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不好的预感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不好的预感

        “苏警官是来办事的吧,我也要去校门口,我们一起走吧。”说着,就自来熟的搂住苏菲的胳膊。

        对方这样热情,苏菲也不好径直拂开对方的手,只能僵硬的一点点往外抽离。

        路上,范萱还是那样开朗的和苏菲聊天。

        东拉西扯的,苏菲竟然没觉得尴尬。

        等块到校门口的时候,范萱“无意”的向苏菲透露,自己和我中午一起吃饭的事。

        “哦,你们一起去吃饭了啊。”苏菲微笑。

        范萱也在笑,脸蛋红凌凌的,有些羞涩,“是啊,没想到叶队长人还挺好的,很有绅士风度。”

        “是吗。”苏菲皮笑肉不笑。

        她怎么不知道我还有绅士风度的一天?前脚教训了自己,后脚就跑去和艳遇吃饭?

        苏菲似乎已经认定了范萱“艳遇”的身份,瞬间心情差了很多。

        不过苏菲并不傻,她才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反而一副好奇且没心没肺的样子,问范萱餐馆在哪里,好不好吃,两人午饭吃的可否顺利。

        范萱看着苏菲,心中有些佩服。

        如果不是她提前调查了苏菲,估计现在真的要以为苏菲完全不在乎了。

        可是……

        范萱心中暗笑,伪装只会让自己更痛苦,苏菲你就憋着好了,憋在心里,发酵,膨胀,等最关键的时候爆发。

        等走出学校分道扬镳,苏菲也攒了一肚子不爽。

        不知道为什么不爽,总之就是不爽。

        苏菲拿出手机想问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又犹豫了。

        她没有资格问啊,对方不过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上司,她没有资格去干预他的私生活。

        狠狠地把手机揣回口袋,苏菲咬牙切齿的回警局。

        办公室众人看到苏菲脖子上的伤口,纷纷惊呼。

        虽然奇亮已经坦白了罪行,但是大家都没想到苏菲的伤口比想象的还要大。

        “完了,你要是破相了,我们警局一枝花的地位就保不住了!”魏月哭唧唧的冲过去。

        “什么一枝花?”苏菲懵

        廉建尴尬的咳了两下。

        警局众人显得无聊,评比警局稀有的女性,谁最漂亮,苏菲凭借着自己的脸蛋成功夺得了第一。

        可惜评选当天苏菲不在,所以最后结果也没人刻意通知她。

        “我不过是喇了一道口子,你们要不要这么夸张。”苏菲也没有再问一枝花的事,只是哭笑不得的看着众人。

        “不行,很重要。”魏月眉毛都竖起来了,盯着一边的奇亮,“奇亮,这几天你不许给苏菲买带酱油的食物,万一留疤就不好了。”

        “是是是。”奇亮蔫哒哒的坐在一边。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众人决定晚上一起去吃一顿好的。

        “为什么啊?”苏菲不明白聚餐的点在哪,可惜没人回答她。

        看着众人热闹的选择餐馆,苏菲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时候,苏菲的手机响了。

        电话,不认识的号码。

        苏菲盯着那个号码,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点下接通键后,苏菲的脸色瞬间凝固。

        “不好意思。”苏菲挂了电话,苦笑着对大家说,“今晚我去不了了。”

        “发生什么事了。”奇亮问。

        “没什么……”苏菲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简单笑着摆了摆手。

        刚才的电话,是从医院里打来的,馄饨摊的高老板,去世了。

        虽然说苏菲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但是消息传来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伤心。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给她惆怅,她必须立刻赶往医院去认尸体,并为死者准备后事。

        后续一系列的事情都很繁琐,大部分要苏菲亲力亲为,好在有高老板留下的遗产可以使用,不至于让这个葬礼变得过于穷酸。

        离开警局,苏菲也没心情再去乘坐公交车之类的,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看着病床上已经毫无生气的尸体,苏菲有些懊悔,自己最后为什么没有陪在对方身边。

        高老板是自己的恩人,而她却没有尽到最后的报答。

        “苏小姐,请在这里签字。”

        一个医生把单子递给苏菲。

        看着单子上的死亡证明,苏菲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悲伤。

        目送着尸体被医护人员暂时融入太平间,苏菲有些茫然的看向窗外。

        窗外很黑,也很平静,没有像悲情剧里那样下雪下雨,甚至连刮风都没有。

        不过苏菲就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

        与世界的联系又少了一些呢。

        手续处理清楚已经是将近十点了。

        苏菲在护士小姐的指示下离开病房,孤单的站在有些冷的走廊里。

        这里不是设备良好的市医院,环境一般,走廊的窗户在冬夜的寒冷下悄悄的漏风。

        苏菲有些懊恼的看着这里,她太没有能力了,没有办法给高老板提供更好的环境,让他在这种地方离去。

        旁边的icu病房里也有病人逝去,不同的是,那边的情景比苏菲这里更加热闹,家人的哭声和呼喊声,让苏菲感觉自己与世界逐渐变得遥远。

        好冷。

        但是不想动。

        苏菲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已经站的麻木了的脚,侧身坐在一边走廊上的座椅上。

        好累啊,苏菲这样想着,只是枯坐在椅子上。

        低头盯着地板,苏菲没有动。

        她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现在应该赶紧回家休息,然后和单位领导请假,然后联系早就找好的殡仪馆,准备后事,置办葬礼。

        可是她不想动。

        至少现在,她不想去做这些麻烦的事,她只想在这里多坐一会。

        值夜班的护士推着装满药物的推车来回巡视,看到苏菲坐在椅子上,以为她是为病人守夜的家属,见怪不怪的递给她一杯热水。

        苏菲接过来,僵硬的捧着那杯水。

        一夜过去了。

        阳光从走廊的窗户撒进来,苏菲还是那个捧着水杯的姿势,不过热。腾腾的水已经变得冰凉。

        苏菲看看时间,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直属领。导,我打了个电话。

        “喂?”

        这个电话打的太早了,即使是我,也只是刚刚清醒。

        苏菲沉默的动了动嘴唇,声音有些哑。

        “请假,队长,我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