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示警

第一百四十九章 示警

        任燕儿看得出来两位侯夫人的态度,虽然心中气愤,却也知道,这不过是世人常态。

        她关心的,是东襄侯夫人所谓的条件。不过她不听还好,听了却恨不得自己没有听到!

        “表姐,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我要是可以做到的,一定尽量帮你促成!”靖宁侯夫人说道。

        “首先一点,进了我家的门,就是我家的人,就必须守我们侯府的规矩,我们府上的媳妇,是绝对不可能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所以她那个劳什子医馆,必须关张!

        其次,她之前联合了那个祝况之和白家二公子,把我家俊杰整惨了,她得让那两家人亲自登门道歉!挽回我儿的声誉!

        还有,之前皇上赏她的东西,都得当做陪嫁带过来!”

        靖宁侯夫人听的忍不住暗自皱眉,这东襄侯夫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精明!而且这贪心的也太过了!

        三個条件,也就第一条她觉得还可以理解,第二条她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脸。要让祝况之,还有白家老二一起上门道歉,这种情况,基本不用想!祝况之得皇上盛宠,又是太后娘家侄儿,想也不可能去个侯府道歉!

        再说那次陈家老大之所以会被他们羞辱,具体什么情况,不用问她都知道,肯定是他不占理!

        第三条她就更加觉得匪夷所思了!皇上的赏赐,她想要就要了?这是多大的心呢?

        不过想到丹阳公主的威胁,她还是硬着头皮点头:“行,我尽力,尽力!不过表姐你也知道,这姑娘不是一般人,要说服她,肯定不是简单的事。表姐你也得给我一点时间!”

        “那是!我也知道这事不好办!不过,你总得去试试吧!”东襄侯夫人看了一旁老老实实坐着的任燕儿一眼,说了一句让她反胃至极的话:“表妹,我看这个任姑娘倒是不错,待我儿成亲以后,可以做个侧室!”

        任燕儿脸都气的红了。再怎么样,她出身不高,可也没有平白无故给人做妾的道理!她刚想开口,却听到靖宁侯夫人说道:“表姐你真会开玩笑!燕儿可是我表妹家的嫡女,再怎么样,那也是要做正室的!”

        随后她看了一眼一脸委屈的任燕儿,道:“燕儿,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待会让厨房给你送点点心过去!这位夫人的话别放在心上!她也就是随口一说!”

        “是,表姨再见!”任燕儿冷着脸,对着她二人福了一福,转身就走了。

        之前来的时候,她本以为自己进了锦绣堆中,这些夫人们必然都是讲究礼仪规矩的大人物。一向对她们,都是带着仰视的目光的。

        今日之事,却是把之前嫁入高门的憧憬完全打碎了。

        原本靖宁侯府的下人待她那般苛刻,她就已经生了几分退意,这会儿就更加觉得这个靖宁侯府,竟是如同牢笼一般!

        再加上刚刚听到的谈话,她可以确定,那个东襄侯夫人对昭德县主是满怀恶意的。而靖宁侯夫人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是想着助纣为虐,把昭德县主推入火坑!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回来的晚了,夫人不高兴,说你了?”翠玉看她脸色不好,心事重重,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看到周围的仆妇侧目而视,任燕儿强行牵了牵嘴角,尽力压下汹涌的情绪。

        “那咱们回去了,我好好给你捏捏肩膀,捶捶腿!”翠玉很是善解人意。

        两人回了自己的院子,任燕儿命翠玉把院门关好,吩咐她给守门的婆子几个钱,不叫人过来打扰。方才一起进了房间。

        “翠玉,明天你给我送一封信到南市的钟萃阁,嘱咐掌柜的务必当面交给我母亲!”任燕儿郑重说道。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翠玉是她从小儿就在身边伺候的,待她再忠心不过。

        “是这么回事。这侯府,无论如何我也不能久留。而且,我也不愿意再嫁给什么劳什子高门子弟了!”任燕儿大概说了一下今天的遭遇。

        翠玉气的眼圈都红了:“姑娘,她们简直欺人太甚!不可理喻!这算什么侯府夫人?我看来还不及那些市井泼妇!姑娘,太太知道了,肯定不会再让你住在这里的!奴婢明天一早就帮你送信!一定尽早搬了出去才是!”

        任燕儿点头:“我是该尽早搬出去!不过,我还有别的想法,你明天出去,再到惠仁堂走一趟,侯府的婆子要是问起来,就说昨天走的匆忙,忘记了一样要紧东西在医馆,必须去取回来!”

        她说着把东襄侯夫人说的话跟翠玉如实说了一遍,交代她去了一定要原话转达。

        “是,奴婢记下了!何大夫人那么好,嫁入东襄侯府那才是糟蹋了!”翠玉点头。

        “姑娘,厨房的点心送过来了!你对付着用一点吧?”门外,守门的婆子提高了声音。

        “好,让她们送进来吧!”任燕儿让翠玉去接,又塞了一把钱给她:“把这个打赏了来人!就说麻烦她们了!”

        翠玉甩手不接:“这本来就是她们的差事,凭什么事事要赏?姑娘,也就是咱们有钱!要是咱们没钱,岂不是连人都做不像?反正左右姑娘也不嫁入他们家,何必要再看他们眼色?”

        任燕儿一笑:“你这丫头,气性真大!我让你给,你就给!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要走是咱们要走,目前可不能随便露了端倪!叫他们发觉了,反而会坏了莪的事!”

        翠玉不情不愿地接了,才出去取了餐盘,顺便打赏了门口那两个脸色不怎么好看,嘀咕着送饭搅了她们牌局的婆子。

        “姑娘,咱们真的是早走早好!你看看,这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几个花卷馒头,配个稀粥,也算点心?这完全是她们下人的吃食,也拿过来糊弄!早知道这样,我刚刚该给她们扔了!”看到那两个婆子送的点心,翠玉直接炸毛了。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咱们早点歇下!明早你记得尽早出门!”任燕儿在灯下奋笔疾书,她要把自己的情况如实告知母亲。

        随便,她也给柳慧慧写了一张便条,大概说了下情况。

        wap.

        /109/109324/28343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