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章 合约

第2章 合约

        刺眼的阳光照耀在柔软的大床上,乔知语困倦的呜咽一声,抬起光裸的手臂覆在眼前。

        浑身上下俱是难忍的酸痛,关节都像是被人拆散后又重新组装过似的。

        停摆了一整晚的大脑总算重新找回了神志,乔知语也逐渐僵硬了身体。

        “醒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仿佛近在迟尺,乔知语倏地睁眼望去,只见男人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你怎么还没走?”

        乔知语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意外的清爽,除了身体上的酸痛外,丝毫不见昨晚凌乱不堪的样子。

        祁湛行搭放在扶手上的指节微微一顿,眼底本就不算热切的温度彻底褪去。

        “是什么?”乔知语坐起身,将被子拥在胸前,茫然的拿起文件,将将看了两行就不知所措的怔愣当场,“这是什么意思?”

        她冷笑道:“先生,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昨天晚上的事,我们把它当作是成年人之间的一次意外就好,我不缺任何东西,更不缺钱。”

        “乔知语,乔氏大小姐,生母早亡,父亲另娶,名下虽然有乔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但未满二十四岁,没有掌管的权利。”

        乔知语神色愈发冰冷:“你想说什么?”

        这人竟然调查她?!

        “昨天给你下药的是你继姐,背后的主使是你父亲和继母,目的是为了逐步剥夺你的继承权。”祁湛行凉凉的扫了她一眼,“顺带一提,为了万无一失,你父亲从三个月之前就开始暗中转移乔氏资产了。”

        乔知语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真切的诧异。

        何文峰竟然在转移乔氏资产?

        前世可没有这回事!

        ……不,不一定是没有。

        或许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听这男人的意思,何文峰眼下是做着两手打算,一面打着算计她的注意,一面又做着掏空乔氏的打算。

        前世她被算计了个彻彻底底,何文峰自然没必要携款跑路,这一世……

        乔知语的神色逐渐凝重,根据她母亲和外公留下的遗嘱,在二十四岁之前,乔知语都是没有插手乔氏业务的权利的。

        这些年来,何文峰代替她掌管着公司,早已将乔氏里外掌控在手中,如果他真的准备掏空乔氏走人,那现在的乔知语将毫无还手之力。

        ——完全出乎意料的发展让乔知语慌乱了一瞬,但目光触及仿佛胜券在握的祁湛行时,她又冷静了下来。

        这个男人既然调查了她的底细,还想跟她做交易,说明有一定的能力,否则也不会开这个口。她虽然重生了,占据了“信息先知”的主动权,但是眼前还需要步步为营,也需要一些棋子和助力,才能彻底的将何文峰和何欣雅父女铲除!

        但,作为保险起见,她还是要试探下这个男人是否“合格”,以及就算交易,也未必只有这一种方式。她,可以跟眼前的男人周旋。

        “为什么要调查我?”

        乔知语领会了他的未尽之意,心脏蓦的往下沉了沉。

        “为什么是我?”

        这男人能把何文峰的所作所为调查的这么清楚,背后的权势绝对不容小觑,再加上绝佳的外表,这样的人会缺女人?

        祁湛行眸色微沉,语焉不详道:“只能是你。”

        他的身体先一步做出了选择,所以只能是她。

        乔知语偏过头怔怔的凝望了他片刻,像是在确认他话里的真假,半晌,她微微弯了弯红唇:“你可以提任何条件。”

        “除此之外,免谈。”

        乔知语略略皱眉:“抱歉,我不同意。”

        祁湛行沉默数秒,伸手将桌子上的电脑屏幕转向乔知语。

        “看看这个。”

        电脑是静音的,可这并不妨碍乔知语第一眼就认出画面中的场景。

        这是她昨天用玻璃碴划破何欣雅脸的录像!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祁湛行看着画面中乔知语干脆利落的动作,眸底掠过一抹微不可见的激赏,“以她面部损毁程度来看,稍微运作一二,干脆被判无期也不是没可能。”

        乔知语神色平静的看着显示屏,有恨意从她眼中一闪而过,直到画面播放到何欣雅捂着脸哀嚎打滚,她胸腔内翻腾的狠厉才消弭些许。

        “你这是在威胁我?”

        祁湛行嗤笑道:“就事论事罢了。”

        “何欣雅确实可以告我,想必以何文峰的为人,也不可能会对我这个不讨喜的女儿手下留情,只要我在进去之前交待律师把我名下的乔氏股份全部无偿捐赠出去,那么无期徒刑也好,判刑十年也罢,他们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要能让那些人一无所有,我有什么好在意的?再说了,我活着也只是为了报仇,又何必在意活的好不好?”

        祁湛行眉头紧蹙,不断敲打着桌面的指节也跟着顿了顿。

        “看来你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他审视着乔知语,淡淡道,“何文峰正在转移乔氏资产。”

        换句话说,就算乔知语坐了牢,何文峰一家也不会一无所有,反倒可以彻底解决心头大患。

        乔知语呼吸凝滞。

        乔知语的心口倏地痉挛了一下,前世躺在手术台上的绝望再次涌现在脑海。

        她撑着床铺垂下头急喘了几口气:“你是谁?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本事帮我?”

        祁湛行从西装裤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随手丢到乔知语眼皮子底下。

        “我是祁湛行。”

        乔知语看向名片上的头衔,瞳孔倏地紧缩。

        ……竟然是祁湛行。

        跺一跺脚就能让整个商圈震上两震的祁家独子,更何况这人在圈内最出名的还不是出身,而是年纪轻轻就脱离祁家,自己创立市值百亿的瑞宁集团。

        要能力有能力,要背景有背景。

        遇到这样的人,乔知语都不知道是该说自己好运,还是点背了。

        “……我答应了。”

        好不容易重来一次,哪怕是化身厉鬼,她也绝不会让何文峰一家好过,现在机会送到眼前,她又有什么理由弃之不用?

        ——啪嗒。

        厚厚一沓照片被男人扔到乔知语手边,主人公则是她的未婚夫赵翊辰和何欣雅。

        “我想你待会应该用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