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章 银牌子

第七百一十章 银牌子

        银色的圆形牌子放在塑胶袋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一边的奇亮看着这块圆形的银盘,摸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医院里,我正坐在一边,等苏菲恢复情绪。

        看苏菲的情绪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我也放下心来。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苏菲。

        “那个店长给了你什么消息?”

        “试刀杀人,还有凶手是个一丝不苟的优等生。”苏菲老实的回答。

        “这算什么消息,难不成你听懂了?”我有些哭笑不得,这禅语似的话怎么能算得上是消息呢。

        苏菲却点点头。

        “听懂了,这话的意思,告诉我们这次的凶手不过是一个新手,而且,这个凶手是个学生,而且很大可能性是在t大,我们只要从那些优等生中筛查,肯定能查到。”

        我摇摇头,“听起来好像可行,但是你知道t大一届就多少人吗?而且这个优等生是指怎样的优等生?这范围太大了,查不到的。”

        苏菲听了,点点头,更沮丧的看着自己的手。

        “所以啊,代价就是这样,什么样的代价换什么样的信息,我给他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东西,所以消息也就模棱两可。”

        “你之前给过他什么,那个店长。”我随口问。

        “这次是种植物,上次是收集的古钱币,再上次是我的头发……”

        “等等,头发?”我看着苏菲站在刚到耳朵的短发,“所以说,之前之所以见你一头毛寸,是因为你把头发去做交易了?”

        “嗯……”苏菲不知怎么,就感觉自己有点心虚。

        “你也太心大了吧,你换了什么消息,要用头发。”

        我真想掰开苏菲的脑袋看看她在想什么。

        “嗯,跟之前的一个案子有关。”苏菲也没说实话,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了。

        等我接受了这个设定,我才扶额无奈的摇头。

        “怪不得你现在没再剪发,我还以为你审美有问题。”

        “哪有!”苏菲纷纷的抗议,却听到肚子咕咕的叫声,尴尬的脸红了。

        看到苏菲的脸红的像个番茄,我这才想起苏菲还没吃晚饭。

        “我去帮你买吃的,想吃什么。”

        “不用,不麻烦队长了。”苏菲掀开被子,“我身体也没什么事,自己去买就好了。”

        “你还是躺着吧。”我把她按回去,“别以为晕倒就不算病了。”

        说着,不等苏菲反应就快速的出了病房,给她买了一碗粥和两个包子。

        看着苏菲吃完饭,我才离开。

        走的时候遇到了唐璇雨,两人视线对了一下,随即各自冷冷的撇开。

        唐璇雨拎着保温桶进病房,看到苏菲嘴角还沾着米粥的米粒,不爽的把手上的保温桶墩在一边。

        “看来某人已经吃好了?”

        苏菲尴尬的笑笑,“呃……我以为老师不来了。”

        “呸,你就和那个姓叶的接近吧,你也不怕他哪天害死你。”唐璇雨眉毛都竖起来了,吓唬了苏菲两句,随后把保温桶里的粥盛出来,塞给苏菲。

        “我辛辛苦苦熬的粥,不许浪费,饱了也给我喝下去。”

        看着唐璇雨周身魔王一样的强大气场,苏菲只好唯唯诺诺的点头,痛苦的喝下粘。稠又涨肚的粥。

        等一碗喝完了,苏菲感觉自己都快七窍喷粥了。

        果然得罪老师没有好下场啊……苏菲暗搓搓的想。

        第二天一早,苏菲就强行要求去上班,唐璇雨也没说什么,放她去了。

        众人看到苏菲,上来就是一通关心。

        表达了一下她晕倒后我是多么的暴躁以及略微的透露出老大竟然为了她翘班的重大消息。

        没想到苏菲听完面色如常,毫无反应。

        “你不感动吗。”魏月八卦的看着她。

        苏菲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要感动啊。”

        难道你看不出来老大这是喜欢你吗?

        魏月几乎要咆哮了。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干笑了两声,点点头。

        “好吧,好吧。”

        苏菲奇怪的看了魏月两眼,这才跑去找昨天现场的图片以及一些收起来的东西。

        秦明誉看她跑来法医室,呦呵一声,把手中的报纸放下。

        “这么快就来上班了?你昨天没事吧。”

        “没事。”苏菲说完,看着秦明誉,“尸体呢?照片呢?”

        秦明誉耸耸肩,把文件袋给她。

        “没什么好查的,没有特别的东西,没有指纹,没有监控记录,也没有线索,如果说东西,也就是吊着于芷的线和一块银牌子了。”

        “银牌子,什么样的。”苏菲感兴趣的抬头。

        “就小小的,圆的,嗨,你一会去鉴定科要来看看就知道了。”秦明誉毫不在意。

        “哦。”苏菲点点头,“那吊着尸体的线呢?有什么特别的没?”

        “也没有吧。”秦明誉耸肩,“就是挺普通的钢丝,就是柔韧了一些,挺细的。”说着,从一边拿出装着从尸体上拆下来的丝线的袋子,递给苏菲。

        苏菲接过来,发现所有的钢丝都规律的卷曲着。

        “这些线是一开始就这么卷,还是拆下来才卷的?”

        “只要不使劲绷着,这线就卷曲了。”秦明誉指了指尸体解剖前的图片,“你看,我们还没拆,就是卷卷的。”

        苏菲点点头,拿出手机来翻拍了两张,随后拿着那袋卷曲的钢丝走出去了。

        等她研究一下这个丝线,再送到鉴定科去。

        苏菲带上手套,把钢丝顺着卷的方向捻了两下,感觉也没什么特别。

        随后她刚走到鉴定科,意外的发现奇亮竟然一脸认真的在那里翻看这次案子所收集到的东西。

        走过去,发现奇亮手里是一个银色的圆盘。

        “奇亮,这是?”

        奇亮抬头,看到苏菲过来,有些迟疑的点点头。

        “苏姐,我怀疑这个圆盘,有问题。”

        我端起一边的杯子想要喝口咖啡。

        端到嘴边才发现,咖啡已经变的温凉。

        拉开手边的抽屉准备重新冲一杯,却发现咖啡罐已经空空如也。

        “真是麻烦。”

        我皱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无奈的起身。

        如果这里没有了,那就只能去开水房找新的咖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