后就是一声惨叫,凄厉的像是正在被凌迟一般。

        何文峰和白吟秋也看见了照片,登时神色大变,两人呆怔地看着满天飞舞的‘艳照’,雀跃了一早上的心,渐渐沉入了水地。

        而作为‘艳照’男主角的赵翊辰已经彻底傻了眼。

        “乔知语,你怎么会有……”

        何文峰正要质问,就被白吟秋用手肘杵了一下,容貌秀丽端庄的女人眼圈泛红,悲伤至极的看向乔知语,说话时都带着颤音。

        “知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虽然是你的后妈,可这些年来一直对你无微不至,我知道你怪我占了你母亲的位置,但欣雅是无辜的啊!你怎么能找人p出这种照片来坑害她?!”

        乔知语心下冷笑,不愧是白吟秋,脑筋果然转的够快。

        也对,要是连这点脑子都没有,上辈子又怎么可能把她算计到那一步?

        “是真是假,找个专业机构鉴定一下就知道了。”乔知语懒懒地摸索着自己的指尖,“这种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毕竟何欣雅勾引我未婚夫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我也不担心鉴定机构作假,一家被人收买,我就找另一家,反正照片多,被拍的也不是我,散出去也正好多让人欣赏欣赏。”

        这话就是在暗示白吟秋会找人在鉴定上作假了。

        事实上白吟秋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乔知语还没继承乔氏的股份,公司也还是何文峰说了算,要买通个鉴定机构还不容易?只要运作得当,照样能让乔知语名声扫地!

        可现在她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已经被戳穿了。

        ……乔知语以前有这么敏锐吗?

        白吟秋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偏偏又说不上来,只能咬着牙变换说辞:“知语,这照片上真的不是欣雅,你仔细看看,照片上这女人肚子上有颗小痣,欣雅可是没有的啊!”

        她笃定乔知语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掀开何欣雅的衣服求证,只要熬过今天,她带何欣雅去医院把痣取了,这些照片的事自然能洗干净。

        乔知语意外地挑了挑眉,讽刺道:“您可看的真仔细,就这么一眼功夫就能看清这么小的痣,我拿到照片这么久都没发现,看样子照片里的人,跟您是真的很熟啊。”

        她对白吟秋打的主意一清二楚,但现在要当众扒掉何欣雅的衣服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能回头再想办法了。

        白吟秋被她讽刺的心里一沉,面上却勉强笑道:“这毕竟关系到我女儿的清白和……咱们家的名声,我不得不仔细。”

        “您这话说的可不对。”乔知语整理了下裙摆,笑道,“您跟谁是咱们家呢?我是乔家唯一的继承人,跟你们何家可没有丁点关系!”

        “孽障!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何文峰再好的涵养,现在也憋不住了,他指着乔知语怒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这话的意思是连我这个爸都不认了吗?!”

        “我不认一个私生女比我还大两岁的爸爸有哪里不对吗?”乔知语丝毫没把何文峰的指责放在眼里,神色平静到了极点。

        前世只要何文峰一骂她,她就会怀疑是自己做错了,一心想做一个讨他喜欢的好女儿。

        可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不过是被人利用到死而已。

        “乔知语!不管你怎么给我泼脏水都没用,我脸上的伤就是你划的!你敢跟我去看监控吗?!”何欣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上前拽住乔知语的胳膊,“走!我们去看监控!我要报警,我要告你蓄意伤人!”

        乔知语呼吸一滞,却没有推开何欣雅。

        酒店确实是有监控录像的,祁湛行之前还给她看过,现在过去保安室能不能调出录像她不知道,但她必须赌一把。

        赌那个男人对这场交易是不是真的有诚意。

        十分钟后。

        何欣雅近乎崩溃的推开帮忙调取监控的工作人员,神情狂乱的点击着鼠标,不断翻找着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么……乔知语明明就是在这里划伤我的!监控怎么会没拍到?”

        乔知语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她不过是想着祁湛行既然跟她签了合约,应该就不会让她坐牢,监控录像想必也已经帮她处理了,所以才看似坦然的跟何欣雅走了这一趟。

        可真正看到监控录像被替换,她对那个男人的情绪还是多了几分复杂。

        虽然记忆不算清楚,但乔知语记得,昨天晚上是她主动找上祁湛行的,也是她在激怒之下划伤了乔知语……

        那个男人根本没必要为她的鲁莽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