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三章 非同一个人

第七百零三章 非同一个人

        “这么理解也可以。”唐璇雨笑笑,“去吧,逃班可不太好。”

        唐璇雨离开了案发现场,留下苏菲一脸茫然的想着她的话。

        苏菲一旁无意识的看着我,才发觉自己或许真的跟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看什么。”

        我注意到苏菲的目光,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她,两人的眼神对在一起。

        苏菲沉默了一下,笑着把目光移开。

        “只是在想,以后队长的爱人会是什么样子,毕竟你这么帅,不是吗。”

        我挑眉,淡淡的扫了苏菲一眼。

        “在这种场合还能想这种有的没的,你才是真正的怪人。”

        “呵呵。”苏菲曲起食指顶在嘴唇上,无声的微笑。

        随后,我把自己手上的手套摘下来递给苏菲。

        “既然和你老师说够了,就来看看现场有没有什么问题,队员们已经把现场采集好了,没什么特别发现就他们把尸体抬走。”

        苏菲点点头,伸手结果我递过来的手套带上。

        手套里的余温微微发热,苏菲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摇摇头,有些嘲讽的想,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丢开脑子里无端的想法,苏菲认真的站到尸体旁边检查起来。

        死者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身上的尸斑指明死亡时间大概已经超过了十几个小时。

        苏菲仔细的检查着尸体的皮肤。

        除了切割的地方,只有脖子后面有一小块灰紫色的坏死皮肤。

        看痕迹,应该是受到了电击。

        死者身上没有衣物,所以除了身体上的痕迹,其他的也检查不出来什么。

        苏菲看看一边的矮树,思索着走过去。

        我站在一边,正和其他的队员交代什么,回头就看到苏菲已经攀上了矮树,跪坐在上面往下看。

        “你做什么。”

        我站在树下看着苏菲,感觉她像一只挂在钩子上的烤鸭。

        苏菲踢腾了两下悬空的腿,好不容易找到了往下走的落脚点,牢牢的抓着树枝低头看我。

        “我是想看看这次案发现场的整体,这个阵法,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同一个人作案。”

        我皱眉。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菲一只手搭在额头上看着地面,“我是说,这次的凶手,可能完全不了解这个阵法。”

        “之前那次,我就觉得这个阵法画的异常邪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所做,而这次的。”苏菲说着,从树上跳下来,把树下的我吓了一跳。

        我下意识要拉住苏菲,却被她轻巧的躲开,看着站在面前拍衣服上灰的苏菲,我有些不满的收回已经伸出去的手。

        苏菲毫不在意,继续跟着刚才的话说,“这次的感觉,粗制滥造,只是单纯的借用这个阵法罢了,凶手根本不在意这个法阵。”

        “所以,这又能代表什么。”

        “这代表,凶手画这个法阵的时候肯定很着急。”

        苏菲一边说着,一边把手套摘下来。

        “魏姐,你让队员们把这个公园围起来,挨个查垃圾桶。”

        “等等,为什么。”

        我皱眉。

        苏菲回头,伸手点点自己的脑袋。

        “因为这里,我感觉到了,凶器还在这附近。”

        果然,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警员找到了一根浸满血液的毛笔。

        “看。”苏菲有些得意的把装在塑胶袋里的毛笔亮给我,“这就是进展。”

        “有什么用吗。”

        我轻笑,“上面一看就没有指纹,根本查不到关于凶手的任何线索。”

        “怎么没有。”

        苏菲轻轻的一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一根写大字用的斗笔。”

        “笔锋是狼毫,而且这种笔是最好的湖笔,而这只虽然不是精品,但价格看起来也不便宜,而且从毛笔的磨损上来看,这笔用了一段时间了,并不是特意新买的。”

        苏菲说着,眼神转到我的脸上。

        “一般来说,如果不是爱书法的人,不会用这种笔,也没有人能特意去偷这种笔,所以,至少我们能推断出这次凶手的社会地位是什么样子。”

        “……”我低头思索。

        从一根小小的毛笔上能看出这些,看见苏菲并不是徒有其表。

        “你说的对,”我点点头,“所以还是等尸检出来再做推论吧。”

        “是的,现在只能等。”苏菲点点头。

        死者的身份调查任务又一次交给了魏月和她的队员。

        不过这次很好调查,这个孩子的身份极其简单。

        不过引人注目的是,这孩子也和t大有关系。

        “这孩子叫范肖雅,是t大一个老师的孩子。”

        魏月有些惋惜的看着手中的报告,“这孩子今年才四年级。”

        苏菲皱眉,“t大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些命案都和t大有关?我怎么觉得凶手所选取的受害人全是t大的。”

        “也有可能是凶手的交集范围只有t大周围。”一边的奇亮提出想法。

        “或者是这两次的凶手唯一的交集就是t大?队长不是说这两次的凶手不像同一个人嘛。”

        魏月耸肩,随后,她继续说自己查到的。

        “死者的母亲表示,死者在被发现死亡的一天前就失踪了,他们曾经到警局报案,可惜……”

        “这么久?”苏菲蹙眉,“这孩子身上没有其他外伤……对了,你们有没有问死者的同班同学,死者失踪的确切时间,以及她的同学有没有看到这女孩放学的时候有没有跟着什么特殊的人。”

        “问了,没用。”魏月叹气,“你也知道,小学放学的时候周边有多乱,根本就没人注意到死者当时是和谁走的。”

        “那就很奇怪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对坏人应该已经有警惕了,能让她毫无疑惑的跟着走的……”苏菲思索。

        “这是什么?”廉建接过来快速的浏览,内容大概写学生的隐私很重要,校门口的学生上下学不应该被监视,要求学校全面关闭各处监控。

        “这都是什么混账论断。”廉建不爽的关掉这篇新闻,“没有监控,怎么保证对方的安全?”

        “这新闻浏览量还很高。”苏菲惊讶的看着文章下的浏览记录,“看来是这种新闻向学校施加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