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章 人命关天

第六百七十章 人命关天

        我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黑,苏菲的报告也被一次又一次驳回。

        “你够了,你是不是拿我撒气呢?”苏菲把手上改了无数次的报告拍在我桌子上,愤怒的瞪着我。

        “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苏菲,冷淡的态度让苏菲找不到突破口。

        “可是这个报告我改了三天了啊。”苏菲无奈扶额,靠在一边的柜子上欲哭无泪。

        “那就继续改。”我简短的说完,迅速接起一边响起的电话。

        看着表情突然严肃的我,苏菲感觉自己的心脏也狠狠的跳了两下。

        “刘欣欣和何毕友回来了。”我放下电话,冷冷的说,“这是高速收费站那边的情报,好像是三个小时之前回来的。”

        “那他们肯定回刘家村了,我们赶紧过去。”苏菲要往外跑,又被我叫回来。

        “不行,我们两个回打草惊蛇,人在北川市就可以了,现在我联系总局让他们先派人来帮忙。”

        “可是。”苏菲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只是想想都觉得整个人坐立不安。

        就这样维持了不到半个小时,苏菲突然站起来,“不行,再不去来不及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能理解,却被苏菲拉着胳膊往外走。

        “来不及了,我能感觉到,会出事。”苏菲皱眉,“四个小时了,何毕新为什么没给我们打电话。”

        “他不给我们打电话是正常的,这不能作为出问题的证据。”我想要挣脱苏菲的手,却被她抓的更牢。

        “不行,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苏菲捂着自己已经有些发疼的胸口,强行把我推到了停车场,“在不快点估计就有人死了!”

        “走,我们去找通信科的人。”

        两人一路快速赶到刘家村,却惊讶的发现刘欣欣家的大门敞开。

        “你们在干什么。”苏菲冲进去,就看到可怕的一幕。

        何毕友和刘欣欣站在院子中间,而另一边的何毕新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何毕友呆呆的站在原地,手中握着一把沾满血迹的尖刀。

        而躺在地上的何毕新,胸口开了一个大洞,汩汩的往外冒血,大家一愣神的功夫,他就已经躺在了血池之中。

        “咣当。”何毕友手上的刀子掉在了地上,他惊恐的后退了两步,“不,不是我。”

        话没说完,人已经朝远处跑去。

        苏菲首先反应过来,扑过去死死按住何毕新的伤口,整个人都压在上面。

        血液喷涌而出,从苏菲的指缝中不停地外溢。

        “快!”苏菲的用自己最大的声音朝刘欣欣喊,“叫救护车,拿纱布!”

        因为太过焦急,她的声音竟然吼到嘶哑。

        刘欣欣已经慌了,赶紧跑到屋里把纱布放到苏菲手边。

        “我你还在愣什么,快来救人。”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追何毕友。

        看何毕新的情况,估计是撑不到救护车来了,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把凶手抓住,制止他潜逃。

        苏菲看他跑了,有些愤怒的瞪了远处一眼,朝着刘欣欣命令道。

        “你愣着做什么,有没有止血的药粉?全拿来。”

        “没,普通人家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那就把佛龛里的香灰拿过来,快去。”

        刘欣欣这才如梦初醒,一边颤抖着手指拨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冲向后院。

        “诶,何毕新,醒醒。”苏菲一边按着他的伤口,一边呼唤对方的名字。

        “香灰,香灰拿来了。”刘欣欣端着那个小小的香炉,跌跌撞撞的跑回来。

        “你按住他的伤口。”

        苏菲冷静的直起身子,指导着刘欣欣帮助救援。

        从伤口情况来看,何毕新应该是被捅伤到了肺部,如果不能快速止血,就是窒息,也能让他被自己的血淹死。

        更何况普通人的肺若是受伤了,一般活不过半个小时。

        苏菲伸手把香炉里的灰碾碎,示意刘欣欣闪开,她把手中的香灰不停的淋在何毕新的伤口上。

        血不停的把香灰冲走,但是又被苏菲撒上一层。

        反复几次后,血流大部分被止住了。

        苏菲这才擦了一把汗,按理说香灰可以止血,虽然问题堪忧,但是能多拖一会也是好事。

        “抬高他的头部,和他说话,不能让他昏迷。”

        苏菲吩咐完,就快速的往何毕新身上缠绷带,每一圈都捆的很紧,用力压着伤口。

        可能是被这种疼痛刺激了,何毕新在被刘欣欣抬起头部后,竟然缓缓醒来。

        “咳,咳。”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抱着自己的刘欣欣。

        她脸上满是泪痕,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比的懊悔。

        “为什么哭。”

        他的声音虽然虚弱,却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你,明明。”明明已经决定随着何毕友永远离开我,你明明已经无法承受我的伤害。

        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哭?

        “我错了。”刘欣欣的眼中满是晶莹的泪,她的眼睛不在楚楚可怜,而是流露出真正的悲痛。

        “我后悔了,我不想走。”她哭着喊。

        “你没错。”何毕新的喉咙中发出嗬嗬的声音,那是血在喉咙中的声音,听的苏菲都忍不住面露悲色。

        她想告诉他们,不要在说话了,会流失体力,但是又觉得在这种场合下似乎应该保持沉默。

        “是我,错了。”

        何毕新悲伤的看着天空,浑浑噩噩的天空,灰暗的谴责着他的内心。

        是他错了。

        如果他没有暴躁症,如果他不家暴,如果他对刘欣欣爱护有加,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是他无能,他的懦弱,却让刘欣欣来买单。

        怪不得刘欣欣要逃离他。

        “我要死了。”

        和所有老套的剧情一样,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但是事实永远不像电视剧,再老套的台词,带来的悲伤都是铺天盖地的。

        刘欣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毕新的生命快速流逝,求而不得,悲而不止。

        苏菲烦躁的站在旁边,一个电话连一个电话的疯狂催促救护车,即使希望渺小,但也不能放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刘欣欣像雕塑一样跪在原地,怀里抱着已经意识不清的何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