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新的盟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新的盟友

        柳慧慧从靖宁侯府回来第二天,医馆里就来了一个姑娘。是那天宴会上跟她相熟的女孩中的一个。

        仔细一看,居然还是柳慧慧前世就认识的圈子里的人,住在靖宁侯府的表姑娘任燕儿。

        这位任姑娘出身不是很高,属于靖宁候府的远亲,但是家资巨富,她是家中嫡女。之所以会住到靖宁侯府,却是她家中看上了侯府的权势,想要更进一步,于是就借口让女儿来他们家入女学学习礼仪规矩。

        实际上却是打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主意。希望她可以凭借自己的表现入了靖宁侯府的眼,成为世子夫人的人选。或者哪怕不能进入靖宁侯府,可以在这个圈子里嫁个贵婿也是好的。

        他们家钱多,但是权势地位不够。所以家主不惜舍出嫡女,就为了攀附权贵。

        上一世,任燕儿如愿嫁入了靖宁侯府,但是跟世子夫妻并不和睦。她一直无出,世子宠爱侧室,侧室生的孩子被她设计毒死。她也被世子休弃。当时这件事,可以说是京都的大丑闻。柳慧慧被虐待至死之前,也听说过此事。

        此刻再看到上一世对自己抱着同病相怜的想法,想要亲近的任燕儿,她不由得一声叹息。

        她上一世嫁入东襄侯府,一方面是因为她有无敌的美貌,一方面也有她舅父运作的功劳。当然,以她家的地位,嫁入了东襄侯府,想也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任燕儿虽然家中巨富,但是作为商户之女,即便用了那么多钱帮着靖宁侯世子填了他的窟窿,也并没有得到他的真心相待和尊重。每次出席外面的宴会,她和柳慧慧,经常是会被人有意无意冷落的边缘人。

        不过不同于柳慧慧的软弱善良,她是不甘心自己的遭遇的。所以,她才会不惜一切,毒死庶子。最后自己也被休弃。

        “县主你好,我叫任燕儿,是音雅的表姐。”任燕儿性情爽快热情,直接自报家门。

        “任姑娘好!快请坐!”柳慧慧也对她一笑。这姑娘满身珠翠,打扮的金光灿灿。一眼就让人看到她的特点,有钱人!

        “我今天来,是想要求医的。我每次月事来临,都是腹痛难忍,而且淋漓不尽。几乎要十多天才能完全清爽。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已经好几年了,我真的是苦不堪言,可是又不好意思求医问药。怕被人笑话!”任燕儿很直接地就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哦?”柳慧慧示意她坐下,随后仔细帮她看了一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这个情况确实挺麻烦的。也难怪上一世一直无出。

        “你这個病时间长了,不怎么好看。需要花时间好好调理。不可能药到病除。你要是有耐心,我就好好帮你用药。要是没有耐心,我开再好的药也没用。”柳慧慧对她直言不讳。

        “那可以治愈吗?”任燕儿问道。

        “认真用药,或者可以好个十之五六。若是不能坚持,那就难说了。而且会越来越重!”柳慧慧认真道。

        “有五分好的希望,就足够我坚持了!行,我一定好好吃药!”任燕儿思忖了一下,决然说道。

        “好,那我这就给你用药。以后你每月月事来时,就过来开药。”柳慧慧于是提笔,帮她开了方子。

        “好的!多谢!”任燕儿说着,示意跟着自己的丫头取出一锭金子,递给了一旁的石榴。“这是谢礼和诊金!”

        “不用这么多!任姑娘!”土豪的世界,真的是不可理喻。柳慧慧连忙推辞。

        “不,你值得这个价!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帮我看好!”任燕儿挥挥手,神色间有一丝不羁和洒脱。

        看得出来,她似乎并没有把钱看得太重。

        “那行吧!多的,我会送给黄姐姐的绣坊,让她用来奖励那些干活勤快的绣娘!”柳慧慧于是也不矫情,爽快收下。

        “什么绣坊?我也可以参与吗?”听到柳慧慧提起绣坊,任燕儿也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

        “哦哦,黄姐姐牵头,特意办的帮助穷苦妇人的绣坊。大多数都是我这里遇到的苦命人。”柳慧慧跟她解释。

        同时也没有拒绝她。她如果愿意为绣坊出一份力,也是好事。而且说不定,因为这件事,她的命运也可以有所改变呢?

        “哦,那我也想去看看。如果可以,我也想帮帮忙!左右我在这京里也没有什么正事!”任燕儿双眼一亮,显然她很愿意。

        “那行,捡日不如撞日。你等我把这手头的病人看完了,咱们一起过去。”柳慧慧点头。

        她被封了县主之后,惠仁堂就改了规矩。不再是全天看诊,而是每天限定二十个病人,看完就结束。

        这个是白相爷让白大公子白天明特意嘱咐她的。

        主要是怕她被有心人陷害。她每天限定了人数,那伤害也就相对来说在可控范围之内。

        柳慧慧仔细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择善而从。

        待她看完了病号,便带着任燕儿去了惠仁堂附近的绣坊织锦坊。

        看到柳慧慧带了一个脸生的姑娘一起过来,黄萃茗有些诧异。

        “这位任姑娘,听说了我们绣坊的事,也想过来帮帮忙,所以我带她过来看看。”柳慧慧给她解释。

        “哦!欢迎欢迎!”黄萃茗对任燕儿笑着伸出了手。

        她听了任燕儿的来意,便带着她在绣坊好好的转了一圈。

        结果一圈下来,任燕儿就给她提出了数十条整改意见。

        “你们这绣坊,门面布置得改,还有你们请人做绣活,这师傅怎么请也有讲究。还有做事的,必须得有个奖惩,不然没法管住人。”任燕儿说一条意见,黄萃茗和柳慧慧就点点头,意料之外地发现,她们似乎掘到宝了。这个任燕儿,居然还是个经营高手!

        “我从小跟着我娘,看她怎么打理她名下的生意,所以也算是略知一二。其实,我娘并不希望我嫁入高门,反而希望我以后可以像她一样,打理好手里的那些店铺就好了。只可惜我爹总说家里没个做官的人,总是受欺压!每年被人平白无故榨了好多钱去。所以才希望我可以嫁入高门,帮衬娘家一把!”任燕儿看两人待她真诚,并不像其他人一般表面客气,实则疏远冷淡,便把自己的处境如实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