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询问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询问

        我面瘫脸看她。

        苏菲比了一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姿势,“保证不插嘴。”

        之后,我和苏菲一起进去了审讯室。

        审讯室里,何毕新坐在何毕新的对面,苏菲站在我的身后。

        看着坐在原地神色慌张的何毕新,苏菲心中确定,对方应该确实是无辜的人,因为面对气势强大的我,何毕新有慌张和害怕,但是没有对警察的刻意抵触。

        我放缓自己的态度,和气的递给何毕新一杯温水。

        “何先生,我们目前的案子需要您的帮助,还请你放松。”

        “是,是,咱们都是普通民众,肯定帮助。”

        何毕新有些紧张的点头,伸手接过水杯,握在手里转来转去。

        “你知道你妻子目前在哪吗?”

        我打开笔记本,公事公办的问。

        苏菲站在后面,也拿出了自己那个宝贝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

        然而何毕新却被我的话吓了一跳,身体前倾,“您说什么,我媳妇不在家吗。”

        “是的,你妻子在昨日离开刘家村,去向不明。”

        我看着何毕新,微微点头。

        苏菲看着何毕新的表情,确定他不是撒谎,因为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真实,而且肢体动作也很合理。

        “我不知道。”何毕新有些疲累的坐下,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和她两天都没有通过电话了。”

        “好,那下一个问题,请问你知道何毕友现在的动向吗?”我在本子上记一笔,继续问。

        “我弟?他半个月前就和我分家了,他说要去南方闯荡一下,走的很急。”

        何毕新搓了搓手,把手上的水杯放下,腿也不由自主的抖来抖去。

        苏菲看着何毕新,眼神微微一动。

        他变得更加紧张了,虽然不到撒谎的地步,但是肯定隐瞒了什么。

        “你联系不上他吗。”我像是没发现何毕新的不对劲似的,继续问。

        “联系不上,可能是电话卡丢了吧。”何毕新尴尬的笑笑。

        这一举动,让苏菲更确信了何毕新有问题。

        撒谎的人,总会下意识的进行引导,想要将对方引导向错误的答案,所以何毕新加上自己的推测,只是为了模糊真相,也是为了说服自己。

        “那我们可不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突然辞职,还要住在酒店?快捷酒店价格不低,从承担能力上来看,让我有些不能理解。”

        问询是不可以进行诱导的,所以我的问题都很明确。

        “因为,因为我在看医生。”

        何毕新有些尴尬的低头,他在看心理医生,因为自己的暴躁症。

        苏菲看不得这些,如果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她还能严厉一点,但是对于这种情况,她只会不知所措。

        在她看来,何毕新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且想着去解决,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这世界上很少有人能这样正视自己。

        而且从他所处的环境上来看,能做到这一步,相当困难。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苏菲现在会是个什么鬼表情。

        但是我和苏菲可不一样,在我看来,问询是很简单的,问,回答,重要的只有真的或者假的,其他都不重要。

        “嗯,好的,那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我抬头看着何毕新,“现在,你能给刘欣欣女士打一个电话吗。”

        “呃,好。”

        何毕新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机掏出来。

        拨号后响了很久,久到苏菲以为对方不会接的时候,对方接通了。

        一片沉默。

        对面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隐约的呼吸声。

        “阿欣,是我。”何毕新说到,“你在做什么呢。”

        依然是一片安静,不过除了呼吸声,隐约还有吸鼻涕的声音。

        “阿欣,你在听吗?说话啊。”何毕新有些苦恼的看着电话,声音有些哆嗦,“你怎么了,快说啊。”

        对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在翻什么东西。

        随后,传来一声抽泣的声音。

        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着被挂断的页面,何毕新也有些傻眼。

        “这……警官,我媳妇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

        我从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心里有不好的预感,现在看来,阿欣怕是卷入了不好的事情里。

        “她只是儿童失踪案里的重要人物,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她做了不好的事,所以你不要担心。”苏菲终于忍不住开口安慰,却被我横了一眼。

        “可是我,我的娃也丢了,现在媳妇也失踪了,你们之前说为了帮我找娃才各种询问,现在又把我媳妇卷进去,你们警察到底想要怎样啊。”何毕新有些崩溃的抱着脑袋,趴在审讯室的桌子上喊。

        “你们不是警察吗,为什么不能查出来啊,你们把我叫来,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到底有什么用,你们就不能同情我这个可怜人吗,我做错了什么要受这种折磨!”

        我沉默的看着他,拦住了张口欲言的苏菲。

        看着何毕新断断续续的哭了两分钟,等他安静下来,我才点点头。

        “抱歉,谢谢您的配合。”

        “没事,我失控了。”

        何毕新摆手,手不停地在脸上抹来抹去。

        一边的队员把何毕新拉走去安慰,我和苏菲交流自己的想法。

        “他是个可怜人,这个案件应该和他无关。”

        苏菲摇头,面露怜悯之色。

        “进来之前你向我保证了绝不说话。”

        我没有接话,反而皱眉质问苏菲。

        “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忍得住?”苏菲也皱眉,不甘示弱的看着我。

        但是很快,她就理亏的败下阵来。

        “好吧,是我错了。”

        我这才点点头,抬手拿起自己的本子。

        “我觉得,他不一定不知道内情。”

        “怎么看出来的?”苏菲不解。

        “他在掩饰,不停地掩饰。”我冷冷的看着刚刚何毕新所坐的地方,仿佛他还坐在这里。

        “他对孩子的态度很敷衍,如果他真的毫不知情,那么今天来了,他第一件事应该询问孩子的情况,而不是乖乖回答问题。”

        “二则,阿欣?他以前是这样称呼刘欣欣的吗?他故意改变称呼,是为了在我们面前呈现出一种他和妻子很恩爱的假象,至少在我看来,他对刘欣欣已经产生了极大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