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章 螳螂捕蝉

第3章 螳螂捕蝉

        祁湛行离开将近两个小时后,乔知语才穿上男人替她备好的崭新衣裙走了出去。

        那份满是霸王条款的合约被她随手塞进了包里,电梯下降时她瞥见被金属墙壁映照出的自己,突然自嘲的笑了笑。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也不知道跟前世烂死在病床上比起来,究竟哪个结局会更好点?

        酒店此时已不见昨日的喧嚣,一楼大厅除了偶尔进出的住客,只有站在门口的服务员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迎来送往的话术,除此之外一点多余的响动都没有。

        前世这个时候,她是没机会好好走出这家酒店的。

        彼时彻底沦为笑柄的她被何文峰与何欣雅母女推搡着拽下床,衣衫不整,满身斑驳痕迹。

        她以为的亲人打着保护她的名义,却将她推到嬉笑嘲讽的宾客面前,不顾她的难堪,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端着惭愧自责的姿态,一遍一遍的以她的名义向众人道歉,一遍一遍的给她扣上不知廉耻的罪名。

        让她被人戳断了脊梁骨,让她彻底失去了抬起头的勇气……

        充斥着胸腔的憎恨让乔知语的眸中翻涌起血色,她站在酒店入口处,冷笑着看向正从休息区站起身来的一行人。

        她的父亲何文峰,她的继母白吟秋,以及被纱布包裹着半边脸的何欣雅。

        乔知语冷笑一声,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冷如刀锋的视线精准的落在何欣雅的脸上。

        “我要是你,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医院,而不是主动跑来找死。”

        她昨天是真的下了狠手,何欣雅这张脸就算再怎么补救,都不可能回到以前了。

        而何欣雅的反应也证明了她的猜测,一向对外以豪门千金自居,几乎把娴静高贵的假面具刻进骨子里的何欣雅发了疯似的扑将上来。

        “乔知语你这个贱人!杂种!你竟然敢对我的脸下手,我要你的命——贱人!贱人!贱人!”

        涂着艳红色指甲油的尖锐指甲狠狠地朝着乔知语抓挠过来,脸上的伤口因为何欣雅扭曲狰狞的表情绽开些许,血迹隐隐从纱布底下泛了上来,将她衬托的宛如恶鬼。

        乔知语略微后仰了头,避开她的动作,高跟鞋坚硬的尖头却迅速踹向何欣雅的膝盖。

        膝盖下方的软筋遭到重创,何欣雅收势不及,扑通一声跪在了乔知语面前,骨骼和地板碰撞出让人耳膜发痒的闷响。

        乔知语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何欣雅,语调轻蔑:“一个婚外情生下来的下贱玩意儿,也敢叫我杂种?你也配?”

        何欣雅睚眦欲裂:“你说谁下贱?”

        “你。”乔知语半蹲下去,贴在何欣雅耳边低声道,“不但你下贱,你妈更贱,小三生出来的私生女,你们娘俩可真是一贱贱一双。”

        “乔知语,你找死——”

        何欣雅怒气上头,压根记不起来之前的谋划,发疯似的推向乔知语。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人,乔知语就已经跌坐在了地上,脸上轻蔑不屑的神色也变成了无辜和茫然。

        “姐姐你干什么?我知道你受了伤心情不好,可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你在家里总对我发脾气就算了,可现在是在外面啊!这要是被人看见了,你让爸爸的脸往哪搁啊?”

        乔知语的声音不算大,却硬生生被空旷的酒店大厅营造出了立体环绕声的效果,比何欣雅慢一步过来的何文峰和白吟秋瞬间就黑了脸。

        “乔知语,你少给我来这套?装什么装啊?明明就是你这个贱人……”何欣雅还要再骂,却被白吟秋按住了肩膀,满嘴的脏话瞬间咽了回去,理智也终于回炉,她神色狼狈的看向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对外的形象一直是高雅与知书达理并存,连句大声话都很少说,现在……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何欣雅脸上的伤口疼的要命,缝合时打的麻药效果早就退了,要不是被剧痛和毁容的恐慌逼得快要发疯,她也不会一见到乔知语就按捺不住火气。

        “知语,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的脸已经被你毁了,为什么你还要污蔑我?我知道我跟你比不了,在家也一直把你当宝贝似的哄着供着,我也不是故意看见你跟别人偷情的,只是觉得你这么做对不起翊辰哥哥才多嘴劝了你几句……”何欣雅声泪俱下的哭诉着,搭配上血迹斑斑的脸,看着简直惨烈至极,“我知道你怪我多事,你划烂我的脸出气,我也忍了,可你能不能别再给我身上泼脏水了?算我求你了……”

        酒店的玻璃拉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一群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的记者,跟在一个年轻男人身后急匆匆的挤了进来。

        乔知语眸光微闪,唇角飞快的勾起一丝笑意。

        来了。

        前世她被算计着‘抓奸在床’时,赵翊辰也是带着记者来了的,当时她只以为是巧合,现在回过头想想,世间哪会有那么多巧合呢?

        不过都是人为的算计罢了。

        而她之所以没有直接把那些‘艳照’摔到何欣雅脸上,等的也就是这一刻罢了。

        上辈子何欣雅把事情闹大,让她彻底没脸见人,这次也该轮到她了!

        乔知语看似惊惶的往后缩了缩,白着脸望向刚刚进门的赵翊辰,随后又欲盖弥彰似的撇过脸,喃喃地辩解道:“我没有……真的不是我……”

        她干巴巴的反驳落在众人耳朵里就成了心虚。

        何欣雅眼底克制不住地涌上喜色,她很确定乔知语昨天是中了招的,而她特意安排给乔知语共度春宵的男人也至今不见踪迹。

        亏她还以为是失手了,没想到……

        要不是场合不对,何欣雅简直恨不得大笑三声,伤了她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耍的团团转?

        只要过了今天,乔知语名声一臭,没了跟赵翊辰的婚约,她何雅欣就是真正的千金小姐,乔氏集团也能改成何氏集团了!

        “知语,事到如今,我真的不能再替你隐瞒了。”何欣雅噙着泪看向赵翊辰,“翊辰哥哥,我不想你一直被蒙在鼓里,也不想知语一错再错,你们以后怪我也好,恨我也罢,今天我都得把实话说出来,我昨天晚上亲眼看到知语她和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