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薄毯

第六百五十六章 薄毯

        “你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那你还让我看一天的视频,你耍我!”

        “只是预想,我的预料中只是包含了这种可能。”我无语的看着苏菲,我只是多想了几种可能性,做了完全准备罢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压榨可怜劳动力。”苏菲嘟囔着,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感觉脑中灵感一闪,苏菲问,“你没查各处的登记记录吗?”

        “当然查了。”我鄙视的看了苏菲一眼,“这种东西是最基础的吧。”

        苏菲被我的眼神一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也不用看扁我吧。”

        苏菲愤愤的起身,“没什么事我走了。”

        “等等。”

        我看着苏菲,面瘫脸。

        “c市的监控还没看呢,监控文件我已经打包发给你了,把何毕新找到就没事了。”

        苏菲僵硬的看着我,无比后悔自己干嘛要多嘴。

        “我要是猝死了怎么办。”

        “通宵一次能猝死?”

        我嘲讽的笑了一下,我可是昨天就通宵了。

        “万恶的上司,拿人不当人啊。”

        苏菲一边念叨着,一边又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咖啡。

        点开c市的监控,从何毕新打工的周围监控开始看。

        幸好这边的监控没有动手脚,意料之外的,很快就找到了何毕新的行踪。

        “他已经离开c市了。”

        “哦?这么快就查到了。”

        我有些意外的挑眉。

        “如果他的位置没有改变的话,应该在北川市三环外的一处旅馆暂住。”

        苏菲把手上的资料递过去,她已经把那个旅馆的资料调出来了。

        “是个很正常的快捷酒店,看起来何毕新并没有隐藏自己行踪的意思,从他的身份证也可以查到这两天他的行踪,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也在找人。”

        “又是第六感?”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苏菲,撑起身子在桌后坐直。

        “我知道你不信。”苏菲翻了个白眼,“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从来都没有错过。”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自信。”我点点头,“去休息吧,没事了。”

        苏菲看着我又低头办公,转身要走,打开门以后犹豫了一下,回头看我。

        她记得这人昨天晚上也没睡,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再这么下去,没准真的会再通宵一次。

        “你不休息?”

        我沉默了一会抬头,“我以为我幻听了。”

        苏菲被我这另类的讽刺气的一窒,愤愤的瞪了我一眼,自己跑到外面办公室坐下。

        自己是很少关心我,但是我也不至于这么说吧。

        等我忙到一半,准备去一趟洗手间的时候,就看到外面的大办公室里还亮着灯,苏菲一个人趴在桌子上,蜷成一团沉沉睡去。

        “果然是个白痴。”

        我这么想着,又回到休息室,把薄毯抱了出来,展开后轻轻的盖在苏菲的身上。

        完成了这一系列行动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件傻事。

        我干嘛要轻轻的给苏菲盖被子,搞得好像自己很关心她似的。

        所以,我的身上似乎萌发了一种名为傲娇的属性。

        反思完自己后,我又觉得给苏菲盖被子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我又抬手,把苏菲身上的被子扯走了。

        扯走了……

        一般来说,加被子是感觉不出来的,只会让对方睡的更沉。

        可是扯被子,很容易就会让对方发现。

        苏菲睡梦中突然感觉全身一冷,随后哆嗦了两下冻醒了。

        迷迷糊糊的睁眼一看,震惊的发现自己身边正站着我,而他手里,拽着一张薄毯。

        “梦游?”

        思索了很久,苏菲也只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揉揉自己拗疼了的脖子,苏菲起身把几个椅子拼起来,盖在薄毯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苏菲跑去问廉建。

        “队长有没有梦游的习惯?我怎么知道,你别逗了。”廉建笑着摆手。

        廉建又想了想,狐疑的看着苏菲,“你问这个干嘛。”

        难不成……

        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廉建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

        苏菲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她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并不出格。

        “因为昨天晚上我睡在警局,队长他半夜突然吵醒我,还往我脸上甩了一条毛毯。”

        苏菲说完,也觉得自己的表达有些问题。

        “哦,小苏啊,你听我给你分析……”廉建坏笑着搭上苏菲的肩膀,哥俩好的和她咬耳朵。

        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廉建,你很闲?”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站在两人后面,面无表情的盯着两人。

        感受到队长语气里的危险,廉建讪笑着放开苏菲,“别生气,我只是想给苏小同志科普一下。”

        “科普什么?”苏菲歪着头看廉建,样子很傻很天真。

        “行了,上班时间一个个的就知道插科打诨,廉建,你过来,有任务给你。”

        我皱眉,轻声呵斥后,把廉建强行拉走。

        苏菲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感觉完全摸不到头脑。

        远处,廉建朝我挤挤眼睛。

        “老大,你进度够快的啊,还给人家盖被子,纯情小男生?”

        “你认为我是会做这种事的人?”我不回答,反问廉建,表情冷的能结冰。

        廉建观察了一会,挫败的叹口气,“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大你这反应不正常。”

        “少说这些有的没的。何毕新的位置确定了,你去把他带回来。”

        我甩开廉建,冷酷的下达命令。

        “我一个人?”廉建不解,“我带几个队员去吧,万一他跑了,我不一定能追的上。”

        “放心,他对警方没有恶意。”我高深莫测的看着廉建,“你只要告诉他,我们可以帮他,就行了,之后,他会主动和你回来。”

        “这么神秘,不过咱们大队是该招些人了,我这两次出行动带的人可都是其他支队的。”

        廉建耸肩,“队长,发动你的能力,找局长说说吧。”

        “知道了。”

        当天下午,廉建就带着满脸疲惫的何毕新赶回了警局。

        看着何毕新被带入审讯室,苏菲也凑过去。

        “你干嘛?”

        “我也想听听,再说,何毕新的位置可是我找到的。”

        苏菲仰头看着我,气呼呼的瞪眼。

        “你保证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