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剑走偏锋

第六百七十二章 剑走偏锋

        苏菲看着蹲在刘欣欣尸体旁边叹气的我,内心不停地谴责自己。

        自己根本就没有用。

        而事实真相但是怎样呢。

        “咳咳,这个就让我来讲吧。”奇亮坐在办公桌上,脚翘在椅子上,手上一把五颜六色的小扇子晃来晃去。

        除了苏菲和我,其他人都饶有兴致的凑过来。

        “我把这次的案情简单的梳理了一下,唉,呜呼哀哉,原来最大的问题,就出在众人对自我的不正视,以及对责任的无视。”

        刘欣欣本来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

        可惜随着何毕新的暴躁症越来越严重,刘欣欣受伤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何毕新本就在外奔波,两人聚少离多,可是每次相聚,一言不合何毕新就会发病。

        最严重的一次,刘欣欣被打的头破血流,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刘欣欣对何毕新的爱,也随着一次次的哭泣中消失殆尽。

        邻居都知道这家的情况,但是也都碍于面子问题,不予理会,大家秉着不去管别人事情的原则,都装作看不到这个情况。

        所以每次何毕新回家,家里必定鸡飞狗跳的,孩子哭,大人也哭。

        何毕友作为何毕新的弟弟,和夫妻俩住在一起。

        因为没有分家,所以何毕友每次都要直面两人的矛盾。

        每次何毕新离开家出去打工,何毕友就去安慰刘欣欣,因为和何毕新不同,何毕友性情温和,懂得照顾别人,再加上朝夕相处,所以两人一来二去的,关系就微妙了起来。

        刘欣欣是爱何毕新的。

        但是每次看到他张牙舞爪的样子,心中便直剩下了怨气和麻木。

        偏偏每次她受伤后,都是何毕友在以后安慰,为她疗伤,所以面对着何毕友的时候,刘欣欣难免动心。

        终于,在又一次何毕新离家以后,两人捅破了窗户纸。

        这层关系一旦坦白,两人就再也不能克制。

        两人带着对何毕新的愧疚,还有对这种不伦关系的恐惧,更加沉溺于虚假的甜蜜中。

        除了何毕新回来的那几天,其他时候两人相处都宛如普通夫妻。

        可是这终究不是事。

        担惊受怕了很久后,刘欣欣再也受不了这种环境了。

        她产生了离开何毕新的念头。

        两人一拍即合,何毕友想要立刻实施,但是却被刘欣欣阻止。

        因为她一定要带上小宝。

        “如果我们走了,小宝一个人肯定会被他打死的。”

        刘欣欣眼中含泪的劝说何毕友。

        而何毕友也只能同意。

        一开始,刘欣欣想到了离婚。

        可是她只是开玩笑的向何毕新提了一句,就激的对方瞬间爆炸,甚至又发生了家暴。

        离婚这条路是行不通了,且不说何毕新会不会签字,就是小宝,八成也会判给何毕新。

        两人只能剑走偏锋。

        刘欣欣想要离开很简单,左不过留个字条,躲的远远的就是了。

        可是小宝不一样,如果她带上小宝,那成功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两人想到了造假。

        首先制作出小宝被拐卖的假象,毕竟这个年头,被拐卖的孩子没几个能找回来的。

        所以两人很快就敲定了这个计划,何毕友也开始着手联系老猫。

        老猫是何毕友多年的好友,何毕友一直知道老猫在做什么勾当,但是他并没有对老猫发表过什么意见,在他有难的时候还常常出手帮忙。

        所以对于这次的计划,老猫也立刻答应了,毕竟这种事对他这个“专业人士”来讲,不过是顺手的事罢了。

        接下来,就是903案发当天的事了。

        由刘欣欣伪造成卖主,联系买主夫妇。

        在烧烤店里,将孩子交给对方的同时让他消失。

        本来这也算一种仙人跳。

        因为买孩子是犯法的,所以他们心中料定这对夫妇不敢报警。

        可是没想到,这两人偏偏没这个意识,当场就报警了。

        警察来的同时,刘欣欣就慌了。

        在之后的调查中,她也不停地露出马脚。

        那时候,老猫已经带着孩子离开北川市,让手下在监控上做手脚,掩盖着何毕友的行踪,把孩子交给了何毕友。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nc市总也抓不到人。

        当然这之中少不了内奸吴余江的功劳。

        老猫被抓后,他也守义气,不肯把何毕友的事说出来。

        可是意外就出在他们回去的时候了。

        何毕新当时之所以辞职,不仅仅是为了看医生,他同时也察觉到了家里的不对劲,在警局接受问询的时候,更加坚定了他心里的想法。

        所以他看到两人,第一反应就是质问两人为什么要背叛他,并扬言要去警局举报何毕友。

        他只是想吓吓两人,好让他们说实话。

        可是何毕友当真了。

        争吵和慌乱中,何毕友害怕何毕新会向警察透露他们的事,所以情急之下,何毕友一招反杀,把何毕新捅死了。

        “真是……令人唏嘘。”魏月坐在一边,憋了很久才说出这么一句。

        “还不是这三人躲躲藏藏的。”廉建站在一边,“如果他们能把事好好谈谈,如果何毕新不要那么暴躁,事情肯定不会这样。”

        “不过从最后来看,刘欣欣应该还是爱何毕新的。”奇亮用手中的折扇顶着下巴,随后看了一眼旁边坐在桌子后面沉默的苏菲。

        “苏姐,你怎么看,好歹你也在现场,给我们讲讲?”

        苏菲沉默的坐在桌前,在自己破破烂烂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听到奇亮的话,头也没抬。

        “死者为大,不要瞎胡说了。”

        “做什么呢。”一个更冷的声音传来,比苏菲的杀伤力强上几倍。

        我又无声无息的站在众人背后,手上拿着一叠资料,面若冰霜的看着闲聊的众位。

        奇亮一个哆嗦,在被我的目光杀死之前赶紧跳下办公桌,老实巴交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整天就知道插科打诨。”我冷冷的看着众人。

        “一小时后开会,叶领导来旁听对案子的解析,现在各自整理资料。”

        “有什么可整理的,人都死了。”

        一道有些挑衅的声音传来,是苏菲。

        众人震惊的望着苏菲,看到她吊儿郎当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我的眼神相当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