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商议

第一百二十章 商议

        原来她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丹阳公主被祝况之说服了离开。

        看到丹阳公主找过来,她就知道自己一直隐隐约约的担心,终于变成了事实。

        之前她就害怕为了自己的这件事,柳慧慧会牵扯进去,从而受到丹阳公主的迁怒。但是她也一直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柳慧慧可以不被他们察觉。

        但是这个侥幸,到底只是侥幸。以丹阳公主的脾气,是断然不可能不迁怒的。

        她和离脱身之后,父亲跟她深谈了一次,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

        她想到之前自己受的罪,对于再次踏入婚姻兴趣缺缺。却万分羡慕柳慧慧,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在这世间拥有一席之地。

        于是跟父亲很小心地提出来,想要过像柳慧慧那样的生活,甚至自己索性立个女户,今后独立生活。

        黄尚书也知道爱女此次受了不小的罪,也心疼女儿。舍不得就这样把她送入寺庙,从此青灯古佛,冷寂一生。

        再看柳慧慧,过得也很是恣意开心,便打算让女儿暂且也去尝试一下。想着若是女儿过不惯那辛苦的生活,今后自己再好好的为她选择一门婚事,让她下半生可以有所依靠。

        于是默许了她前来找柳慧慧,说明只要柳慧慧这边愿意接纳,他就不插手,也不反对她抛头露面。只是吃了苦头,不准回去反悔。

        “这也没什么的!丹阳公主要来,我也推不了不是吗?再说,就算她今天大闹一场,也未必就能把我怎么样!我自看我的病,又不碍着谁了。若是真的有那不讲理的,不还有王法吗?”柳慧慧尽量把事情往小的方向说。

        “何家妹妹,你真的太好了!我想问你个问题,你想好了再说。”黄萃茗正色说道。

        “怎么了?”柳慧慧有些疑惑。

        “你的医术是家传的吗?可有避讳之处?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黄萃茗有些为难,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什么事?你说。”柳慧慧看着她为难的样子,忍不住心生唏嘘。

        “我,我如今和离在家,虽然说父母兄嫂都没有冷颜相对,但是我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让他们养着,成为他们的负担。所以,我想,我能不能到你的医馆,学点东西,也谋个求生之道?”黄萃茗说这话的时候很是不好意思。

        “这个,我倒也不敢随便答应你,毕竟学医之事,非常辛苦,而且就像你说的,有很多东西,不好随便外传的。不过你想要谋求求生之道,我倒也不是不能帮你出出主意。”柳慧慧说道。

        这个世界最讲究的就是传承。有很多东西,是父传子,子传孙的,基本都是家族传承。随便传给外人,确实是不怎么好的。但是黄萃茗想要谋个求生之道,这是好事。她还是很愿意帮她一把的。

        黄萃茗先听她说不好随便外传,有些沮丧。再听到她说可以帮她出主意,就又振奋了精神。

        “什么主意?”她忍不住问了出来。

        “黄家姐姐,今儿天色不早了。你恐怕回不了城了,要不今夜,你在我这里将就住一宿?不然你现在回去,恐怕要错过了宿头,到底不安全。”柳慧慧看天色已晚,便开口留客。

        “也好!我来的时候,就跟家里说过,可能要在你这里叨扰几天。那我就不客气了!”黄萃茗点头。

        “姐姐不要嫌弃我这里鄙陋!”柳慧慧带她进了医馆后院的住处。

        看到黄萃茗,蓝氏更加吃惊。对方一看就是大家族中精心教养的女孩子,居然也跟自己女儿这般亲近?

        “母亲,这是黄姐姐,之前在我这里看病的。黄家姐姐,这是家母!”柳慧慧看出蓝氏疑惑,便给她们互相介绍。

        “慧儿,这个女孩子,来头恐怕也不小吧?”蓝氏拉了柳慧慧在一旁,低声询问。

        “原刑部尚书之女,黄萃茗小姐。”柳慧慧轻声回答。

        “刑部尚书?慧儿,这,你这孩子,怎么认识的?”蓝氏惊讶之余,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

        之前相府的公子,太后的侄儿,公主什么的都出现过了,再来一个刑部尚书,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

        “伯母,是何大夫看好了我的病。我很感激何大夫。”黄萃茗对蓝氏的好奇并不反感,反而大大方方说道。

        “哦哦,黄小姐,你请坐,坐着,我让人去给你泡茶!准备点心!”蓝氏只觉都站在那里也不是待客之道,也看出来她们两个是有正事要谈,所以连忙找借口离开。

        对于蓝氏这样的表现,柳慧慧感觉满意。她已经比之前好的多了。

        “黄家姐姐,你平时可有什么擅长之事?或者女红,或者算账什么的?”柳慧慧想到之前蓝氏爱逼着她练一些所谓的当家主母必须会的技能,想黄萃茗作为尚书府的嫡女,必然也是家学渊源,所以问她。

        “算账掌家之类的,不过都是小事,这些也有用吗?女红,我娘倒是特意请了姑苏的绣娘,好好的指点了我一回。因为我娘她希望我可以有个特长。”黄萃茗说道。

        “哦?那就好!黄姐姐,那我这里,暂时缺了一个账房先生,你愿意在这里帮我算算每天的出入账目,还有统计一下我这儿每天大概需要哪些进些什么药物,也好做到有的放矢。”柳慧慧跟她开玩笑。

        “账房?”黄萃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柳慧慧是在逗她。

        “到底怎么样?何妹妹你别藏私了!”黄萃茗拉了柳慧慧的手,反复问道。

        “呵呵!不知道姐姐绣工如何?姐姐可有兴趣,开个一间绣坊?”柳慧慧问道。

        “开绣坊?”黄萃茗愣了一下,随后道:“我的绣工嘛,也就勉强拿的出手。不过我的眼力,倒是锻炼出来了,绣功好坏,我一眼可辨!”

        “那就好!黄姐姐,我开了医馆,发现很多女子过得很苦,除了嫁人做家里的活计,就没有其他出路。所以我想,若是我有本事,一定想办法,让那些女孩子也可以有个挣钱的机会。”柳慧慧说道。

        “嗯,不错,你这个确实是个好主意!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黄萃茗闻言一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