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犯病

第六百七十三章 犯病

        “魏姐,我怎么觉得,苏姐看队长的眼神比第一次见面更有敌意。”奇亮和一边的魏月悄悄的咬耳朵。

        “没错,我也觉得,感觉今天小苏像个刺猬,很不爽的样子。”魏月点头。

        我对上苏菲冷漠的眼神,心中不大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个态度,但是介于之前两人已经和解过,所以我并没有当场发火。

        “这个案子很重大,我希望苏菲你可以重视一些。”

        “呵呵。”

        苏菲嗤笑,早干嘛去了,要不是她非要去刘家村,估计这案子破不了这么快,现在又说她不重视。

        “打官腔谁不会啊,我可没您这么高的思想觉悟。”

        我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说话,心中的火“腾”就起来了。

        三个涉案人员死了两个,而且还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死的,这种重大的失误已经让我无比光火了,苏菲还一直提起,不仅提起,苏菲还一直在挑战我的威严。

        不能忍。

        我脸瞬间黑下来,看着苏菲的眼神也变得不再和气。

        “你来不来随你,别以为心情不好就可以乱说话,再说一句,我可以告你诽谤。”

        “来啊,说的好像我怕你似的。”

        苏菲像是故意要和我杠到底了,她一拍桌子站起来,故意站在我的面前。

        众人一看,这下再不拦着要打起来了,赶紧冲过来,往后拦的,和稀泥说好话的,一通忙活下来,才制止了两人之间的战争。

        “苏菲,别整天跟吃了枪药似的,谁都不欠你什么。”我甩下这句话,愤怒的转身走了。

        苏菲猛一拍桌子,又站起来,“说什么呢,我就是讨厌你这个闷骚的,唔!”

        苏菲说到一半,被魏月赶紧捂住嘴。

        “嘘,你不要命了,瞎说什么大实话。”

        “别拦着我。”苏菲甩开众人,“我讨厌死他了,伪君子,整天装一副圣人模样,我还以为他真是圣人呢,搞了半天就是个大尾巴狼,没有感情的人形牲畜。”

        “苏姐你干嘛啊。”奇亮也慌了。

        “虽然队长平时是冷了点,你也不至于这么骂他吧?”

        “哼。”苏菲愤愤的拿起座位上的背包,把一边的风衣抱在怀里。

        “那个会,谁愿意开谁开,老子不奉陪了。”

        说完,她就一人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众人想拦,但是又被苏菲一眼瞪了回来。

        奇亮趴在窗台边,看着楼下的苏菲大摇大摆的往外走,走到警局大门还回头比了个中指。

        “不是,这为什么啊。”

        我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困惑的回头看众人,大家也是一脸茫然,这事谁知道呢。

        苏菲抱着自己风衣愤愤的往回走,在公交站坐上车。

        车上空荡荡的,因为是工作时间,所以乘客也只有两三个老头老太太。

        苏菲径直走到最后一排,把包丢到旁边的座位上,把手中的风衣卷吧卷吧,搞成一个球型抱在怀里。

        她眨巴着眼睛,沉默的看着窗外。

        喧闹远去,悲从中来。

        苏菲坐在最后一排,随着公交车时不时的急刹一仰一扑的。

        她把脸埋在自己的风衣里,沉默了一路。

        等下车时,风衣上多了两块深色的泪迹。

        回到家里,苏菲蹬掉脚上的鞋子,扑在自己柔软的床上。

        “好累。”她这么想。

        她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把双手举在面前。

        阳光透过指缝撒下来,很好看。

        可是她的手却在颤抖。

        为什么呢。

        她的手上,似乎还残留着血液流过去的触感,还有些血液一点点变冷,干涸的紧绷。

        真难受啊。

        她放下双手,看着天花板。

        她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她感受到了,双手下,一个生命的流逝。

        他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可是大家却那样的,轻描淡写的,聊天一样的讨论着他的死去。

        多恐怖啊。

        苏菲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眼泪顺着她的指缝外溢,感觉像极了血液的涌流。

        两个人,在她面前死去了。

        她那么用力的想要挽留,却只能呆呆的看着。

        好痛苦。

        苏菲好像又回到了儿时的阴影中。

        看着自己所爱的对方死去,亲眼看着对方的生命一点点流逝。

        苏菲坐起来,痛苦的用手揪着自己的头发。

        我是个没用的人,我真是个废物。

        她这样想着,呆呆的抱着膝盖,看着前面的地板。

        她坐着,坐了很久都没有动,一直坐到太阳下山,月亮下山。

        一开始是不想动,后来是懒得动。

        “去死好了。”

        以前无数次出现的想法又一次席卷了苏菲的脑海。

        她盯着一边桌上的原子笔,手不自觉的伸过去。

        “我这样的废物,又为什么要活着呢。”

        苏菲这样想,最后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唐教授的电话。

        “老师……”

        苏菲颤抖着说,对面立马回应道。

        “你先把药吃了,我马山就过去。”

        这个苏菲口中的唐教授就是唐璇雨,北川大学担任心理系的副教授,同是也是苏菲的老师,她是一位非常神秘又有能力的女性。

        因为经历过一些事情,苏菲曾患严重的急性应激障碍和有严重的自杀倾向。

        多亏了唐璇雨把她治好,后来苏菲也就一直跟在唐璇雨身边。

        虽然这个病已经很久没有病发了,但是如今苏菲再一次受到刺激,所以又有了不好的苗头。

        苏菲挂掉电话,从床头柜里翻出一小瓶镇定剂,连水也没喝直接干咽了下去。

        随后,她把手中的药瓶丢到一边,整个人趴下,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唐璇雨一路赶过来,用苏菲给她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就看到卧室里蜷缩的苏菲。

        “苏菲,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唐璇雨眉头紧皱,俯身扶着苏菲的肩膀。

        苏菲摇摇头,伸手扶住自己发疼的脑袋,因为心跳过快,她的脸色已经开始涨红。

        唐璇雨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懊恼的叹气。

        “没想到你的反应会这么大,我不该给你安排这份工作。”

        “不。”苏菲艰难的摇头,伸手抓住唐璇雨的袖子,有些依偎的靠过去。

        “老师没有错,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我必须克服这份心理障碍。”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