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毒杀

第六百八十八章 毒杀

        “警察同志,这里出什么事了?我天天走这里,今天不能走了,想问问。”

        “这就别问了,总之你们不能接近就是了。”

        奇亮虽然平时不太靠谱,但是在保密工作这一点上,还是很严肃的。

        那男人伸手扶了扶眼镜,笑着点点头。

        “能理解,能理解,不过血腥味可够重的,你身上也是。”

        说完,不等奇亮回答,他就绕过这里离开了。

        “……真是个怪人。”

        奇亮掸了掸自己的衣服,把袖子凑到鼻子前闻了又闻。

        “哪有血腥味啊?”

        案发现场,众人继续检查现场,鉴定科已经记录完现场情况离开,可以移动尸体了。

        秦明誉摘了手套站在一边,他准备休息一会,在不妨碍现场的情况下,随手点燃了一支烟。

        “我得说,我很佩服受害人。”秦明誉蹲在一颗树下,一点精英的样子都没有,就像个普通的糙汉子。

        “别说风凉话了。”苏菲有些不满的扫了秦明誉一眼,然后认真的看我检查尸体。

        “小丫头什么都不懂。”秦明誉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喷出一口烟,“我是说,死者不是死于我之前说的那些关节切割,而是中毒死的。”

        “没错。”我点头,手指抚上被害人脖颈处的尸斑。“是毒杀。”

        “真是可怕。”苏菲感觉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之前的伤口已经是非人的残忍,之后竟然还灌毒药,难不成受害人对凶手有杀父之仇?

        苏菲被自己的脑补吓得猛的哆嗦了一下。

        我看苏菲无端抽搐,不解的问她,“你哆嗦什么?”

        “没。”苏菲甩甩头,把脑子里那些没用的甩出去,随后俯身看尸体。

        “那她脸上的笑是怎么回事啊?受到这种折磨,是怎么笑成这样的。”

        “我不是说了,因为毒药嘛。”秦明誉很没形象的盘腿坐在地上,“虽然我现在不能确定死者中了什么毒,但是她面部会呈这种模样,肯定和毒药脱不了干系。”

        “可是有什么毒药会让人微笑呢。”苏菲不明白,这世上真的有能让人笑的毒药吗?

        她在那边瞎琢磨着,我却已经发现尸体上的问题。

        “尸体脖子上有痕迹,好像是长期带项链?”我轻轻抬起死者的脖子,指着死者的脖子后面让苏菲看。

        苏菲凑过去,也从我那个方向看过去。

        “诶?好像是有个印子,椭圆的?”

        苏菲不解,“我可很少见到这么蠢的椭圆形项链坠,一般女孩子都不会带吧,太傻了,狗牌似的。”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起身,而是更努力的想要看清印子的痕迹。

        随着角度的变化,苏菲整个人都无意识的贴在了我的身上,两人的位置远远看去,好像一前一后的抱在一起。

        秦明誉无语的瞄了一眼,用力的咳嗽了两声。

        这两个人也悠着点吧,还有那么多队员在呢。

        两人充耳不闻,都没察觉到不对劲,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说不定真是狗牌。”我觉得这个思路有意思。

        狗牌并不是指狗带的牌子,而是指有编号的牌子,用链子穿起来,也可以表明身份。

        “算了吧,一个一看就跟柔弱的女人,又不是什么突击队队员,带什么狗牌。”

        苏菲推翻了这个猜想,回头才发现我的脸近在咫尺。

        秦明誉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他在猜,这两人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他们之间有些暧昧。

        魏月凑过来,“看什么呢,你这检查完了?”

        “你看这个你侬我侬的样子,我怎么敢插嘴。”秦明誉指了指那边,引得魏月也倒吸了一口气。

        这两个人到底什么情况。

        魏月糊涂了。

        每当她以为这两人有一腿的时候,这两人就变得异常正常,可是等她觉得两人是普通同事的时候,又来这么一出?

        苏菲感受到我凑在背后,咫尺之遥的热度,感觉自己的脸也跟着升温。

        苏菲皱眉,她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凑过来她会觉得热?

        肯定是因为异性相吸,多巴胺的作用吧。

        苏菲是如此的理性,简直是榆木疙瘩。

        我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等我发现两人的姿势有些不太正常时,苏菲的头顶都碰到了我的下巴。

        怕苏菲感觉到异样,我赶紧后退了一步站起来。

        “怎么了?”苏菲一脸茫然。

        “应该没什么线索了。”我努力保持脸上的冷淡,冷静的站在一边认真的说。

        “哦。”苏菲没什么想法,除了觉得我闪开以后凉快了不少,也觉得自在了一些。

        众人蹲在远处,齐齐失望的叹气。

        还以为两人能开窍呢,没想到还是这么遥远。

        不过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场合,被害人的尸体还明晃晃的摆着呢。

        现场检查的差不多了,廉建干脆叫人把尸体收拾好送去警局法医室。

        “还以为有好戏看呢。”秦明誉阴森森的笑了一下。“算了,有工作也好。”

        苏菲跟着大家往回走,路上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一直到半路,她才惨叫出声。

        “啊,我买的菜丢在公园了!”

        “唉,好端端的出这种事。”苏菲沮丧的坐在我的副驾驶,看着前面,“可是我心里有不太好的预感。”

        “怎么?”

        “这案子可能没我们想的这么简单,我觉得,凶手不会就此停手。”

        苏菲吞吞吐吐的说着,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也不能确定。

        “又是第六感?”我无奈的看她,“还是少依赖自己的直觉吧,肯定会出问题的。”

        “可是我从来没出过错。”

        苏菲在这一点上绝不让步,“我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

        “……”可是以前不出错不代表以后不出错。

        我这样想,却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觉得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浪费感情没必要。

        可能是因为争执,车里的气氛沉闷了一点。

        苏菲动手打开车里的音乐。

        看了一圈,发现我车里的音乐只有法语歌。

        “这么高大上?”苏菲调侃。

        “只是喜欢法语歌的味道。”暧昧而缠绵,和叶队长的表象一点都不符。

        苏菲望天,反差萌什么的,没想象中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