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毋庸置疑

第七百二十二章 毋庸置疑

        “哦,行。”

        我没听过苏菲这样的语气,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还是答应了。

        不等我问苏菲请假的原因,那边就已经挂断了。

        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晨跑。

        即使是我,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也要天天锻炼呢。

        上班的时候,苏菲果然没来。

        上午没有来,下午也没有来。

        因为当时没有说请假多久,所以我也不清楚苏菲什么时候回来上班,但是联想到苏菲那死鱼一样的声音,我觉得暂且还是不要问她这个问题比较好。

        虽然苏菲没有在,但是案子的进展还是稳步前进。

        因为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众人只能从被害者的关系网进行推测,一天下来,虽然没什么结果,但还是很忙。

        这期间张凝清一脸慌张的来找过苏菲,不过听到对方请假了,也就没有再找苏菲。

        而范萱,又一次邀请我一同就餐,不过这次我很坚定的拒绝了。

        毕竟我没有必要惹上麻烦。

        一直到第三天,苏菲还是没有回来。

        不只是我,就连众人都有点等不下去了。

        “苏姐不会出事了吧。”奇亮的想象比较丰富,“她请假的前一天晚上表情很可怕啊,还骗我说没什么事,会不会是惹了什么麻烦不想牵扯到我们?”

        “不会吧。”魏月则是更倾向于苏菲在生活中。出了麻烦,“我倒觉得她可能只是生活上出了点事。”

        “说什么闲话。”我突然出现,吓了两人一跳。

        不过魏月不怕死的直接问我,“队长,苏菲她怎么了。”

        我沉默,因为我也不知道。

        这次苏菲瞒的很好,大家都不知道她怎么了。不过我出于身份和……私人感情,更想知道苏菲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回到办公室,盯着手机上的通讯录思索了很久。

        三天了,想必苏菲那里也忙的差不多了,我现在给对方打电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从苏菲的语气以及当然打电话的环境音来看,我初步的推测,就只有苏菲身边人可能出意外了。

        既然不是唐璇雨,那就很有可能是那个当初帮她的老板,之前自己借给她钱就是为了那个老板,现在看来,这个老板可能去世了。

        不得不说,叶队长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对于苏菲,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推测出真实情况。

        灵堂前,苏菲身上戴着白色的孝服。

        身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苏菲拿出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我。

        “喂。”苏菲的声音比三天前沙哑的更厉害,只是张嘴说话,嘴唇都干的裂开了一个口子。

        我听着对面的声音,不由得皱眉。

        如果说三天前苏菲是死鱼一样的声音,那现在就变成腌鱼了,怎么三天一点都没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喂,苏菲。”我整了整思绪,问苏菲,“出什么事了,要不要帮忙。”

        “……”

        这一瞬间,苏菲竟然感觉自己有些感动,三天来的第一个安慰,也是第一句温暖的话。

        压下心中的感动,苏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声音,还是拒绝了。

        “不,没事。”苏菲看着面前巨大的棺材,眼神有些暗淡,“不用担心我,最晚后天回去上班。”

        听到苏菲这样明显逞强的说词,我沉默了一瞬。

        这样坚强,让我不知名的感觉有些可悲,可以想象苏菲现在的状态,痛苦又逞强。

        真蠢。

        我这样想着,直接问苏菲。

        “你在哪?”

        “嗯?为什么……”苏菲熬了三天的脑子已经转不过弯来,有些迟钝的回问。

        “你现在在哪。”我又是毋庸置疑的一句问话。

        苏菲条件反射的说了位置,直到对方挂了电话,才反应过来。

        他做什么要问我位置?难不成是要来这里找我?

        苏菲有些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手机。

        正这时,哭灵的人来了,场面一顿混乱。

        苏菲也只好不去想这个事,把手机装好,继续守灵。

        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是一个老旧的小区,苏菲所说的那栋楼的单元门口,明晃晃的挂着两个白色的,写着奠字的灯笼。

        我了然,我果然猜的没错,苏菲的那个住院的亲属去世了。

        一路上楼,走到房门口,就看到一些人披着孝服站在一边聊天嗑瓜子。

        众人看到我来,也只当是过来祭拜的人,并没有人招呼他。

        走进堂屋,我就看到苏菲跪在棺材前的身影。

        小小一个,穿着宽大的孝服,被淹没在孤独的氛围之间,只是看着,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拉住她。

        苏菲感受到有人进屋,回头一看,却是我。

        “节哀。”我双手抄兜,站在苏菲的背后,面无表情的说。

        苏菲也不在乎什么,只是点点头,呆呆的回答。

        “哦。”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人来人往,走走散散,高老板生前的熟人来祭拜,都是苏菲在招呼。

        我站在灵堂一边,看着苏菲反复的跪下又站起来,逞强的笑着面对众人,一刻都不得安宁。

        到了中午,过来哭灵的人替换了苏菲,让她可以歇一口气去吃饭。

        苏菲无奈的朝我笑笑,“不好意思一上午都没顾及到你。”

        我则是一言不发的伸手拉住苏菲,转身带她往外走。

        “做什么?”苏菲不明白。

        “吃饭。”

        知道我是要带自己出去吃,苏菲赶紧摇头,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压缩饼干和矿泉水。

        “你先去吧,我这里随便吃一点就行了,用不能让别人一直等着。”

        我看着苏菲手中干巴巴的压缩饼干,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这三天你就只吃这些?”饼干配凉水?

        怪不得看起来清瘦了很多。

        苏菲点点头,快速的掰下压缩饼干放到嘴里。

        “这样快。”

        看着苏菲这个样子,我沉默了一会,随后,我走到哭灵的那些人面前,给他们说了什么。

        说完,便拿走苏菲手中的饼干,拉着她往外走。

        “诶?队长你干嘛。”苏菲赶紧回头,“我要赶紧回去。”

        “不用,我和他们说了,让他们守着。”我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苏菲被我一路拖走,被按在餐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