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感冒发烧

第六百七十四章 感冒发烧

        唐璇雨伸手摸摸苏菲的发顶,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好在应激障碍的治疗方法并不复杂,有唐璇雨在旁做心理干预,再加上苏菲对唐璇雨的无条件信任,所以很快,苏菲就恢复了正常。

        “现在我好多了。”

        苏菲微笑了一下,眉眼弯弯的。

        只要拜托了这种情绪所带来的绝望,她的身体也轻松了不少。

        “你能感觉到这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唐璇雨微微皱眉,温柔的拉着苏菲的手。

        她的手指柔软微凉,让苏菲感觉十分心安。

        “大概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吧。”

        苏菲疲惫的摸摸自己的额头,上面全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从昨天她看到何毕新和刘欣欣死后,她就已经开始不对劲了,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只觉得从那时开始自己的思维就变得反常。

        “情况还可以控制。”唐璇雨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这种掌握全局的感觉,让苏菲瞬间安心。

        唐璇雨看着表情变得轻松的苏菲,微微的笑了一下,声音柔和的安慰她。

        苏菲看着照顾自己的老师,心中对她的敬佩也越来越大。

        从第一面起,她就总觉得唐璇雨不像个普通人。

        空灵的声音,时而温柔又时而凌厉的气质,充满自信的微笑,还有随时都能立刻抚慰她的能力。

        看着唐璇雨完美的脸颊和精致的五官,苏菲总会发呆的看到出神。

        有信任的人在身旁,苏菲一夜好梦。

        不过好梦不代表就全是好事,因为昨天折腾了一通,苏菲成功病倒了。

        刑侦大队——

        我感觉自己的火气已经冲到了头顶。

        这个案子的后续太麻烦,我从来都没有处理过如此麻烦的案子。

        何毕新和刘欣欣的死,被上头的人算到了自己头上。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然而他二叔叶上司还在一边说风凉话。

        “该,谁让你不早点赶过去,我记得那个新来的,叫苏菲的女孩不是说刘家村会出事嘛,你不听,现在这个样子了自然是你负责。”

        “可是当时那个情况……唉!”我知道说这些根本没用,我愤愤的捶了一下桌子,狠狠地喝了一口咖啡。

        “对了,那个苏菲呢?总局那边说了,让你多照顾她点。”

        “啧,她是哪来的关系户?上头这么重视她。”

        我反感的看了叶上司一眼,不知道自己的二叔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滑了。

        “你小子不懂。”叶上司笑的有些高深莫测,“她可是很重要的。”

        说完,叶上司挥挥手走了,留下我自己对着案子的卷宗叹气。

        何毕友这边还好,除了拐卖人口,估计还会判个过失杀人,估计就算不是无期也得有几十年。

        麻烦的还是老猫那边。

        按理来说,老猫不算这个案子的,他是独立于案子,中间被牵扯进来的,可是老猫背后的团队太大,而他又像是组织里“传教士”一般的存在,不知道散落在外面的同伙还有多少。

        奈何老猫这个人就是不肯开口,他们又不能用什么硬手段……

        我一边烦这边的事,一边又想到昨天苏菲当众向自己挑衅的事,心里更不舒服。

        这个苏菲,平时就吊儿郎当的,我也不说什么,可是这次她也太莫名其妙了,突然发火就算了,竟然还敢当众翘了总结会。

        我越想越气,起身开门,准备找大办公室里的苏菲谈谈。

        不过怎么也找不到她。

        “苏菲呢。”我脸色不善的看着苏菲位置旁边的奇亮。

        奇亮被我瞪的一哆嗦。

        “苏姐她请假了。”

        “她请假?她请的哪门子假,我这没她的假条。”我的脸更黑了。

        一边魏月托着下巴,“她直接找叶领导请假的,好像是发烧的很厉害,所以没办法来。”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重感冒,嗓子发炎。”

        神出鬼没的李叔突然出现,插嘴了一句。

        “不是,是肺炎,听说咳的很厉害。”廉建在一边补充。

        我看着他们,面若冰霜。

        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听说,更不知道苏菲病的这么重。

        这个死丫头,怎么所有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反正就是很气。

        果然苏菲这丫头就是故意躲着自己,所以才不让自己知道她生病的消息。

        苏菲生病是在唐璇雨来的第二天,唐教授本来打算要照顾她的,却被苏菲强行拒绝了,因为她知道唐教授不仅工作很忙,而且还有一个读幼儿园的儿子要接送。

        ……

        然后她就病的更重了。

        一连三天,每天都躺在被窝里,脸热乎乎红彤彤的,发烧搞得迷迷糊糊的苏菲,时不时会突然醒来,撑着给自己煮碗面条,吃了继续睡。

        她没有选择看医生。

        因为她觉得生病都是正常的,吃点药扛一扛,很快就好了。

        可是她忘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生病过了,所以这次一生病,情况就像泰坦尼克撞了冰山,简直是铺天盖地的被淹没。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苏菲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心安理得的睡着。

        然而警局里,众人的气氛已经快凝固了。

        因为我不爽。

        我不爽的时候,我周身的气场就会变得非常可怕,即使面无表情,众人也忍不住瑟瑟发抖。

        于是众人开始怀念苏菲在的日子。

        “老大为什么这么生气啊。”许海也被警局的气氛冻的发僵,连碰电脑的心情都没了。

        “我们哪知道,老大多久没这么不爽过了,我都快忘了队长发脾气的样子了。”

        魏月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浑身一个激灵。

        “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法医秦明誉飘飘忽忽的飘进来,在众人背后突然出声。

        “妈呀你吓死我们了。”众人被他阴森森的样子吓的只捂心脏,看到他手中随时把玩的手术刀时,众人又是齐齐的呼吸一窒。

        秦明誉,北川市警局分局的王牌法医,不过因为过于阴森加上行踪不定,再配上像柯南一样反光的金丝眼镜,所以众人总会把他臆想成拿着手术刀的变态杀人狂。

        “呵,呵呵,是秦法医啊……”奇亮干笑了两下,不动声色的离秦明誉远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