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医妃难娶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告状

第六十九章 告状

        “丹阳,你先别哭,也别急!先喝点东西,润润嗓子!母后这就派人去找你皇兄!”太后看到女儿因为急怒攻心,嘴角都起了泡。平常精致整洁的装扮,今儿也显得有些潦草狼狈,便忍不住心疼。

        “母后!您说,这,这让海儿以后还怎么做人!哪个男人要这么被全京城的人耻笑!那个贱人,我恨不得活剐了她!”丹阳公主一边哭,一边又忍不住咬牙切齿。

        “哼,黄有昌这是藐视公主,就是藐视皇家!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太后娘娘也忍不住动了怒。

        “彩云,你快去把皇上请过来!就说哀家身子不舒服!”太后一指自己手边的宫女。

        “是!”那宫女迅速去了。

        “母后,您身子不舒服?这是怎么了?”嘉佑帝大步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神情焦躁的妹妹。

        “丹阳,你怎么来了?”他想到今天早朝的时候,御史台的一位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御史大声跟他说起镇国公府的事,跟他再三强调,必须严惩镇国公府世子,就忍不住头疼。

        “丹阳见过皇上!”丹阳公主先对皇兄拜下施礼,随后直奔主题:“皇兄,之前海儿遭人诬陷,事情还没有结束。这黄有昌居然恶人先告状,递了状子去京兆府,说,说什么海儿宠妾灭妻……”

        皇帝挥挥手,示意她不必说下去了:“朕今早已经听到了御史弹劾!京兆府也已经把状子呈上来了。朕都看过了。海儿究竟怎么回事?朕之前可是没有少听你夸赞媳妇儿贤良大度!”

        丹阳公主恨的咬牙切齿:“那贱人根本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么多年不孕,我还没有说她什么,她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满京城的传我们府里的坏话!害的海儿抬不起头!皇兄,我已经让海儿写了休书!”

        “哦!”皇帝不置可否,看着丹阳公主的目光颇有深意:“你确定就是她做的?那宠妾灭妻是什么情况?”

        “皇兄,她不生,自然要有人生!海儿也不过是略宠了哥儿的生母几分,她就嫉妒怀恨在心了!没有什么灭妻的说法的,您放心!海儿多纯孝的孩子,母后一向夸他心底善良!”丹阳公主连忙否认。

        “黄有昌那边,送了人证物证进京兆府,朕倒要看看,那证据算怎么回事!这样吧,近期海儿别让他出府,避一避风头,具体怎么处置,你且等一等!朕自会给你交代。”嘉佑帝对自己的这个妹妹向来宠信,若是往常,看到丹阳公主这般模样,恐怕早就龙颜大怒,下令治罪黄尚书等人了。

        今日却是一味让她等待忍耐,令丹阳公主心头很是不满,但是碍于情面到底不敢多说。只是嘴角耷拉着,令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她的不满。

        “多谢皇兄!”丹阳公主语气淡淡地对嘉佑帝屈了屈膝。

        “丹阳,如今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你皇兄也不好随意行事!那黄有昌在刑部做的风声水起,可是你皇兄用着顺手的人。轻易动他不得!当初你皇兄同意你们两家结亲,也是想着多给你一重保障的意思!谁知道你们两家偏偏闹的这般模样!”太后看着女儿,哪里不知道她肚里的心思?

        待嘉佑帝走后,连忙安抚她,并且仔细询问事情经过。

        “那孩子真不能生,休了她也是好事。到时候哀家做主,一定给海儿好好选个能生养的,到时候生他个两三个小子,自然就没人会嘲笑海儿。再说海儿到底还小,以后日子长着呢,你不要光看他目下的不如意。有时候给他一点波折是好事!”太后问过了丹阳公主,已经大致有了论断。

        黄尚书的女儿她见过,贤淑大方,举止端庄,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她那一张宜喜宜嗔的鹅蛋脸,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姑娘。

        外孙身边那个被处置的丫头琉璃,太后也是有些印象的。当初听说丹阳公主直接把怀着身孕的她处置了,她还曾经私底下令人给丹阳公主传过话,示意她行事太过于焦躁,下不为例。

        如今果然闹出事来,太后娘娘忍不住摇头叹息。

        “出了这样的事,恐怕没有几个好人家的姑娘肯嫁给海儿了!我原本打算给海儿找个书香门第的媳妇,靠着岳家也可以走个文官的路子,以后就算袭了爵,也不必去战场冲冲杀杀!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恐怕国公爷不日就要派人回来把海儿押去边疆了!”丹阳公主皱着眉头,提起儿子的前程,她就上火。

        “海儿还小,到底需要历练!这件事就算是个磨砺。凭你们镇国公府的底子,他好好儿练个几年也就出来了!最不济,有你皇兄看着,他日子也不会过的太差!”太后安慰她。

        “我就是舍不得他去打打杀杀的吃苦!不然我怎么会逼着他老子让他弃武从文!”丹阳公主怒气上头,又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知道如今国公爷军权揽的太重,皇兄未免忌惮。所以为了消除他的戒备之心,我才特意让海儿读书上进……”

        太后娘娘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皇兄什么时候慢待过你?你居然连这种话都可以胡乱出口?女子不得参政议政,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军国大事?下次别不经过脑子就满嘴胡话!”

        “是,母后!”丹阳公主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罢了,哀家乏了,你回去吧!好好儿约束好下人,等闲不要再惹是生非!”太后娘娘闭了闭眼,警告女儿。

        “你皇兄既然说了会有处置,你可别轻举妄动!”怕丹阳公主不肯听,她又加了一句。

        因为知道女儿的脾气,所以她不得不再三劝说。刚刚皇帝过来,那话里面分明是还有隐情,只不知道丹阳有没有听出来,偏偏她这会儿也不好说的太透。丹阳已经对皇帝有了些许怨怼,她不能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