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探病

第六百七十五章 探病

        秦明誉好心情的没有计较,而是微笑着看大家,“你们说什么呢。”

        不过由于他的微笑实在是太可怕,众人只疯狂的摇头。

        我出来,看到秦明誉皮笑肉不笑的站在那里,皱眉叫他。

        “秦明誉,你干嘛呢。”

        秦明誉听到我的声音,优雅的转身,把揣在白大褂口袋里的资料拿出来。

        “之前那起交通案的法医鉴定出来了。”

        “知道了。”

        众人暗自点头,这简直是神仙打架,两人的气场不相上下啊,唯一不同的是,我是在活人身上练出来的,秦明誉是在死人身上练出来的。

        “苏菲还没回来上班?”我问众人。

        “没有。”“苏菲是谁。”

        秦明誉好奇,因为这次案子并没有用到法医的地方,所以秦明誉还没见过苏菲。

        当然他对苏菲不感兴趣,他只觉得能让我脸这么黑,这个苏菲肯定很好玩。

        我没搭理秦明誉,沉默的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他身上的冷气又降了两度。

        这个死丫头,这都多少天了,别是病死在家里了吧。

        我这么想着,竟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去看看她还活着没有。

        反正我是队长,关心队员是应该的,我这样安慰自己,所以有这个想法是正常的。

        思索了一会儿,我暗自决定,今天下班后去看看苏菲。

        另一边,秦明誉目送着我这个移动冰柜离开,转头看廉建。

        “苏菲谁啊?叶队长好像对她态度很特别啊。”

        “这个嘛。”廉建和众人对视,随后笑的暧昧,“她可是队长心中很特别的女人哦。”

        其实说的没有毛病,唯一能和队长互怼的人,苏菲确实特别,不过这话在秦明誉耳朵里,就别有一番风味。

        他有些惊奇的想,是什么神仙美女能让我那种木头心动?他得去参观一下。

        “我想看看这个苏菲,不过她现在生病呢吧?”

        “是啊,病了好多天没来了。”魏月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

        “诶?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她啊,苏菲病了这么多天,按理来说早该好了,会不会是有点严重啊。”

        “对,我也想去看看苏姐。”奇亮站起来。

        “那你们带我一起,我们去探病吧?”秦明誉微笑看着大家,把大家都吓得一哆嗦。

        好吧,他笑起来是真恐怖。

        不过这么多人去不太方便,于是众人推选了两个代表,魏月和奇亮,顺便再带着前去参观神仙人物的秦明誉。

        秦明誉抖抖自己的白大褂,“虽然是法医,但我治病也是没问题的,有我跟着去,还能给苏菲看看病。”

        众人沉默。

        法医给看病什么的,听着无比的膈应。

        众人决定了,就打算在下班后一起去。

        我坐在办公桌后打了个喷嚏,心中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下班后,我开车过去,而另外三人先去礼品店买东西了。

        苏菲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

        敲的不是很急促,但是一直不停,麻烦死。

        苏菲伸手拉起被子裹住头,企图把这烦人的敲门声隔在外面。

        肯定是推销或者收煤气费的,等一会就走了。

        不过并没有,门外依然坚持不懈的敲。

        苏菲忍受不了这魔音灌耳,愤怒的甩开被子,踩着拖鞋冲过去。

        “哪个不长眼的瞎敲姑奶奶的门!”

        我也已经敲烦了,抬着手惯性的在门上敲着,猝不及防苏菲一开门,我的手没收住,一下敲在了苏菲额头上。

        “啊……”苏菲捂着额头,愤怒的看向一脸尴尬的我,随后她愣了,然后有些尴尬的动了动自己穿着的小兔拖鞋。

        当然,苏菲脸色发红不是因为害羞,是因为尴尬和生病。

        “咳咳,咳咳咳。”苏菲沉默了一会,突然不太舒服,捂着嘴一连串的咳嗽。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看病人的,不是来怄气的。

        “你病怎么样了。”

        硬邦邦的一句话,没有任何感情,好像念课文一样生硬。

        苏菲捂着嘴缓了很久,才松快一点,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我。

        “叶大队长,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想来气死我。”

        我有点尴尬的摸摸脸,我也没想到气氛会这么诡异,来之前,我明明在心里想了很多该说的话,可是现场发挥起来,就变得很奇怪。

        可是我又不爱说话,所以也没有解释。

        随后说出的话更加歧义。

        “你很久没去上班了。”

        所以我担心你有事,过来看看你的病情有没有好一点。

        可是苏菲不这么理解,以为我是在指责她休息的时间太长,当时就气的眼前发黑。

        我病的这么严重你看不到?你还指责我不去上班,你想让我拼命吗!

        可是苏菲说不出话来,因为她一生气,咳嗽的更严重了,直咳的满脸通红。

        随着咳嗽带来的干呕,苏菲扑进卫生间,跪在地上扒着马桶呕起来。

        我被她惊呆了。

        我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手足无措的在茶几上找了一下,拿起水杯从一边的饮水机接了温水,递到正闭眼缓神的苏菲手中。

        “喝点水。”

        苏菲接过水来,先漱口后喝水,喘了一会才缓过来。

        无力的让我把自己扶出去,我却怎么也不让她再去客厅了。

        “去床上躺着,客厅冷,你肯定会咳嗽的严重。”

        苏菲也没有反对,让我把自己扶回去躺下了。

        重新抱住暖宝宝,苏菲有气无力的看着我。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探病。”

        我说的自己都不信。

        苏菲无语的沉默了一会,无奈道,“你真厉害。”

        她头一次见到,来看病号不仅不带东西,还把病号气的不行的探病人。

        难不成叶大队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不过我不知道苏菲在想什么,所以他很坦然的站在一边,面色如常。

        不过总这么沉默也挺奇怪的,所以苏菲开始没话找话说。

        “总之,谢谢你今天来看我。”

        “嗯。”

        我点点头。

        随后气氛又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中。

        苏菲躺在床上,无力的看着天花板,手无意识的在床单上疯狂画圈圈。

        她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自觉,反而把视线钉在苏菲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