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凶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凶

        蓝氏这样的反应,完全在柳慧慧的意料之中。

        “她昨晚吓坏了!肯定是这样的反应。”柳慧慧点点头。

        “待会儿见了祝将军,我要请他派人把母亲护送回去。石榴,你扶我起来,我小心一点,扯不到伤口!”

        “姑娘!你,你别起来了……”石榴有些紧张。

        “别怕,这不是什么大伤口。之前我受的伤比这个重的多了,不也把你救醒了吗?”柳慧慧坚持。

        “何大夫,你醒了?”看到脸色苍白的柳慧慧,祝况之有些惭愧:“不好意思,我说过会好好保护你,却还是让人伤到了你!”

        “没事,百密一疏,总是有的!祝将军,那刺客,可有眉目?”柳慧慧最关心的,还是那几个刺客的来历。

        “这些人是死士,一时半会儿,还真撬不开他们的嘴!不过你放心,祝某一定会查出来的!”因为这些人本来就中了毒,又是死士,伤势严重的情况下,祝况之没法用刑。

        “死士?”柳慧慧愣了一下。对方这是必杀的节奏啊!

        “那他们一击不中,是不是还会有第二次?”

        “照理是会有的。但是如今他们应该没有机会,也暂时不会出手。”祝况之说道。

        “我觉得他们的目标应该不是我,而是黄家姐姐。你觉得呢?”柳慧慧说出自己的直觉。

        “第一个刺客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黄家娘子,第二个刺客,似乎就改了主意。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待观察。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背后的那个人,肯定跟你们都有过节。”祝况之已经反复问了昨晚柳慧慧她们被刺的细节,所以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目前,跟黄家娘子有过节的,最大的嫌疑人,自然是丹阳公主。跟你有过节的,自然是丹阳公主,还有东襄侯府了。具体什么情况,咱们还要查了才能确定。”

        “是的,祝将军分析的有道理。”柳慧慧点头。

        “有实力请的起死士的,也只有这两家了。我从医至今,还没有跟其他人有过纷争。”

        “如今那刺客在我们手里,该着急的,就不是我们了!那背后的人,如今肯定百般焦虑,为什么要来惹我!”柳慧慧看着祝况之,微微一笑。

        被这个女孩子的容色震了一下,祝况之稳住心神点头:“是这个样子。咱们先不急,等着对方出手,恐怕更容易把他抓住!”

        “这一包,是解药。那几个死士,是咱们的重要人证。你现在回去,可以给他们用起来了。从现在开始,暂时不必给他们用刑了。咱们或许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柳慧慧对着祝况之说道。

        “不战而屈人之兵?”祝况之重复了一遍,又听到柳慧慧接着说了她的计划,不由得双眼发光:“好主意!行,我听你的!”

        “一群废物!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都搞不定!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吃的?亏得国公爷还老是夸他们,说什么他们是精锐之中的精锐!还说什么万中无一!我看都是狗屎!”丹阳公主昨夜没有收到回复,今天一大早就听说自己派出去的人,居然被祝况之的人给抓了,一下子气急败坏。

        “这些人可是国公爷精心打造的!一个都不能暴露出去!现在居然落到了祝况之手里,这可怎么办?公主,实在不行,咱们或许只能忍痛割爱!”孙姑姑在一旁帮她出主意。

        “那些人如今被祝况之牢牢看着,这忍痛割爱,要怎么个割法?”丹阳公主看着孙姑姑,脸色冷淡。

        “我再派人去他的西郊大营刺杀那几个人?别说杀不了他们,就是能杀的了,我又要派多少人去才行呢?如今,真的是骑虎难下!”

        “谁能想到那姓黄的贱人早不去,晚不去,偏偏昨天要去!还就被祝况之的人又撞上了!”

        丹阳公主觉得自己真的是运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她昨晚想好了一定可以得到好消息,谁知道偏偏就是那么寸!黄萃茗竟然去了惠仁堂!

        “公主,那当今之计,就是抵死不认了。不管那些刺客说什么,咱们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他们也拿咱们没办法!毕竟这些人,是本来就没人知道的存在!而且他们也都不是公主殿下您亲自指挥做事的!”孙姑姑说道。

        “嗯,本宫什么都不知道!明日,咱们去安国寺上香,去为我儿祈福。但愿他在战场上可以平安归来!”丹阳公主想到这些人原本也都是隐秘,终是带了一丝侥幸,想着他们应该不会被人查出来,决定去寺庙寻找一下安慰。

        “这是解药?”看着眼前原本凶神恶煞的官兵,突然将一粒丹药递到自己面前,刺客十三有些诧异。

        已经不是一次毒性发作了,他熬的整个人都受不了,但是想到家里的人性命都在自己身上,又强行忍住了。

        他其实很想可以迅速死去,但是偏偏此刻,他连求死都是奢望。手脚乏力,四肢酸软,完全没有可以寻死的办法。

        “解药,服下了你就不会难受了。”官兵神色不动。

        吃或者不吃?几乎不用犹豫。若是吃了必死,那吃了就可以获得解脱。若是真的解药,吃过了,他至少不必再受毒药折磨。

        他接过丹药,闭眼一下子吞了下去。

        本以为必死无疑,却在服药之后不久,那久违的腹痛如绞再也没有如期而至。

        确实是解药,他不必再零星受苦了!

        只是,对方为何要给他解药呢?不是应该严刑拷打,逼问真凶吗?他满心疑惑。

        官兵不理会他的一脸官司,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放下了干干净净的洗脸水,转身走了。

        已经许久没有进食的肠胃骤然闻到饭菜香气,哪里还受的了。

        但是看着干净的洗脸水,他还是选择先认认真真地洗了一把脸。若是吃过了这顿饭,就是他的死期,那么他还是想选择体面地离开这个人世。所以,他先洗脸,然后再吃饭。要死也做个饱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