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早做筹谋

第一百五十章 早做筹谋

        “何大夫,这是我家姑娘让我给您送的便条。另外,我家姑娘嘱咐我,务必给您学一段话。”翠玉到惠仁堂的时候,柳慧慧已经看完了当天的病人,正在后院跟石榴,冬梅两个打理药材。

        “好,来,快这边坐!”柳慧慧看到翠玉,有些诧异。随后看了她递过来的便条,一股怒气就直往上涌。

        待听完了翠玉学的话,她更加笃定,任燕儿这姑娘是个可交的!

        原本,她对靖宁侯夫人印象不错,总觉得她好歹也是劝说过东襄侯夫人不要苛待儿媳的人。

        现在看来,她们只怕也是一丘之貉!想想也是,上一世,任燕儿嫁给靖宁侯世子,却饱受摧残,丈夫公然宠妾灭妻,若是靖宁侯夫人明事理,当然应该懂得如何处置。

        后宅里拢共那么一亩三分地,若不是她选择睁只眼闭只眼,任由那侧室任性妄为,欺凌任燕儿,任燕儿又怎么可能被逼到要跟她们同归于尽?

        再说那個庶子若真的是被任燕儿毒死,靖宁侯府又岂容任燕儿全身而退,可以活着离开侯府?

        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曲折阴谋!

        “多谢你家姑娘!”柳慧慧收起了便条,由衷感谢。

        幸好有这便条示警,不然她还不知道是不是又会被人算计!

        “你家姑娘也打算搬离侯府了吗?她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柳慧慧想到,既然任燕儿会给她示警,那么多半她是不打算再住在侯府了。

        “是啊!那侯府的人狗眼看人低,都生了一双势利眼!我们姑娘受了不少委屈!如今她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侯府了!不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姑娘让我再跟您拿一副药回去,也好掩人耳目。”翠玉说道。

        “好,我这儿有我之前炮制的一味花茶,给你姑娘日常泡茶喝,对她身体也是有助益的!”柳慧慧取出自己精心琢磨着制作的玫瑰花茶,送给了翠玉。

        “这个怎么好意思?多少钱?”翠玉很高兴又很不好意思。

        “不值多少钱的!你若是硬要给我钱,那我也给你报信的钱可好?”柳慧慧对她一笑。

        “多谢何大夫!您真的太好了!时间不早,我回去了!以后姑娘有什么事,我一定告诉您!”翠玉对柳慧慧说道。她发现,这个昭德县主,是姑娘到了京城,交到的第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

        待翠玉走后,柳慧慧含笑的脸沉了下来。

        她跟东襄侯府到底有什么孽缘?一而再,再而三地有人要把她跟这个侯府扯上关系!

        那东襄侯夫人更是可笑!还给她定规矩!她也不想想,她凭什么要嫁入她们家?

        就凭她脸大?还是凭那个陈俊杰好色成性,薄情寡义?

        这一世,她只要想到东襄侯府就觉得恶心!

        看来,是有人见不得她日子过得松快!

        “姑娘,这也太气人,太恶心人了!靖宁侯夫人之前待姑娘亲善,我还说她是个好的,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居然也是个不省心的!咱们一定要好好对付她们,让她们看看姑娘您可不是好欺负的!”石榴得知了事情始末,气的跳脚。

        “不急,既然咱们知道了她们的阴谋,那就等着看她们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顺势而为,好叫她们知道什么叫自食其果!”柳慧慧在愤怒过后,整个人冷静下来了。

        这一世未雨绸缪,她不信自己还会落入上一世的泥沼之中!

        同时,靖宁侯府,靖宁侯世子跪在靖宁侯夫人跟前:“母亲救我!儿子本不是有心的!谁知道那个赌局设的那么大,儿子越输越多,本来只想着或者可以翻本,谁知道尽是输急了,把库里的银子都赔光了!如今上头下来核查,那查的人,是皇上亲点的祝况之!他一向跟儿子没什么交情,又是个顶真的!儿子这次要是被他查出来了,只怕就是一个死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把库里的银子都输光了?那,那得要多少钱?什么人敢设这么大的赌局?”靖宁侯夫人听的头皮发麻。

        儿子这次的差事,是把属地的钱粮运入京中。谁知中途遇见一个赌局,竟是不管不顾,把运的钱全都输的一干二净!

        “现银拢共大概几十万两,连欠的债务,大概几百万……”靖宁侯世子陆续颤声道。

        “几百万!……”靖宁侯夫人眼前一黑,整个人都要栽倒了。

        “娘,娘,儿子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无论如何,求您救救儿子吧!要是被查出来了,儿子肯定死定了!”陆续一把抱住母亲,痛哭流涕。

        靖宁侯夫人喘着气,想到丹阳公主的威胁,自觉自己得抓紧把丹阳公主交代的事情办了,才可以去请她帮忙。

        “行了!身为男子,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你回房去吧,好生吃饭,吃完了好好歇一晚,明儿该怎么当差就怎么当差!只这是最后一次,再别做这糊涂事了!”靖宁侯夫人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若无其事地交代儿子。

        得了她这句话,靖宁侯世子陆续果然定下心来。他掏出帕子擦了擦脸,随后讪笑着道:“娘,其实儿子也有个主意,听说任家巨富,那几百万两,对于他们家来说,不过九牛一****见过任家表妹,看她也很是温柔可亲……”

        靖宁侯夫人脸一沉:“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我自有道理!回去好好当差!此事切莫让你爹爹知晓!不然仔细你的皮!”

        陆续点头:“那是自然!我断然不会告诉爹爹!不然只怕他老人家得被我活活气死……”

        “还不退下!”听儿子说话越发没有章法,靖宁侯夫人头大如斗。

        同时待陆续走后,她严厉地看向身边的宋妈:“今日之事,断然不能漏半点风声!不然被那位知道了,只怕我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宋妈忙点头:“老奴谨记!”

        “另外,你也嘱咐下去,待燕儿客气一些,再被我听到有谁阳奉阴违,慢待了贵客,我就直接拎出去卖了!”靖宁侯夫人皱着眉头,吩咐她。

        wap.

        /109/109324/28343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