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无名女尸

第六百八十七章 无名女尸

        苏菲安抚完两人,也被这恐怖的死相吓的不轻。

        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袖子,声音颤抖。

        “队长,她,她怎么还在笑啊。”

        我这才注意到,那女孩的脸上,浮现出一副诡异的笑脸。

        “立刻给廉建他们打电话,今天要加班了。”

        月季公园,无名女尸。

        这个消息让众人都惊呆了,很快众人就全部赶到。

        “开始查案。”

        大家接到通知都急匆匆的向这边赶来。

        “你看你这个人。”廉建无奈,“总不能让死者就这样吧,等老李他们忙完了,我给她盖着点。”

        “副队真细心。”苏菲有点感动的夸了一句。

        我脸有点黑,这算什么细心,这叫画蛇添足好不好。

        李叔带着魏月丁闻他们拿着工具和相机保护现场,并把所有细节都拍摄下来。

        苏菲叫来奇亮,两人一起安抚受到惊吓的目击者,并让人把他们带回警局等待询问。

        秦明誉刚把手中的排骨放下,就被这边叫来。

        等他一路小跑着过来,看到死者这样子也被惊的只嘬牙花。

        “啧啧啧,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

        秦明誉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鞋套,手套,还有发套等,穿上干净的防护衣,走进被血迹沾染的地方。

        我已经全副武装的蹲在被害人身边了,苏菲也站在旁边,一脸不忍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有什么想法没。”秦明誉问了一句,随后皱眉看死者的面容。

        “血液还没凝固,从我们发现开始,就一直在蔓延。”我带着口罩,伸手指死者的脖颈处,“有勒痕。”

        一开始还能看到死者身下精美巨大的法阵图,但是现在因为血液蔓延的缘故,法阵已经模糊不清,幸好当时我及时拍了两张,不然就坏了。

        秦明誉看着死者扭曲的形态,和关节处涓涓外流的血液,摇头。

        “不对,这血里加了东西了,不然尸体怎么可能流血这么多,这么久。”

        随后,他查看了死者出血的地方。

        苏菲在一边提醒他,“我看了一下,出血的地方都是关节,好像每个关节都错位了……不过不像是刀砍的。”

        “嗯。”工作时候的秦明誉变得有些沉默,他专注的观察着死者的伤口,时不时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些道具进行帮助。

        我没有打扰他,而是和苏菲交流起来。

        “你看着尸体,有什么想法。”

        “想法?”

        “知道基本演绎法吧,福尔摩斯那个。”

        我朝苏菲点头,随后指了指地上光溜溜的尸体,“你说一说。”

        苏菲有点不自信,因为她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现场的命案。

        之前她虽然曾帮助破案,但也都是靠照片或者资料直接锁定凶手的。

        她低头去看死者,却总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残忍的死相和大面积的血液一直在冲击她的神经,这种刺激和看照片是完全不同的。

        我看她沉默,有些失望。

        “是我急躁了,你不是专业的,估计也看不出什么。”

        “不是这样的!”苏菲气愤的抬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突然变大的声音吓了我和周围众人一跳。

        “我能办到,我只是,不忍心看到这孩子的死状。”

        她的声音一点点变小,随后消失。

        苏菲不管我的反应,索性蹲下身来,伸手去摸了摸死者散落的头发。

        “头发有点湿。”她有些犹豫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橡胶手套。

        我并没有计较她之前的行为,而是点点头。

        “很好,还有什么。继续说。”

        “呃,身上好像很干净。”苏菲皱眉,伸手摸了一下被害者的皮肤,“凶手应该是她的熟人,身上没有挣扎的痕迹。”

        “嗯。”我点点头,微笑着表示让苏菲继续。

        “噗……”

        苏菲还没说下一句话,秦明誉就忍不住笑出声。

        “你中邪了?”苏菲惊恐的看着秦明誉,这家伙对着尸体也能笑出来,怕不是疯了吧。

        “我说。”秦明誉笑着看两人,“你们是在玩幼稚园的侦探游戏吗?老师引导学生做逻辑推理?”

        明白对方是在嘲讽自己,苏菲的脸瞬间变红。

        我则是冷冷的瞪了秦明誉一眼,周身的气场又瞬间降温,“既然你这么多嘴多舌,那就说说你看出了什么吧。”

        “切。”秦明誉不屑的笑了一下,“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专业的。”

        “这个凶手是个变态。”秦明誉先总结了一下,随后微笑看两人,“你们知道被害人身上的伤痕,是生前造成的吗。”

        “什么意思?”苏菲一惊,感觉自己的关节都开始隐隐作痛。

        “我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道具,可能是柔韧的线之类的。”秦明誉幽幽的叹气,“是活体切割啊,这孩子的关节是活着的时候被一个个切开的。”

        “真是畜生。”我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关节大大小小几十处,一个个被活体切开,这绝对是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

        “一般这种情况,就是疼,对方也疼死了。”秦明誉的语气变得沉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死者不仅没死,好像连挣扎都没有,因为疼痛造成的肌肉痉挛更没有,早知道这种东西,就算对方嗑药也照样会产生。”

        苏菲手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关节,她真的不敢想象那种活着被切割开皮肤,肌肉,关节的痛楚。

        “你刚才看了她的口腔吧。”我低头看苏菲。

        “可是口腔完好,别说磨损了,连蛀牙也没有。”

        苏菲也不明白,如果被害人忍疼咬牙,那么牙齿不会这么……

        “那是烤瓷牙。”秦明誉看了一眼被害人的口腔内部。“不是种的牙,后期贴的瓷片。”

        “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可能把死者牙齿的异样掩盖了?”我明白秦明誉的意思。

        然而秦明誉却翻了个白眼,“别瞎猜啊,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一个身穿运动服,长相不起眼的年轻男人凑过来,靠的离警戒线有些近。

        “这位先生,这里不能进入。”

        奇亮走过来,有些不满的看着那个年轻的男人。

        男人长得儒雅随和,看起来彬彬有礼,样子就像个普通的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