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弃妃:她日日想休夫!在线阅读 - 410.大结局

410.大结局

        事情到了这一步基本上算是尘埃落定,没想到半路突然杀出个太傅,原本病重的皇上也突然降临,这一切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就摇摇欲坠的萧首辅更是连一点翻盘的希望都没有。

        本来,按照他的预想,他知道傅默存和楚璃是带头的,想利用他们两个的善良,于是一封书信送到楚家军营,以皇上的名义约两人前来商谈国家大事,最后成功的将楚璃和傅默存的之间的心病挑起来,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谁曾想到楚璃居然如此聪颖,直接看破了萧首辅的计谋,并且还当场大闹起来。

        其实,换个思路,若是能将这两人当场格杀或者是活捉,这场战争也有了翻盘的希望,只可惜太傅纳兰元术带着手上的亲卫军赶到皇宫阻止了这一切。

        而当萧首辅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这皇宫之内的守卫力量就是纸做的,因为纳兰元术手上有一只百年前传承到如今的禁卫军,人数不多也才不到五百人,可这五百人都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无论是经验还是头脑都不是一般的军队能比的。

        当年,纳兰家族可是攻陷南楚最重要的一股力量,所以,纳兰元术手上传承下来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战斗力。

        果不其然,这不到五百人的队伍硬生生破开了紫禁城唯一的守备力量,势如破竹的来到玄武大殿,所以,萧首辅当时眼里的那抹震惊和动容不是因为纳兰元术这个人,而是他手中的武装力量。

        这一刻,城外还有十几万楚家军和二十多万皇家的禁军将整个京城死死围住,这些都是傅玄策和傅默存的嫡系部队,紫禁城内到处都是纳兰元术的禁卫军,萧首辅已经满盘皆输,无力回天了。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笑到最后的人不是萧首辅,而是皇上。

        这个时候,萧首辅已然蜷缩在角落里,他的双眼无神,面色枯槁,一副大限将至的模样,再加上大殿里他的嫡系侍卫纷纷被缴了械,整个玄武殿已经没有任何负隅顽抗的力量,这让傅默存和楚璃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片刻后,皇上缓缓扶着腰一步一步走向萧首辅,严格来说,萧首辅还是他的老丈人,虽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相处了这么多年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况且,年轻时候的萧首辅是个能力非常强的人,而且颇有报复,一心想为国家出自己的一份力,只是到了最后被手中如日中天的权利蛊惑了心智,才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居高临下的看着萧首辅,皇上缓缓蹲在他面前,亲手为他整理好衣服,好在虽然萧首辅脱下了龙袍,但是里面依旧穿着自己首辅的官袍,并没有露出贴心衣物,总算是为这一代枭雄保留了最后的一份尊严。

        可就在皇上沉溺在过去的时候,佝偻着身子的萧首辅眼里突然凶光一闪,动作非常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一把冒着寒光的短匕,毫无朕兆的朝着皇上的脖颈刺去!

        这一下若是真落在皇上身上,他必死无疑!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直跟在皇上形影不离的宿华宇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凌空踢出一腿,“砰”的一声脆响,他的腿和萧首辅的手腕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后者的手腕顿时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弯曲,那只短匕也冲天飞起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啊!”的一道尖叫声响彻天际,萧首辅捂着自己弯曲的手腕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模样非常凄惨。

        而宿华宇飞只是冷眼站在旁边,对萧首辅根本就没有带一丝怜悯之情,若不是皇上及时阻止,他早就一掌将萧首辅毙了!

        此时的玄武殿内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傅默存和楚璃也紧张的看着这一幕,只不过他们离得比较远,来不及阻止刚才发生的一切。

        纳兰元术眼看皇上没有大碍,只是瑶瑶对着傅默存使了个眼色后便忙着手上的事情了,满朝文武百官,很多都是萧首辅的嫡系爪牙,现在萧首辅都下台了,这些和他狼狈为奸,为非作歹的人怎么能放过呢?

        那当然是趁着这个机会一锅端!

        此时皇上朝着萧首辅嘴里塞了一团白布,随后用力的转动着他的手腕,将断裂的骨头回正,虽然不可能完全接回来,但这样起码损伤会少一点。

        萧首辅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他的眼睛满是血丝,嗓子都喊哑了却还是没有疼的昏迷过去,这简直就是煎熬。

        好在刺耳的疼痛终于褪去,断裂处那股撕心裂肺的灼热感消退了很多,萧首辅这才一口吐掉毛巾,虚弱的靠在墙上,这刚刚缓了口气,眼神却依旧凶狠的盯着皇上。

        “杀了我!快杀了我!傅玄策,你有本事给老夫一个痛快!老夫一点都不怕你!”萧首辅低着头恶狠狠的咆哮起来,眼里的恨意毫不掩饰。

        可皇上看起来依旧十分犹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暴怒或者是阴狠。

        这时候,整个大殿都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所有人都被迫接受搜身检查,一个又一个萧首辅的钉子被拔了出来,禁军们将这些人狠狠压在地上跪着,等候最后的发落。

        就在这边几个人的目光集中在皇上身上的时候,一个长相十分秀丽的侍卫慢慢朝着这边靠过来,只见他低着头,眼神平静,步履沉稳,没有一丝慌乱,哪怕这么多大人物在他身边,他也没有一丝慌乱,简直冷静的可怕。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侍卫走的路线十分奇特,他总能恰到好处的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因此,直接走到离皇上不到一米位置的时候,才被傅默存用余光看到了。

        “你!”傅默存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于是立即指着这个侍卫喊道,“你是谁的人?”

        可这个侍卫却像根本没有听到似乎,依旧不管不顾的朝着皇上走去,甚至还微微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站住!”傅默存眼看这个人根本不听话,心里顿时有种心悸的感觉,于是再次大声呼喊道。

        周遭的人顿时被傅默存的声音吸引而去,就连宿华宇飞都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傅默存看去,可这一下,就酿成了大祸!

        此时,皇上身边唯一一个距离他近,且有足够实力保护他的人就只有这个宿华宇飞,可谁曾想到他的目光却放在了傅默存身上,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不把握好呢!

        这个长相清秀的侍卫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皇上顿时眼露凶光,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杀气,趁着众人愣神的那一刻,张开嘴吐出舌头!只见舌苔上居然摆放着一把非常小巧的片刀!

        随后侍卫猛的向前一扑直接扑到了皇上身上,而背对着侍卫的皇上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巨大的惯性带倒在地上!

        “父皇!”傅默存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却因为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阻止!

        而楚璃仓促之下运转内力使出圣蛊也还是慢了一步!

        这个时候,距离皇上最近的宿华宇飞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他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直接转身一掌打在了侍卫身上,清脆的头骨裂开的声音顿时响起,随后他猛的冲到皇上面前,用力的将他付过身来,却没想到此时的皇上脖颈处居然鲜血直冒,就好像那个潺潺小溪一样,根本就止不住!

        明显,这个侍卫是个杀手,而且他,的手了!

        “玄策!”最远处的纳兰元术也终于反应过来,一边呼喊着一边朝着皇上这边冲了过去,脸上写满了焦急。

        但是,一切都晚了,皇上的嘴角冒出阵阵血沫,想要说话却根本说不出来,气管被割断的他已经丧失了交流的能力,凸现出来的眼珠和因为缺氧而变成猪肝色的脸看上去异常恐怖。

        宿华宇飞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神一阵晃动,似乎还无法接受皇上在自己面前遇刺而亡!

        而这伪装成侍卫的杀手在脑袋挨了这重重一击后直接倒在了地上,也已经没有了呼吸!就这样死在了所有人面前!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杀手的帽子被打掉后,头发居然直接倾泻到肩膀处,可明明却是一张男儿的脸,真的让人无法理解。

        而杀手的眼睛就这样一直盯着残废了的萧首辅,一直到死都没有闭上!

        “哈哈哈!死了,死了!傅玄策,你也有今天?哈哈哈!”萧首辅靠在墙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嘲笑声,他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皇上,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本来上师是留给傅默存的礼物,没想到你这个老贼没有死,最后还是便宜你了!”

        原来,萧首辅也留有后招,他知道自己会与傅默存当庭对峙,所以把自己最信任最依仗的上师底牌悄悄安插在了朝堂之上......

        这个时候,傅默存终于赶了过来,他一把冲到萧首辅面前,刚刚想动手杀人,却发现萧首辅的嘴角居然缓缓滴落一些黑色的血,他连忙退后两步蹲下来检查,却发现萧首辅也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而他的眼睛也一直死死的盯着那个杀手,眼神里带着无比的畅快和满意,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这个杀手才是萧首辅最后的底牌。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萧首辅心满意足的吞下藏在牙齿里的毒药,直接毒发身亡!

        看到这一幕,傅默存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直接落了下来,“父皇!”傅默存跪在地上死死抱住皇上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而楚璃呆呆的看着所有事情发生在她面前,却什么都阻止不了,心痛得无法呼吸。

        只有那宿华宇飞最为清醒,他一把冲到杀手面前,抓住杀手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拎起来,随后在她脸上摸索半天后才终于找到一个不和谐的地方。

        “好精妙的人皮面具!”宿华宇飞不由得轻声感叹道,随后一把将这杀手的面具扯了下来,却没想到直接露出一张白皙绝世的容颜!

        “上......上师?”这一瞬间,宿华宇飞的瞳孔瞬间瞪得老大,下意识的将手中的人放在了地上,随后大声喊道。

        边上的楚璃闻言心里突然一紧,立即冲了过去,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这个杀手。

        当楚璃看到上师人皮面具落地的那一霎那,才知道一直以来她对那位上师所谓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原来,这个上师,竟是楚璃原身体的亲生母亲!

        当年她离开南楚,满心都是对夜秦的仇恨,只想杀死皇帝,覆灭夜秦。

        她化名狄芈,施计勾引了皇帝麾下最勇猛的大将、也是就是楚璃的爹楚冉英,嫁给他生下了楚璃,然后伺机寻找机会,开启她的复仇之路。

        楚冉英出生武将世家,代代忠良,随其父楚翰出征,替皇帝四处征战。狄芈生下楚璃之后,将其交由婆婆抚养,然后坚持随夫出征。

        楚冉英同意之后,狄芈慢慢寻找机会,先后下毒,再利用战场之便害死了楚翰和楚冉英,自己假死逃脱,造成了楚翰、楚冉英以及狄芈三人均殉国的假象。

        夜秦近些年并没有征战四方,若不是她苦心经营,楚家本不至于沦落到满门忠烈的地步......

        好在她还残存了最后一丝人性,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自己的女儿,所以才会在那晚萧首辅派人追杀楚璃时偷偷出手救下楚璃,还暗示楚璃去南楚认祖归宗。

        仇恨早已蒙蔽了她的双眼,在她看来,楚璃只要去了南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不会再沉迷与儿女之情这样的小爱,而是会像她一样为了家国大爱而献身复仇。

        可是,南楚亡国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历经几代,更何况如今的楚璃是穿越而来,又怎会有她这样的执念......

        所以,在她知道楚璃居然“背叛”南楚之后十分愤怒,也下决心要杀了皇帝报仇。

        她的一生,为了报仇殚精竭虑,把自己的亲情爱情全部算计了进去,但她偏执的认为值得。

        楚璃看着她的尸体,心情十分复杂。

        同时楚璃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比如之前那些蛊毒都是出自谁的手笔。

        怪不得幽州瘟疫一出手就是那么狠辣的尸蛊......

        因为下蛊者是想从根本上伤了夜秦的元气!

        因为下蛊者本身就心狠手辣,她丝毫不怜悯夜秦的百姓,因为那不是她南楚子民。

        她表面上帮萧首辅做事,实际上只是为了折损夜秦,让夜秦内斗内耗,好方便南楚将来趁虚而入罢了。

        “何苦呢......”楚璃看着她的尸体喃喃。

        何苦这样看不破。

        冤冤相报何时了。

        无论是夜秦的百姓还是南楚的子民,不都一样珍贵么?

        一场幽州瘟疫,无辜惨死的百姓不比当初战场上战死的南楚子民少啊......

        朝代更替,本就自然。

        而江山是由人组成的,如此草菅人命,不爱惜子民,又怎么可能坐稳江山?

        只是这些道理,楚璃也没有机会说给她听了。

        皇上死了,却留有遗诏,传位于傅默存。

        满朝文武轮番见证,遗诏为真。

        或许,皇上早就算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更何况,傅默存其实是皇上最挂心最疼爱的儿子。

        一直以来的漠不关心,其实都是假象。

        至于皇上与皇后的感情,更是一场大戏。

        皇后出身名门,爷爷乃三朝元老,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受天下学子敬重爱戴。皇后和皇帝情投意合,恩爱美满。但是好景不长,皇后进宫多年无所出,太医诊断她无法怀孕。

        消息传开,众朝臣请奏废后,皇帝心思深沉,表面同意,实则为了保住皇后,与皇后以及皇后父亲三人秘密商议,决定让皇后的亲妹妹入宫。

        皇后父亲当朝替女请罪,并提出送另一个女儿入宫,生下孩子便交由皇后膝下抚养。

        在众朝臣看来,他是利用自己的身份给皇帝施压,用这种手段保住皇后的位置。皇帝也装出不悦的样子,迫于皇后娘家的势力不得不保住她的后位,勉强同意了他的请求,让皇后的妹妹入了宫,封为妃嫔,但是却从此冷落了皇后。

        皇后妹妹进宫之后,皇帝夜夜专宠,不久后传出有孕的消息,皇帝便再也不去看望过她了。所以,在他人眼中看来,皇帝宠幸皇后妹妹只是为了让其诞下皇子,对她并无丝毫情意。后来皇后妹妹生下一个女儿,皇帝听说消息连看都没去看过,也没赐名,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皇后将其抱到自己膝下,和妹妹共同抚养,但是表面上看她们姐妹都已失了帝心。

        皇帝称皇后身患有疾,不宜管理后宫,将首位生下皇子的妃子提为皇贵妃,位同副后,给她协理六宫之权。

        除却初一十五,皇帝按规矩必须在皇后寝殿休息之外,皇帝从不主动踏入皇后寝宫半步。

        时间久了,宫中开始隐隐有人私下议论,说皇帝皇后虽然同塌而眠,但是皇帝从来没有碰过皇后,皇贵妃明里暗里对皇后和其妹妹各种欺压,皇帝从来不管。皇后也都忍气吞声,这下宫中之人更加确定皇后失宠,也让暗中之人放松了警惕。

        就这样,几年之后,皇后突然宣布怀孕,众人皆惊,不过皇帝反应颇为冷淡,反倒是皇后父亲激动异常,恳请皇帝让皇后回家探亲。皇帝装出看他老迈不忍的样子勉强同意。

        皇后一回家,便将身边所有的人换了个遍。因为皇后早就怀疑自己无法怀孕是身边有人陷害,但是一直没有查出究竟是谁,所以干脆借此机会全部换掉,新换的都是皇后父亲培养好的心腹之人,等皇后回宫之后,她们都对皇后精心照顾,让皇后顺利生下傅默存。

        傅默存生下之后,皇帝只是起了个名字,封了默王,却如同当年皇后妹妹生子一般,看也没来看皇后和孩子一眼。

        在宫中人看来,傅默存的出生只是个意外,皇后依旧不得圣心,所以宫中小人对傅默存态度也是轻视傲慢。

        傅默存幼时就连太监宫女都敢欺负到他头上,有一次被柳诗雅进宫觐见贵妃时撞见,出言阻止,从此便对柳诗雅好感度大增,内心颇为感激。

        再后来,在傅默存年纪尚小之时,皇帝便“随意”将他“扔”去了军队,军队里条件困苦不说,更是三年五载的也见不到帝王一年,更别提有什么父子之情了,这也让萧氏一族颇为安心。

        也正因如此,傅默存才得以周全的长大成人。实际上,皇上早为傅默存挑选出了最好的师父,传授其武艺,锻炼其筋骨,防止他轻易被小人暗害。

        但这一切,皇上最初并未告知傅默存,让他以为自己只是个不受重用之人。

        皇上如此是为了磨炼傅默存心性,然而傅默存童年在宫中被太监宫女欺负的阴影让其有一点心理扭曲,非常厌恶那种欺负别人的人,所以最初非常讨厌从前骄傲任性的楚璃。

        傅默存成年后,立下战功赫赫,然而他性格有些暴戾偏激,对待人或事往往以第一印象为主导,不够理智客观,不能全面从容的分析局势。

        皇上皇后觉得他如此性格容易受人蛊惑,便将他召回京中,有心磨炼于他。结果他一回京,楚璃就对他展开了疯狂追求,他此时在众人眼中只是一个落魄王爷,孤儿满京城之人都敢明目张胆的嘲笑于他。他更是将一切都怪罪到楚璃头上,对待楚璃态度十分恶劣。

        楚璃索性拿着家中祖上御赐的宝剑上殿请命,要求皇上为她和男主赐婚。楚璃自然不是皇上心目中的儿媳人选,但是一来皇上念及楚家满门仅剩此女眷,心怀不忍愧疚,二来这御赐宝剑是开国皇帝所赐于楚家这开国功臣之物,楚璃持此物上殿请求,他也不好不应允,故而便为二人赐了婚。

        皇上皇后觉得,让楚璃磨一磨男主的性子也好,等到将来大事可成之时,封傅默存为太子,封楚璃为侧妃,然后为他另选太子妃便是。

        所以,从一开始,傅默存就是皇上心目中真正的太子人选。

        皇上皇后费尽心机栽培他、磨炼他,就是为了让他将来登上皇位时能够更顺利。

        至于楚璃这个儿媳妇,不过是未来众多儿媳妇中的一个罢了,赐婚也不要紧。

        就算傅默存不喜欢,封一个贵妃安抚着,另外封后就是。

        未曾想,从前的楚璃或许并非傅默存的良配,穿越而来的楚璃却成了傅默存心头的挚爱。

        也正因为这样,傅默存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

        他宣布,让位于楚璃。

        就算所有人都跪地求他三思,他也坚持到底。

        因为傅默存就是易初,易初就是傅默存。

        没有人比易初更明白楚璃的优秀,也没有方法比这个更能证明傅默存对楚璃的爱。

        起初化身易初,只是想麻痹萧首辅,在军队潜伏一段时间,顺势化解边境危机。

        没想到,会再遇楚璃。

        遇到楚璃之后,傅默存更加确定了自己对她的爱。

        他们一起驰骋沙场的默契,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同时,他也渐渐察觉到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楚璃与南楚之间丝丝缕缕的关系。

        虽然楚璃从来没有明说,但是他却可以暗暗调查。

        当他知道楚璃最初的军队来自南楚、知道南楚将领对楚璃的期盼后,他就暗自做了这个决定。

        这是最好的结局。

        让夜秦臣子和南楚将领都齐心臣服的最好决定。

        而他,会永远陪在她身边,辅佐她成为一个好皇上。

        如果不这样做,难保父皇和母后的悲剧不会重演,难保邻国不会送公主来和亲。

        总之,他要阻绝自己以后纳妃的可能,也阻绝她的。

        傅默存的真心终于打动了楚璃。

        她明白了傅默存的一片深情和苦心,也最终选择了接受。

        他们之间历经生死,她对他的感情从最初的厌恶嫌弃、恨不得立即离开也发展到了如今的默契感动。

        从今以后,他们自会相守一生,带领他们的子民过上安定和平的生活。

        傅默存的决定,自然让夜秦的一众朝臣反对不已。

        但是他向来说一不二,加上现在皇上已经驾崩,楚璃手握重兵,又是有声望之人,还解决了京城时疫,又有南楚将领的拥护,所以那些反对之声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在傅默存的有心帮助之下,南楚的将士得到了不少提升,因为那象征着楚璃地位的稳固。

        无论下面的人如何想,只要傅默存和楚璃二人齐心治国,就算夜秦老臣和南楚新将之间有些摩擦,两派之争反倒利于朝堂稳固。

        毕竟,这不是一日两日能够消弭的矛盾,但是傅默存和楚璃都相信,随着时间的流去,伴随着他们共同的努力,一切都会朝着和谐的局面慢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