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死亡微笑

第六百九十一章 死亡微笑

        “不只是熟人。”苏菲摇头,“只要是生前遇到的人,都有可能,万一对方是临时认识的人呢?比如对方接着熟人的名字骗她。”

        “苏菲想的很对。”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突然出声吓众人一跳。

        苏菲拍着胸口喘气。

        “迟早有一天被队长吓死。”

        “你应该没这么胆小。”我凉凉的说。

        随后,他看向廉建。

        “你手上的任务查完了吗,就知道凑热闹。”

        廉建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投降的转身,“是,我回去继续工作。”

        “等等。”我严肃的叫住众人。

        “都给我回去休息。”

        “不行,得赶紧把线索查出来。”苏菲首当其冲的拒绝。

        “无所事事还充当厨师的人没资格说这种话。”我没有被苏菲反驳,反而把苏菲说的哑口无言。

        苏菲气哼哼,还不是因为我这个领导人给她安排的工作太鸡肋,她实在是没事可做。

        我看苏菲噘着嘴沉默了,得逞的笑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敛了笑容。

        “咳,你们一个个都在这耗着有什么用,案子固然紧急,但是也不能因为这种事就不睡不休息,都给我回去睡觉,明天继续查。”

        魏月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一点了。

        她打了个哈欠。

        “队长说的对,我选择回去睡觉。”

        众人也点头,纷纷要回去睡觉。

        苏菲瘪瘪嘴,但是也真的困了,所以老老实实穿好大衣下楼。

        刚到楼下,还没走出警署大院,就被一辆黑车挡住。

        我按下车窗,看着苏菲。

        “上来吧,我带你一程。”

        苏菲感受了一下十一月份的冷风,思考了不到一秒就决定对自己好点。

        顺理成章的坐到我的副驾驶位置上,系上安全带。

        “我以为你会拒绝。”我看着苏菲,嘴角微微上扬。

        “为什么要拒绝,有便宜不占猪头三。”苏菲抱着自己的小背包,随手掏出她那个神秘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车里这么黑,看得清?”我的声音很平静。

        “啧,队长你变了。”苏菲撑着下巴,侧头看着我。

        “是么。”我的内心紧绷了一下,难道苏菲感觉出自己对她的感情有些不一般了?

        “哪变了?”我故作镇定的问。

        苏菲不耐烦的低头写东西,随口敷衍,“以前没这么婆妈,现在一点都不酷,像个老太婆。”

        “……”我沉默了,因为除了沉默,我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苏菲很满意,对方终于不再没话找话了,安安静静的很舒服。

        等到了楼下,苏菲笑眯眯的和我告别,潇洒的扭头离开。

        车里的我却还在纠结苏菲口中“婆妈”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大家回到警局之后都各自忙碌着。

        廉建上图书馆查资料去了。

        苏菲被秦明誉叫到解剖室,还有齐亮。

        苏菲看到奇亮沉默的样子突然觉得他有些奇怪。

        她问奇亮,他苦笑道。

        “昨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好奇的询问了下关于这件案子的情况,很是叹气,怎么说呢,总觉得挺不忍心看他这样的。”

        “开窍了?”苏菲翘着嘴角看奇亮,心中感叹这人终于为自己的父亲着想了一把。

        这次在解剖室,苏菲又一次面对被切开的尸体,不过这次她冷静多了,至少可以平静的把目光盯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

        “很有进步。”秦明誉笑嘻嘻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术刀,“今天继续,你负责拍照。”

        昨天调查的主要是死者的特征和身体问题,今天要调查的,是死因。

        虽然死因很明显是毒杀,但是毒是什么毒,还要仔细调查一番才能有结果。

        苏菲看着秦明誉熟练的运用各种仪器,只能和奇亮一起站在旁边围观。

        最后不知道秦明誉录入了什么东西,又在各种试管和培养皿中倒腾了很久,才点点头。

        “很好,终于查出是什么毒了。”

        “是什么?”苏菲好奇。

        “先不说,等我尸检全部做完了,我们在会议上讨论。”秦明誉阴森森的笑了一下,开始着手缝合尸体。

        一个小时后,会议室。

        众人团团围坐在桌边,我朝秦明誉点点头。

        “那么,我们先从被害人的身体状况来说吧。”

        秦明誉抖抖手上的资料。“被害人谢凌凌,女,二十岁,身体健康状况差,应该长期熬夜,身体肌肉并没有紧缩过的痕迹,瞳孔扩散正常,除了是被毒杀外,一切仿佛正常死亡。”

        “谢凌凌的致命死因是毒药,这种毒药来源于一种名为藏红花色水芹的植物,这种植物国内没有,只有在撒丁岛有分布,这种岛上有一种著名的毒药,死亡微笑。”

        “死亡微笑?”我皱眉,“你是说死者面部的笑容。”

        “是的,我们叶大队长真是聪明呢。”秦明誉阴阳怪气的说着,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死者面部的肌肉痉挛就是由这个毒药产生,所以才会在死的时候露出微笑,这种毒素十分致命,只是摄入少量都会死人,不过这种东西境内没有,不知道凶手是怎么搞来的。”

        苏菲点点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听起来很可怕。

        “不过这个植物也可以美容,叶队长闲来无事可以涂在脸上试试。”秦明誉看着我,恶意满满的微笑。

        “不用了。”我冷冷的看着他,“说你的。”

        “真是无趣的男人。”秦明誉惋惜的看了苏菲一眼,看的苏菲直发毛。

        “好吧,我们来讲讲死者谢凌凌身上的多出伤口,之前我曾经初步诊断,死者的伤口应该是由柔韧的线类东西切割的,现在,我在伤口部位发现了超量的铁,硅,磷等,由此可以判断,凶器应该是金属丝一类的,而且很细。”

        “而且从这个含量和痕迹来推断,这个金属丝不算新,而且最奇怪的是,伤口上有死者自己的头皮屑,所以我怀疑,凶器原本就是死者身上所有的。”

        “最后。”

        秦明誉把屏幕上的图片放大,显示出死者脖子后面的印记。

        “这块椭圆形的印子,上面的字我检查了一下,应该是英文的‘天生为恶’,而项链的坠子,应该是麻花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