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寻求 公断

第九十一章 寻求 公断

        一大早,张寡妇就在院子里吆喝起来了:“这太阳都要晒屁股了,人还没有死起来!真的是懒的要出蛆!男人都起来担水了,她还在床上挺尸!不知道昨儿晚上怎么没脸没皮的……”

        她的声音尖利刺耳,听的人心里抓耳挠腮的难受。换了平时,李翠花为了息事宁人,早就起来做饭,挑水了,根本就轮不上她来骂人。

        只是昨晚牛大山交代了她,她的脚崴伤了,不要起身。家里的活计都交给他,别管张寡妇怎么聒噪,都别理她,他自有道理。

        因此她就硬生生忍着,不作声,也不起身。

        “没有耳朵的,怎么就这么懒的婆娘!还等着我端了早饭你吃?想的美!跟你说,再不起来,今天你就给老娘饿着!”见牛大山他们的屋子没有动静,张寡妇越骂越凶。

        “吱呀……”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有人陆陆续续从门外走进来。

        “大山他娘,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一大早的,火气那么大?”说话的,正是东边的邻居黄三婶。

        “怎么我家的事情处处都有你?一大早的,你别过来管闲事!”看到她,张寡妇一脸嫌弃。

        “我可不是来管闲事,我是来做个见证!”三婶不理会她那样子,继续走进来。

        “翠花,翠花,你身上有没有好一点?快起来,给大家伙看看!”三婶中气十足,在院子里吆喝。

        “哎,你这是干嘛?我家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张寡妇气的半死,冲上去要把她推出去,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院里院外,围了一堆的人。

        “怎么了这是?你们都来看戏呢?我们家可没什么好戏给你们看!都走了,走了!别想过来看笑话!”张寡妇见到这么多人,心头一阵慌乱。

        “我们可不就是来看戏的?一大早的,哪有婆婆这么喊媳妇儿起床的?大山他娘,你这婆婆倒是当的威风!”人群里,有个老者对着张寡妇怒目而视。

        “里正大哥?你怎么来了?您不了解情况,我家这个媳妇儿,真的是,没得说,懒得只有吃喝才下床!我这也是没办法!”张寡妇看到里正,立马换了一副面孔。

        “哦?那我怎么听说你仗着婆婆的身份,欺负她,每天让她没日没夜的干活,还不给她吃饱?甚至动辄打骂?”里正面沉似水。

        “没有的事!里正大哥,你别听人家乱嚼舌头!我,我因为是后娘,就怕人说我不好!根本就不敢对我儿媳妇怎么样!反倒是她,不服管教,多次顶撞忤逆,我都被她气的病了好几次!”张寡妇连忙否认。

        又在人群里找到了牛大山:“大山,你个死孩子,人是不是都是你找来的?看不出来啊,你平时闷不吭声的,原来肚子里憋着坏呢!”

        “娘,我没有憋坏!我媳妇也没忤逆!”牛大山放下扁担,把装满了水的木桶只一托,就把水都倒进了院墙旁边的大缸里。

        “还说没有!你平常最是听话,怎么今儿却听了外面人的挑唆,回来寻我的不是?”张寡妇说着就哭了起来:“枉我当初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大,为了你吃了多少苦头,背了多少骂名!谁知道我做再多也没有落下个好处!你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啊!”

        牛大山有些不自在,也有些焦躁。这样的话,从小到大,他听的耳朵里都起茧子了。事实上,她真的做到了吗?

        “你别这样子说大山!谁做了亲娘也做不到你这份上!别以为大家伙不说,就是不知道!

        那年为了大山在河边捞鱼跌在河滩上,弄脏了衣裤,你撺掇着老牛头拿鞭子抽了孩子一顿,还罚他饿了三天!

        你那是教孩子?你那是要弄死他!那次要不是我看不过眼,偷偷给他吃了几个冷馒头,孩子早就被你饿死了!”

        三婶忍不住,指着她的鼻子发问。

        “还有翠花,一连怀了三个都坐不住胎!每次她一怀上,你就病倒了。逼着她一个怀孕的每天好汤好水伺候你,还要一家子的家务活!我竟不知道你还真会挑时候,每次生病都挑了时辰生!”

        “黄桂兰,你挑拨离间!没有的事!我每次生病是都不巧,可是也不是我要生的!是她自己怀不好,坐不住胎,怎么还怪起我来了?我看你就是看不得我们家太平!”张寡妇被黄三婶说的心头火起,忍不住气的跳脚。

        “到底怎么样,只有你自己心里有数!我说你也别死鸭子嘴硬!直接把翠花叫出来,看看她到底怎么样,大家伙就都知道到底谁撒谎!”黄三婶一击必杀。

        “翠花脚崴了,不方便走路!”张寡妇张口就来。

        “脚崴了,不是嘴歪了!大山,把你媳妇背出来,给大伙好好瞧瞧!”黄三婶交代牛大山。

        “大山,你……”张寡妇想开口,却看到了里正冷冰冰的目光。

        “到底怎么样,还要李翠花自己说了才知道!你们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现在也缠不清楚!我也不看她过去,我就看现在!”里正冷冷说道。

        “里正叔,我,我来说!”李翠花一瘸一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着院子里乌压压的人,她鼓起勇气,默默给自己打气:“你自己不争,别人再怎么帮你都没用!”

        “李翠花!你,你注意点!别嘴上没有把门的!”张寡妇语带警告。

        李翠花装作没听见,也不去看她,按捺住自己激烈的心跳,缓缓开口。

        “大家都知道,我来这个村子三年了,到现在也没有生个孩子。为了这件事,我婆婆没少说我,我也没有少掉眼泪。

        因为这个,我总觉得是我自己错,所以家里家外的活,只要干的动,我总是抢着去干,就是想让我婆婆他们看到,我不是没用的不生蛋的鸡!

        上次我去找了个大夫,大夫说,我的身体亏虚的厉害,需要好好吃饭,好好调养!等我调养好了,我还是可以生孩子。

        所以回来了我就跟婆婆提出才,以后我要吃饱饭,要好好调养。结果我婆婆就从这时候开始,变本加厉,压根不准我吃饱!还总是压着我做家务,做农活。昨晚更因为我饿的不行,偷拿了一个白面饼,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李翠花说着卷起自己的袖子,她手臂上一道道或长或短的伤痕,让在场的人都看的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