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章 畏罪自杀

第七百三十章 畏罪自杀

        “老大,我看这苏菲是想到了什么,这或许是我们唯一一次的机会了,现在我们也就只能是按照着之前的事,直接是将苏菲绑走。”男子对着前头的老大说道。

        老大气得抬起手来,打在男子的头上:“你傻啊,我都来了,我们还不快走。”

        “可是...”男子还没有说完。

        老大便是轻声说道:“方才都是闹着玩的,叶队莫要生气啊。”

        我冷冷地看向这三四个男人:“你们那里都不能去。”

        老大知道,这任务失败。

        这些男子用力地捏断,自个儿的脖子,动作也比之前还要快。

        三四具尸首,也是倒在了我的眼前。

        “砰砰砰。”

        尸首撞到地板,发出的响声,也是让苏菲连忙是将这我的手,跟着拉下。

        “他们这是畏罪自杀?”

        “嗯,只是,他们的动机呢?”这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个所谓的动机,这些男的是要将苏菲带入哪里,还有那院子那边,自杀的假的廉建又是怎么回事?

        这有太多的谜团,没有办法解开了。

        即便是遇到了棘手的案子,我还是示意苏菲,打局里的电话,喊来局里的队友。

        人多才好一起想事情。

        十五分钟后,两三辆警车,也是驶入这一片的高档别墅,来到了他们的跟前。

        来的人,正是奇亮和唐璇雨。

        至于,廉建倒是没有出现。

        这也是让向来对廉建印象还算是不错的苏菲,在这会也是多关心几句:“廉建呢?”

        “廉建那小子也不知怎么的,刚说是有点事,就不来了。”奇亮因为是富二代,这说话也是很直白,也不藏着掖着自个儿的心思:“只是,你们这么着急地找我们过来,可是案子有线索了?”

        唐璇雨是刑侦大队特别顾问,犯罪心理学博士,向来都不喜欢,在日常时,说这般地废话,蹲下身来,抬起这柔荑,碰触着这些死者的鼻梁,发现没有任何的呼吸声来着。

        那一副关注的样子,也是让苏菲不禁感慨:刑侦大队特别顾问,犯罪心理学博士,也不是盖的,在关键时候,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关心手头事啊。

        “哦,不过,这廉建可有兄弟?”苏菲知道是想到,和廉建长得相似的男子,便是询问着他们。

        这些人都和廉建的关系尚好,应该知道,廉建这私底下的样子。

        唐璇雨简单地哦了一声:“不知。”

        苏菲只能是转头,看向着奇亮:“奇亮,那你呢,可是知道此事?”

        奇亮整个人傻眼了,为人直爽,说的话也是直接:“若真如你们所说那样,这廉建也是不将我们当成是好哥们,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和我们好好地说说。”

        看来,奇亮也不知道,苏菲也是为难,不知道如何解释,尸首和廉建长得一模一样的事。

        我蹲下身来,正好指了指,廉建的尸首:“他的皮肤表层,可能有一层皮。”

        这古代才会易容术,怎么现代还有这样的技术?

        苏菲在听见,我所说的言语,整个都傻眼了。

        可她也知道,像我这样严肃的人,是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胡话的。

        除非,这样的事,是真的很有可能发生的。

        “我看看。”

        她学着我的蹲姿,也是蹲下来,正想要抬起手来,去碰触着对方的脸颊来着。

        一双比她还要修长的手,突然伸出来,一把抓住着苏菲的柔荑。

        这也是让她抬起头来,正好是看见着我:“怎么了?”

        我摇头,还是说道:“这事我来。”

        “哦。”苏菲收回了手。

        正当我要伸出手来,将这奇怪的人皮撕开时,苏菲做了个假动作,以更快的方式,将这人皮直接是撕开着,这透明的,但还是有点薄度的人皮,在此照在太阳上时,都发出了亮光。

        苏菲很喜欢看美剧,更喜欢看着美剧里面的犯罪故事。

        可这些都只是在犯罪故事里面,才能看见的情况,现在这样地暴露在太阳下,也是让她抿着嘴唇,忍不住感慨着,当场便是说道:“这个世间上,居然还真有所谓的人皮啊。”

        我喊来了唐璇雨。

        唐璇雨连忙是走过来,抬起了这无菌手套,认真地翻阅着上面的人皮,还不忘地掂量多重:“这人皮的薄度,还真很薄,只是,想要长时间贴合在皮肤上,也是很困难的。”

        这样的技术,在当今的社会,还真是首例啊。

        “所以,唐博士,可有想法?”苏菲的学历不是很高,所以和高学历的人说话时,都喜欢用着尊敬的言语,以表示着对对方的尊敬之轻。

        唐璇雨示意着助手过来。

        助手拿来了透明带子来,将这人皮送入其中后,唐璇雨才说道:“一切都需要看着这化验单的结果。”

        “果然靠谱。”苏菲举起手来,朝着她点头。

        奇亮很是得意,摸了摸自个儿的鼻梁:“那还不都是我抓着她来的吗,这事还需要感谢我。”

        苏菲知道,奇亮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也不介意。

        “是,是,是,齐大少出马,谁能比的过呢。”

        我瞄了一眼他们,不知道为何,心中开始感觉到不爽:“行了,你们快过来看看,这尸首的胸口上,都有一处暗红的伤口,这看起来也不像是抬起手来,畏罪自尽。”

        苏菲俯视着这些尸首,发现确实如我所说的那样:“法医呢?”

        “还需要等一会,这路上堵车。”奇亮倒是不着急,看着这被排放整齐的尸首,还是忍不住感慨着。

        苏菲和我相视一眼,没有听懂,对方所说的话。

        “你们不是来了吗?”

        唐璇雨不吱声,只是看着奇亮。

        奇亮有点不好意思地抓着头:“是我动用了关系,强行让人放我们过来。”

        苏菲嘴角抽搐会:“那你为何不将法医也带过来。”

        奇亮被点醒了,抬起手来,跟着拍了拍:“对哦,这个重要的事,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

        苏菲连忙是转过身,躲在了认为是最是安全的人的身后——我:“我,你看奇亮不怜香惜玉。”

        我虽在笑着,笑意却没有深入眼眸内,里面还是如北极圈般的苦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