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救还是不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救还是不救

        丹阳公主万万没想到,她不过是去安国寺烧一炷香,居然就碰见了劫匪,而且还是一帮特殊的劫匪。

        个个穷凶极恶,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货色。听说她是公主之后,更加悍不畏死,打死了她身边的护卫,直接把她当做了人质。

        因为有她作为人质,闻讯过来的官兵一时间都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们出手。让他们顺利逃到了城西,眼看着就要出城了!

        “皇上有命,不得放过一个!务必全歼!”那些悍匪本以为有公主作为人质,定然可以全身而退,甚至还可以把之前的兄弟救出来,谁知道等到的居然是这样的消息。

        为首的悍匪恼羞成怒,抽出腰刀就要劈了丹阳公主,却被手下的人拦下:“主子息怒!这位到底是公主,咱们只要逃了一命,将她掳回去了大肆宣扬一番,也可以够他们夏国喝一壶的!咱们打不过,还逃不掉吗?”

        这话说的也是。他们之所以可以潜入大夏国的国都,自然是有接应他们的渠道和人。

        如今虽说想要救回自己人的目标没有实现,到底捉了个公主回去,也不算彻底失败了。

        于是一行人在城西的街市之中尽量制造混乱,再趁乱往偏僻的小巷子里钻。

        眼看着就要到达预期的目的地,冷不防一支冷箭射中了为首之人的右肩,那人摇摇欲坠,剩下的人连忙上前抢着扶住。

        一时间兵荒马乱,正打算冲去目的地,却被为首之人拦住:“那个地方不能暴露!咱们且先绕一圈,把追兵引开!你们分做两队!一队把追兵引开,一队跟着我去找个医馆,且先藏起来!”

        他中了一箭,伤口血流不止,也是要尽快处理。不然只怕逃掉了也要流血过多而亡。

        柳慧慧正在后院处理药材,却听到门口石榴一声惊呼:“你,你们要干什么?”

        “不要命的就拼命叫!快把大夫叫出来!”进门的人听声音都是凶神恶煞。

        “你,你们,姑娘,快跑……”石榴的声音骤然消失,柳慧慧也在这时候拼命冲了出去。

        她一眼看到石榴软倒在地,心头一惊,冲过去细看,却见她身上并没有伤口,遂放下了一半的心。

        “大夫呢?你就是大夫?”为首之人冷冷地看着她。

        柳慧慧看向他,发现他肩膀上插着一支箭,鲜血淋漓。整个人却是竭力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双目寒光凛凛,一看就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五个从人,其中一人手上,还挟持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因为被挟持,一路被人拖拽,已经蓬头散发,虽然衣饰华丽,但是衣服上沾了许多灰土,显得狼狈不堪。再看她的脸,却叫柳慧慧大吃一惊,不是丹阳公主还有谁?

        之前丹阳公主带着人过来找茬,她嚣张跋扈的样子,尚且还在眼前。如今却是一脸惊恐,更因为被逼逃命,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些人,敢挟持丹阳公主,显然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这会儿,是来找她治疗伤势的!

        “对,我就是大夫!”柳慧慧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你,一个小丫头?居然是大夫?”为首之人身后一个黑胖的大汉很不屑一顾:“小丫头,骗人可是要没命的!”

        “你们不信,可以另请高明!这里我就是大夫!”柳慧慧挺直腰杆。

        “行,那你好好给我治,要是有半点差池,你们都没命!”为首之人看向柳慧慧的目光里带了一些诧异,没想到这个丫头胆子这么大。他故意出言恫吓。

        “好!那我得先把我的丫头叫醒,不然没人给我打下手!”柳慧慧俯下身,仔细查看了一下昏过去的石榴,发现她脖子后面一片淤青,显然,是被人一掌劈晕了。

        她从药箱内取出银针,给石榴扎好。随后交代那个为首之人:“你去那边躺好,我先做好准备工作!”

        接着她从药箱内取出刀,剪,纱布。又点亮了一盏油灯,趁人不备,拈了一把粉末加入了灯油之中。

        “小丫头,你动作快点!没看见我们老大血一直在流!”旁边的人等不及,一个劲的催。

        “我给他疗伤,若是这些东西不干净,伤口是要化脓的!到时候还要吃苦头!我这也是为你们考虑!”柳慧慧不慌不忙,一边做事一边回复。

        一转眼,看到石榴捂着脖子醒过来,一睁眼看到柳慧慧,就忍不住:“姑娘,有坏人,赶紧跑!”

        “石榴,别怕!去帮我烧一锅开水,我有用!”柳慧慧拍拍她的肩膀,看了一眼油灯,示意她快点去做事。

        石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起身往后院去了。

        “哎,那小丫头上哪去?”黑胖子警惕性很高,连忙发问。

        “她去烧壶水,我待会儿治疗有用!这刀,剪都要烫一烫才能用!您要不放心,跟着去看看?”柳慧慧坦然道。

        “快点,快点,不要磨蹭!”这群人想着赶紧治好了伤可以跑路,因此拼命催促。

        “好,您别急!我这里烧水快的很!我先给您把伤口的箭拔了!上点药止血!”柳慧慧不慌不忙,用剪刀撕开了他的上衣,发现那箭插在他的右边肩头,血和泥混在一起,伤口触目惊心。

        当下取出干净的纱布,先沾了清水,给他把伤口洗洗干净,随后撒了一把药粉,很快他伤口的血就止住了。

        “稍等片刻,我烫了刀,就帮你把剪头取出来!”柳慧慧心里暗自盘算着那药粉的起效时间,一边手下不停。

        看到柳慧慧娴熟的动作,为首之人忍不住目露赞许:“不错啊,小丫头!你这手法谁教你的?”

        “家传的!”柳慧慧言简意赅。

        “姑娘,水来了!”不一会儿石榴拎了一壶热水过来了。

        柳慧慧当即将刀剪一起烫过,随后双手一用力,把那箭头一下子拔了出来!

        那人一声闷哼,额上有冷汗沁出来。显然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了。

        “这伤口很深,我得帮你处理一下,要好好缝一缝!”柳慧慧看到伤口血流如注,却是半点也不紧张,直接拿一块纱布一压,把血吸干,露出伤口,然后熟练地给他修理伤口,剪去坏死的皮肉,然后面不改色地给他缝了起来。

        “你这,这是什么意思?伤口也能缝起来?”黑胖子被柳慧慧的淡定给镇住了,这会儿看到她居然取了针线直接缝合皮肉,更加惊讶。

        “不缝起来好的慢!怎么,你们刀剑都不怕,怕我这针线?”柳慧慧看了他一眼。

        “当然不怕!”黑胖子凑过来,忽然一把抓住石榴:“你最好不要乱来!不然我杀了这个丫头!”

        “你是让我停下来吗?我的手抖了,这伤口缝不好,怪我?”柳慧慧丝毫不惧,反而怼了回去。

        “臭丫头!你……”黑胖子拿她没辙。

        “陈二,你退下!”为首之人看不下去,对陈二不耐烦地一声呵斥。

        “我给你用了一些麻药,可能有点疼,但是不会太疼了。”柳慧慧看向为首之人,声音却是平和了许多。

        “怪不得我觉得昏昏欲睡!”那人倒是很精明。柳慧慧手下不停,心里默默地数着数。

        灯盏内的药粉,应该快要起效了。等她缝好了伤口,包扎完毕,这伙强人八成是不会留她们性命的。所以她得算计好了时间。

        随着最后一针收尾,柳慧慧用纱布给那首领敷好,随后说道:“你这伤包扎好了,以后注意不要沾水,过一阵子自然恢复!”

        果不其然,她的话说完,那人神色狠厉起来:“小丫头,你这医术不错!原本平时我得好好赏你一笔钱,但是现在嘛,就只好对不起了!”

        他说完,就听到刀剑出鞘的声音。

        柳慧慧回过头,果然看见离她最近的那个黑胖子陈二拔了刀狞笑着对她砍了过来。

        “倒!”她侧身闪避,同时口中一声暴喝。

        陈二没有反应过来,他手里的刀却是第一时间掉在了地上,发出咣的一声响。

        “臭丫头,你做了什么?”陈二气怒交加,为首之人也皱起了眉头。

        “我做什么?对于你们这些暴徒,我能做什么?当然是毒死一个算一个了!”柳慧慧轻笑一声。

        看着几个壮汉慢悠悠软倒在地。那为首之人昏迷之际,一声长叹:“没想到今日居然阴沟里翻船!臭丫头,你等着!”

        柳慧慧并不理会他。这些人今天可以算是自找死路,自己送上门来的。

        他们劫持了丹阳公主,想来,追兵很快也会过来了。

        这丹阳公主的为人着实可恶,这会儿也陷入了昏迷。她要不要救醒她呢?柳慧慧有些犹豫。

        若是按照丹阳公主的所作所为,柳慧慧实在没有救人的必要。况且她

        “何大夫,你没事吧?”一个声音突兀响起,打破了一室沉寂,也让柳慧慧暂时回了神。

        却见祝况之提着刀,带了一队劲装武士站在门口。

        “我刚接到消息,说是有人闯入了你的医馆,所以立马赶过来了!幸好你没事!”祝况之看到柳慧慧安然无恙,一颗心放了下去。

        “没事,我都解决了。”柳慧慧一指地上那一堆人,祝况之吓了一跳。

        “这些人,你放倒的?”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我用了点小手段。”柳慧慧点头。

        “这位应该是丹阳公主吧?你带回去吧,我这有解药,你送她回去之后给她服用吧!”柳慧慧一指丹阳公主,示意祝况之把人带走。

        “果真是丹阳公主!”看到蓬头垢面的丹阳公主,祝况之也很是开心:“这可太好了!太后娘娘都快急疯了。你们快去宫里一趟!”他回头吩咐身后的侍卫。

        接着又让人将这些人各个五花大绑,带回去审问。

        “何大夫,你今天立了大功了!我一定会禀报皇上,让他嘉奖!”祝况之像个表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