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似曾相识

第六百八十九章 似曾相识

        两人一路回到警局,众人已经开始着手收拾关于案子的东西。

        魏月负责调查死者身份,廉建带人去调监控了,秦明誉负责尸检。

        苏菲走到解剖室旁,听见解剖室里传出秦明誉诡异的笑声,吓得赶紧远离。

        “秦法医是不是有点毛病?”苏菲犹豫的看奇亮。

        她本来是被我指定去解剖室帮忙拍照的,可是还没进门就不敢进去了。

        奇亮也被丢过来负责打下手。

        奇亮干笑了两下,“其实我也觉得,秦法医可能有点小变态,他口袋里总是装着手术刀,眼镜还总像柯南一样反光。”

        “噫。”苏菲瞬间脑补出变态杀人狂的模样。

        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苏菲敲门。

        秦明誉开门看到是两人,笑眯眯的让两人进来。

        “嘶……”苏菲被解剖室的味道和冷气刺激的一哆嗦。

        “穿上手术服,带上口罩护目镜和手套。”秦明誉一边微笑一边让两人去武装自己。

        苏菲搬来矮梯,站在解剖床的旁边准备拍照。

        奇亮也准备好托盘,准备帮忙递工具。

        看着尸体的样子,苏菲皱眉。

        完整的死相和被解剖开来的感觉完全不同,苏菲举着相机的手都在微微哆嗦。

        虽然听起来很不争气,但是看着这血肉模糊的一团,苏菲当真觉得秦明誉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好。

        不过让她意外的,奇亮竟然完全没有反应,看着尸体的目光十分坦然。

        “奇亮已经被我训练出来了。”秦明誉似乎看出苏菲的好奇,骄傲的告诉她。

        奇亮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冷颤。

        回忆起自己之前被秦明誉拿着手术刀拎着肉块追的悲惨过去。

        苏菲看着奇亮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的训练,同情的看了他几眼。

        “你要不要也试试?”秦明誉手下不停,突然指着一块血肉模糊的地方,“这里,拍一张。”

        苏菲凑过去,咔嚓一下。

        她摇头,“我可不要特训,你太变态。”

        “怎么能叫变态呢。”秦明誉随后指挥奇亮,“去吧那边的试管拿来。”

        “提取胃液,我们得调查一下受害人生前吃了什么。”

        秦明誉一边解释,一边把胃液全部抽取出来,凑到苏菲面前。

        “你看,恶心吗。”

        苏菲脸色铁青,强忍着恶心没有后退。

        “嘁。”秦明誉觉得无趣,把试管插到一边。

        “这女孩应该不怎么运动,肌肉松弛,脂肪层也薄。”

        转眼,秦明誉的手套上就黄黄白白的一堆。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苏菲才像虚脱了一样从解剖室出来。

        扶着墙干呕了很久。

        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无声的嘲笑了一下,笑脸被苏菲看到,愤怒的朝我挥了挥拳头。

        等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苏菲感觉自己一点也不饿了。

        随手打开她拍的几张现场的照片,苏菲仔细的观察尸体底下的法阵图。

        很奇怪的图,有点像道家的阴阳八卦,又好像掺杂了西方的元素。

        苏菲在纸上把法阵图的样子大概画下来,想着上网应该能查到。

        可是每个搜索引擎都没有结果,类似的一大堆,但是看起来感觉都不一样。

        仔细看那个照片,苏菲意识到两个问题。

        第一,被害人的衣服去哪了。

        不过这个问题有些白痴,相信不是被扔了就是被凶手藏起来了。

        第二个,这个血的法阵是用什么画的?

        而且法阵图画的时候很清晰,但是他们去了没多久就被血盖住了。

        如果凶手特意想让众人看到这个阵法的话,为什么还要让血液覆盖。

        这不就是前功尽弃了吗。

        苏菲正想着,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一哆嗦,她今天哆嗦的次数太多了,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不好了。

        回头一看,拍自己的人竟然是唐璇雨。

        “老师?你怎么来了。”现在可已经晚上八点了,她总该照顾孩子的。

        “听说有案子,就赶紧过来了。”唐璇雨伸手点点苏菲的脑门,“你这丫头,有事也不通知我。”

        “那小轩呢?”苏菲摸摸自己的脑门,小轩是唐璇雨的儿子,还在上幼儿园。

        “他在姥姥家。”唐璇雨说完,查看苏菲手中的照片,“这就是这次的案子?”

        “对了,正好有些问题要问您。”苏菲想到刚刚自己的疑惑。

        “现场排查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衣服,你觉得衣服会在哪里?。”

        “如果是仇杀,那么衣物可能只是单纯的有线索,被丢掉了,如果是虐杀,那么不排除凶手故意将衣物拿走的嫌疑。”

        说着,唐璇雨拿起苏菲桌上的照片看了又看,神色有些凝重。

        “残忍又疯狂,尸体的摆布中却又透出懦弱,我更相信这个凶手的情况是第二种。也许是当做杀人的纪念珍藏,也许是让自我满足的道具……当然不排除更龌龊的可能。”

        唐璇雨的声音轻柔而平静,仿佛她看到的不是一具尸体,只是在简单的分析一道讨论题。

        苏菲沉默了一下。

        她很相信唐璇雨,所以唐璇雨所说的话,苏菲都会无条件相信。

        也许是被唐璇雨的态度所感染,苏菲的态度也平和了很多。

        “那老师您看这个图,死者身下的图案,您见过吗?”苏菲指着照片里的阵法图。

        唐璇雨皱眉看了很久,像是想说什么,又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没见过,但是看着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苏菲有些惊喜,没准这就是线索呢。

        “不……”唐璇雨又苦笑了一下摇头,“这种阵法图太多相似了,估计是记错了。”

        “哦。”苏菲有点失望。

        “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些别的想法。”唐璇雨看着苏菲小狗似的样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虽然仅供参考。”

        “你看这个阵法图,如果没看错,应该是用毛笔一类的东西画成的。”唐璇雨指指照片上的阵法图,“笔迹犹豫,但是从细节可以看出画的相当熟练,但是这份犹豫,并不是因为杀人后的恐惧和悔恨。”

        “阵法画的相当清晰,但是后期却任由血液将其污染,说明他虽然想留下所谓的挑衅讯息,但是也没有完全挑衅的信心,所以可以看出,对方对警方的调查,还是有一点畏惧的,而且我推测,凶手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是一个相当懦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