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纠缠不清

第一百零九章 纠缠不清

        “既然是认错了路,那表哥你们先请吧!我们有事,就不奉陪了。”柳慧慧厌恶陈俊杰那时不时看过来的目光,觉得那像苍蝇一样让她觉得恶心。

        “哎,那个,蓝家表妹,相见就是缘分!今日小生莽撞了,过后一定向你道歉!”陈俊杰听到柳慧慧的声音,更是觉得半边身子都酥了。

        这姑娘不但是个绝色,就连声音都是那么好听。这样的尤物,无论如何不可错过。

        “道歉就不必了!只要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就是积德了!”柳慧慧对他厌恶至极,怎么也想不通上一世自己居然会看上他?

        “表妹,你这话忒无礼了!”蓝正全闻言不由得上前呵斥。

        “表哥,你任由外男在内院行走,冲撞了我,无礼在先。怎么就不许我说话冒失?我有事,不奉陪!”柳慧慧瞪了他一眼,拉了蓝氏就走:“娘,我们走!”

        蓝氏看着陈俊杰,也觉得对方是个轻浮浪荡的子弟,对他没有什么好感,挡住了他不断窥视女儿的视线,转身就走。

        她是想让女儿嫁入高门不假,但是她也不是想推女儿入火坑啊。再怎么说,她女儿也要是嫁个正经读书人才是!

        “姑母,姑母,您留步!”看着陈俊杰的脸色不好看,蓝正全开口想要留人。

        柳慧慧母女却是只做未闻,转身就走。

        到了门口,柳慧慧吩咐石榴打点行装,准备上路。蓝氏却被余氏拉住了说话:“妹妹怎么一来就走?不是说了回来看望母亲,要多住几天吗?”

        “不了,慧儿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病人等着她去看诊,今儿必须赶去!”蓝氏绝口不提刚才内院的一幕。

        她虽然还想不到可能兄嫂有意算计,但是刚才的情形,对女儿来说多说无益。

        “这样啊,那你们这走的也太急了!都没有吃过饭就要走了!我厨房里早就安排好了,不如吃过饭再走吧?路上来得及!”余氏难得的热情好客。

        “不必了,今日必须赶到!改日我们再来!”柳慧慧开口。

        “舅母的手,可好些了?”她故意提起此事。

        “好些了。有阵子没有发作。慧慧,你上次给我捏了倒还是有点用处,不如你再帮我捏捏?”余氏想起上次,心情立马不美丽。但是想到今日的筹谋,却又立马改了主意。

        只要拖住了他们母女,让那陈公子见了一面,他们今天的事也就算完成了。

        “舅母,你这伤不能多去刺激它。上次捏过了,今儿不宜再碰。免得刺激的太过。倒是我给你开的方子,你早点去配的好。”柳慧慧当然拒绝。

        余氏脸已经拉下来了,但是很快又强颜欢笑。今儿的事要是成了,多少方子她配不过来?

        “哎,说起那个方子,我一时糊涂,忘记放到哪里去了,不如慧慧你再帮我写一张?我好盯着你大舅去配!”余氏眼珠一转,难得亲热地拉了柳慧慧的手。

        “石榴,帮我准备!”柳慧慧一心只想尽快摆脱她。也知道她这般热情好客,多半还是为了之前她撞见的那一位。

        幸好她出门都随身带着纸笔,于是吩咐石榴准备纸笔。

        “哎!”石榴利索地从包裹里取出纸笔,递给柳慧慧。

        “好了,就是这个!舅母记得尽快去配!”柳慧慧刷刷几笔就写完了,把方子递给余氏。

        随后叫了蓝氏:“娘,咱们走吧!”

        余氏见拦不住她,便又拉了蓝氏:“好妹妹,你这一回家就回去,也说不过去吧?好歹留在家里陪婆母吃顿饭,跟她说些贴心话。慧慧有事急着走,你留下来吧!”

        蓝氏一口拒绝:“好嫂子,上次就是慧慧一人独自上路,出了岔子。这次我无论如何要送她到了地头才能放心。我们走了,你留步。”

        “哎呀,你们母女两个,也没个男人护着,这路上还真是不便!不如,我们全哥儿回来了,我让他陪你们走一趟?也算是他待你这姑母的一片孝心!”她说着叫自己身边的丫头:“快,去把大少爷叫过来!就说姑太太要走,请他送一送!”

        “不必了,嫂子!我们这路上自有人护送!上次白相爷派了人手送了我们慧慧回来,说好了去的时候给个消息,他们还过来接的!今儿是我们过来不方便,所以他们都在外面等着的。”蓝氏说起这件事,还是颇为自豪。

        白相爷家对自己女儿是真的好,不光管送,还管接。这样的待遇,也没谁有了!

        “哎呀,这么大的好事,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白相府上的人过来了,也该好好请他们进来喝杯水,吃点东西方是礼数!”余氏听说柳慧慧居然还有白相府的人接应,登时激动了起来。

        这么好的跟白相府扯上关系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柳慧慧到底跟白相府沾了什么关系?居然受到这般礼遇?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她容貌的影响力。

        跟白相府的权势比起来,光有家世和银子的东襄侯府嫡子,似乎是没什么大不了了。也怪不得柳慧慧急着赶路,说不定她说的那个病人,就是白相府的人!

        “他们不计较这些虚礼,再说我们回来,也没必要牵扯到他们。嫂子,我们是真的要赶路了!错过了病人的时间,慧慧不好交待。”蓝氏说道。

        她之前也想过,让娘家人看看她的排场,请这些护送的人去蓝家吃点东西,喝点水。但是柳慧慧一句话就把她的念头打消了:“母亲,您这么做,只怕会让人觉得你把他们当做自家下人使唤,是对相府不敬。”

        借她一个胆子,她也不敢对相府不敬。

        蓝氏一听这话就不提了。如今余氏旧事重提,蓝氏当然不肯。

        余氏却以为她拿乔,心里有气,勉强笑着:“哎,既然是慧慧的病人等不及,那就算了。我也不敢强留的,免得到时候耽误了事,吃罪不起!”

        蓝氏看着她那样子,心里暗暗解气,笑着说道:“嫂子,对不住了!下次有空,我定然回来长住。今儿实在有事!”

        说着跟柳慧慧带着人,快步离开了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