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无理取闹

第六百九十二章 无理取闹

        众人点头,等着秦明誉接着说。

        可是秦明誉却开始收拾东西了。

        “等一下。”苏菲举手,“这就没了?”

        “还要有什么。”秦明誉面无表情。

        “死者的身上,总会有凶手的线索吧。”苏菲不解的挠头,“指纹或者皮屑什么的。”

        一边的魏月也点头,确实是这样。

        “没有。”秦明誉面无表情,“一点线索都没有,尸体好像专门被处理过,没有指纹,指甲干净整洁,如果不是凶案,我都要怀疑这是入殓师处理过的尸体了。”

        众人沉默了一瞬,都感觉到了不妙。

        一开始大家的都在等,等尸检出来,最好的结果就是能查到被害人以外的线索,可以顺着找到犯罪嫌疑人。

        可是对方处理的很完美。

        “对了。”秦明誉突然笑了一下,“有一点忘了说,死者之所以血液一直流,是因为身体里加了药物,死者的真正死亡时间,应该是被发现的十个小时前,而从我的专业角度来看,处理好尸体再搬过来,然后画好法阵图,至少需要三个小时以上。”

        众人点头,心情都变得沉重。

        奇亮的心情更是沉重,无辜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再想想昨天晚上父亲对自己失望的眼神和无声的叹息,奇亮的心里五味陈杂。

        本以为这个案子很快就能有线索,可是偏偏在这样人流量大的环境下能做的毫无破绽。

        只能说对方是个高手,还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他在挑衅警方。

        奇亮头一次这么认真的考虑一个案子,认真的模样让一边的苏菲都惊了一下。

        “苏姐,我们就不能做些什么吗?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奇亮叹气,“早一天把凶手找到,早一天慰藉死者的在天之灵。”

        苏菲怪异的看了奇亮一眼,“你认真的?也好,你能有这种想法也是一种进步,既然你愿意跟着我,那我们就去帮帮廉建吧。”

        苏菲有些不怀好意的说着。

        她很好奇死者身下的法阵图,又直觉从这里和毒药来源能查出大线索,所以拉着奇亮,直奔廉建所在的图书馆。

        还没到大门,两个人就被大门口上一群哭哭啼啼的人拦住了。

        这帮人正是死者谢凌凌的家属。

        一旁新来的女警柳蜜轻声安抚,把手上的纸巾盒递过去,新开的纸抽瞬间没了一半。

        女人哭的很悲痛,看起来本来很健壮的身体竟然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奇亮知道,这是因为痛失女儿一夜白头。

        她身后除了一个年龄相仿的男人,其他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几个人围着那个女人,轻声的劝着。

        奇亮和苏菲的脸色都很不好,奇亮更多的是同情,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谁能懂,这位母亲哭泣的样子让他想起来了自己哥哥当初去世时,父亲在灵堂落泪的过去。

        这让他很感触,同是也很能理解这几个家属的痛苦。

        苏菲更多的是觉得憋得慌,她一早就知道死者家属要来配合办案,一开始是这群人主动提出来的,可是来了却说不出什么,光是哭。

        她看看自己的手表,已经哭了半个小时了,不是她冷血,是她觉得……对方没必要在警局浪费这个时间,早点说没准能早点破案。

        那边的女人已经哭成了泪人,柳蜜还在轻声安抚。

        苏菲有些不耐烦了。

        她走上前,耐着性子问。

        “谢妈妈,您女儿事发前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比如说,不安或者有什么与平时不同的举动。”

        “唉,我家就这一个女儿,我怎么舍得她离我去啊,你说怎么就我们家摊上这种事啊。”谢妈妈拍着大腿哭天喊地的抹眼泪,完全不回答苏菲的话。

        “是,我知道这种事很痛苦,可是你不配合我们工作,很有可能会错过重要的线索,这样凶手岂不是抓不到了。”

        苏菲皱眉,挥挥手让柳蜜离开,坐在谢妈妈身边的沙发上。

        “这个杀千刀的凶手,我诅咒他全家上下……”谢妈妈像是被苏菲的话刺激到,指天指地的咒骂起来。

        后面的几个男人都跟着符合。

        苏菲感觉自己要爆炸了,这个女人根本不听人说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您骂没有用,还不如赶紧配合我们把线索捋一捋。”

        苏菲的话没说完,对方就翻脸了。

        “你这小丫头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属就是无理取闹,你怎么当警察的,我们是被害人懂不懂。”

        那女人尖声叫骂着,后面的几个男人也不善的看过来,好像是准备时刻教训一下苏菲。

        苏菲闭嘴,沉默的运气。

        突然一把打掉那女人手上的纸巾盒。

        “要哭回家哭去,就知道叽叽歪歪在这蛮不讲理,你以为你眼泪流干了你女儿就回来了?到最后查案抓凶手的还不是我们,不想杀人凶手被抓到你就哭,等你哭爽了凶手也逍遥法外了,你他妈以为我们是神仙?看你哭哭啼啼一上午就能通灵抓住凶手,不想为你女儿报仇就早点滚蛋,别在这浪费我们的有限资源。”

        一口气说完,强大的气势吓得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安静了。

        之后苏菲潇洒的起身去拉已经呆滞的奇亮,故意大声说给众人听。

        “走,跟队长说咱们队不管这案子了,让总局管去,不过总局案子多,估计等这个案子被提起来也得半年后了吧。”

        “我投诉你!”后面的家属愤怒的指责,而那个一直哭的谢妈妈已经被苏菲一连串的话吓呆了。

        苏菲看着几人,得意的回头,“随便你怎么投诉,反正我不是编制内的,投诉没用。”

        那个谢妈妈瞬间就慌了,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不行啊,不能让女儿的案子拖到半年后。我一定要那个凶手血债血偿!”

        苏菲听了,笑了一下,回头,“诶,这就对了,你想破案,就好好配合我的工作,不许再哭。”

        苏菲刚说完,被家属齐齐瞪了一眼。

        “滚出去!”

        十分钟后。

        苏菲委屈的蹲在门口,面前站着散发冷气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