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惊魂夜

第一百二十一章 惊魂夜

        “到我这里来看不孕之症的女子,大多数都或多或少受到夫家怠慢,娘家冷落。能够把日子过得如意的很少。有时候我看着她们那样子,真的很替她们难过。但是我除了给她们治病,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帮助她们。

        所以我也经常琢磨着,要是我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帮到她们就好了。可巧今天黄家姐姐你来了,我就有了这个主意。”柳慧慧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李翠花,还有郭胖嫂,甚至还有郭胖嫂的两个女儿,其实都是这个样子的。

        她们唯一获得解救的希望,似乎都在可以嫁得良人。有一个知冷知热懂得体恤的夫婿,就是她们认为的这辈子最大的福祉了。

        不过柳慧慧重活一世,却不再把救赎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了。也深深地了解,与其把过好日子的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男女情爱之上,不如把这希望寄托在女子自己的身上。

        只有自己自立自强,自己辛勤能干,自己勇敢坚强,才有可能把日子过好。

        黄萃茗的到来,让她想到,与其让这些饱受折磨的女孩子单打独斗,不如让她们抱成一团,一起努力,这样,可能也更经得起风雨一些。

        听了柳慧慧的话,黄萃茗感同身受。之前她因为这不孕之症,受了多少委屈痛苦?偏偏父母还没有立场帮助她,甚至曾经为了家族利益,打算抛弃她,让她自生自灭。

        幸好她遇见了柳慧慧,发现了婆婆丹阳公主的手段,也用手段对付了狠心拿她做筏子跟自己母亲斗气的丈夫。

        不然她的结局,比死还要悲惨。因为就算是她死了,也不过是得到几滴廉价的眼泪,或者,有些人连眼泪都吝啬。

        “何家妹妹,你这个主意好!我现在身边正好有一笔钱,可以利用起来!开绣坊,是个好主意!我的意思,是优先找你的病人,只要她们愿意,就可以到我的绣坊上工,怎么样?”黄萃茗一点就通,很快就提出了这个主意。

        “嗯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她们去你那里做工,你最好给她们都签个协议,说明工作的情况。不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柳慧慧给她提议。

        “那是自然。我会亲自打理,到时候管事的人我也会从她们之中挑选。大家都是有共同经历的,想来也应该都比较说得到一起。我记得我娘介绍给我的师傅,离开了没几年,我再去请一请她,就让她到我的绣坊做个教习师傅,我额外再给她钱,许她养老。”黄萃茗思考起正事来,果然很有条理。

        “绣坊的位置,我就开在你这附近吧?我明天就让人去打听,你这里可有合适的房子,到时候或买或租,都可以。至于东西嘛,可以先从帕子,荷包做起来!有那技术好的,手巧的,也可以绣些扇面之类的,对了,也可以做点衣裳什么的!”黄萃茗聊的越来越兴奋。

        柳慧慧听得津津有味,她发现,果然搞事业才是一个人快乐的源泉!

        “黄家姐姐,你说的真好!对,就是这个样子!对了,不知道你那里有多少银子做资本?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五百两,可以借给你!”她觉得自己似乎不想参与都不行。

        “我的嫁妆有田地,商铺,还有首饰家具,连现银差不多一万多两吧!不过田地商铺什么的动不得,我爹不准我擅自做主。现银的话,可能两千多两吧!”黄萃茗一开口,把柳慧慧噎住了。

        人家有钱,贼有钱!其实不创业,躺着吃这辈子都是够的!

        “那,那我不用借钱给你哈!”柳慧慧有些尴尬地一笑。

        “暂时用不着!不过妹妹的好意我心领啦!”黄萃茗拍拍柳慧慧的肩头,心情好的不能再好。

        她来这一趟,真的是来的太对了!

        不然她每天呆在家里,不是看着母亲强颜欢笑,就是看到父亲长吁短叹,或者是嫂子看到她每次欲言又止。

        因为她的事,父亲遭到了皇上的申饬,尚书之职也被革了,马上据说要被放出去做个地方官。一时半会还不知道会去哪里。如今父亲已经赋闲在家。

        哥哥虽然仍然在翰林院,但是已经屡遭排挤,回来后面色都不好看,只不过在她面前尽量强颜欢笑。

        嫂子的欲言又止,其实想说什么,她都知道。为了她一个,拖累了全家,嫂子对她不可能没有埋怨。

        所以她打定主意,要离开家,自己想办法过日子。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柳慧慧。

        想她一介孤女,都可以在京城立足,她自己有这么多的财产,又有家族在这里,除了嫁人,难道还没有办法找个立身之道吗?

        她知道有些话,她就是跟母亲她们说了,她们也未必听得进去。反倒是这个帮她看病的何大夫,倒说不定可以理解她。

        果然,她一来,何大夫就给她出了个好主意!

        “卡啦啦……”屋顶忽然传来一阵巨响,一道劲风从天而降,直取黄萃茗面门!

        看着一道寒光直逼过来,黄萃茗连惊呼都呼不出来,整个人愣在当场,眼看着就要身首分离。

        柳慧慧却是立马反应过来,她倾身扑了过去,抱着黄萃茗就地一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是她的背上,到底还是被人一剑划杀。

        一股酥麻之意从背上传来,柳慧慧情知不妙。对方的兵器之上,居然淬了毒!

        害怕自己意识散漫开去,她狠狠地一咬舌尖,剧痛让她瞬间清醒,同时从腰间摸出一把银针,对准刺客的方位,狠狠地撒了出去。

        “救命啊,杀人啦!”黄萃茗此时也反应过来,刺耳而又尖利的呼救之声很快刺痛了柳慧慧的耳膜。

        “该死!”那刺客一击不中,揉身再扑,却忽的脚上一麻,显然,他的脚被柳慧慧的银针刺中了。

        也就在这一个停顿的功夫,“哐当”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一个粗豪大汉从门外提刀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