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阳台吹风

第六百四十七章 阳台吹风

        看着大家轻松的表情,苏菲感觉自己真是再倒霉不过了。

        “苏姐,你这什么表情?”

        苏菲抬头看齐亮,笑的比哭还难看。

        “齐亮啊,估计我这两个月得被迫减肥了,扣两个月的工资……我可怎么活啊。”

        齐亮看着苏菲那一脸惨淡的样子,本想开口说不要紧,自己可以借她钱,却被副队长廉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愣是把嘴边的话咽进去了。

        廉建微笑,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随后用胳膊肘杵杵注意力不在这里的我。

        “咳,队长,你的队员有一个快要牺牲了,你就不表示表示?”

        “嗯?”我回过神来,不解的看着廉建。

        廉建扫了一眼苏菲,坏笑。

        “苏菲可是破落户,两个月不发工资,估计就要饿死了,队长,你忍心让咱们队饿死一个?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什么。”我皱眉,不明白一直以公务为主的廉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种无关紧要的话。

        不过想起苏菲哭的满脸泪痕的惨样,我不由得想象苏菲饿到哭的样子。

        “嘶。”我觉得背后发凉,心中赞同廉建的观点,确实不能饿死队员。

        所以我很大方的看着苏菲,“这接你一个月的工资,以后有能力了再还我。”

        廉建在一边听的直翻白眼,这说的什么话,敢不敢更抠一点?

        苏菲听到我要借自己钱,犹豫了一会才说谢谢。

        她觉得我没这么好心。

        但是没办法,惩罚已定,苏菲不爽也只能求助我。

        众人再次散去,坐在各自的岗位上推敲这个令人头疼的案子。

        齐亮死性不改,刚过六点就跑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

        最后,只有苏菲和我还留在办公室。

        不过我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所以苏菲只是孤零零的坐在原地整理资料。

        但是这些资料看多了也烦,所以她干脆翻出一些档案里的旧案,希望能找到些思路。

        我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而外面的大办公室还亮着灯,知道是苏菲还在。

        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酒和两个酒杯,我慢慢的走到大办公室里。

        有些昏暗的灯光下,苏菲弯腰伏在案上认真的看之前的卷宗,手中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

        我伸手悄悄旁边的墙壁,引的苏菲茫然的抬头。

        “要不要一起去吹吹风?”

        我看着苏菲,委婉的发出邀请。

        苏菲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感觉自己有些不认识这个人了。

        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喜欢吹风的人,更不像会喝酒的人。

        但是苏菲还是点头。

        “好,反正屋里很闷。”

        两人一前一后往上走,来到警局的天台。

        警局大楼一共十几层,顶楼的风还有些冷。

        推开天台的大门,苏菲看着空旷的天台,心情隐隐变得愉悦。

        “坐。”

        我率先走到靠近栏杆的一副桌椅旁,把手中的酒杯酒瓶放下,示意苏菲坐在对面。

        苏菲坐在藤椅上,感觉这里的风景还不错。

        “这个地方挺好的,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

        “不是我,是叶领导。”我回答。

        老头会享受,最先在天台放了一套桌椅,我偶尔来揩油。

        我看看苏菲,她正在兴致盎然的看着楼下的夜景。

        伸手把两个酒杯满上。

        “喝一杯?”

        “你今天话挺多的。”苏菲笑了一下,接过酒杯。“灌酒,你是想审问我,还是想看我笑话?”

        说着,苏菲仰头把一杯酒全灌了进去,咂咂嘴,“什么酒,糖水似的。”

        “这酒没度数,桃花酒。”我声音淡淡的,“喝撑了也喝不醉,得慢慢品,牛嚼牡丹似的。”

        “是吗?”苏菲笑了一下,指尖拈着酒杯一甩一甩的。“我怎么觉得,我已经微醺了?”

        “苏菲,你不太适合在刑侦大队工作。”

        我无视了苏菲有些近似调情的话语,冷冷的扔下一句话。

        “你应该离开。”

        “这几天往外赶人了?可以。”苏菲敛去脸上的笑容,看着我的眼神中多了一分锋利。

        “叶队长,你不应该小瞧我。”

        “我只是觉得你个人感情太重,会扰乱整个大队的环境。”我很明白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会对优秀的女性产生好感很正常。

        可是苏菲虽然优秀,但是并不适合这项工作。

        想象和现实,我分的很清楚。

        “环境?齐亮那种?”苏菲嗤笑,把酒杯伸过去,让我又倒了一杯。

        “我来的时候,可没见到你们这有什么好的环境,到头来也不过是我一个人着急破案。”

        苏菲看着我,感觉离我很遥远,所有人都那么近,但是唯有我,离谁都那么远。

        “你总是说自己的过去。”

        我毫不犹豫得开启了这个话题,一点过渡都没有,事实上,我已经想了很久。

        “你一副自己过去很悲惨的样子,动不动就崩溃。”

        我的眼神直直的看向苏菲,让苏菲觉得很残忍。

        “谁没过去,你觉得你特殊吗?你是天选之人?还把这种感情带到工作中,你是小孩子吗。”

        “别说了。”苏菲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着远处避开我的眼神,有气无力的反驳。

        “你想表达些什么?逞强吗?每次都自信满满的打乱安排,却又没有完美收拾的能力。还是只想表达,我尽力了,我悲惨的感觉呢?”

        我看着苏菲,把她所谓坚强的纸片捅开,毫无感情的目光审视着她的本质。

        “我说,别说了。”苏菲不由自主的捏紧手中的杯子,扬手向我泼过去。

        我侧身躲过,肩膀上还是落了几滴。

        我又一次微笑,“你看,你怕了,苏菲,没有承担能力就不要参与这种工作,这次的小案子连大队的点心都不算,遇到真正的大案子,你岂不是第一个慌神的?”

        “够了。”苏菲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这个揭穿她伤疤的男人。

        “我的过去怎样不需要你评判,我现在怎样也不需要你的认可。”

        低吼出这些话,苏菲愤怒的离开。

        而我坐在原地,笑着把酒瓶的盖子盖好。

        我相信今天以后,苏菲不久就会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