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前女友

第六百三十九章 前女友

        我苦笑一声。

        回到办公室,苏菲对顾凌和小张说:“这女孩有问题,我总觉得她在故意引导这样的结局。”

        “呃……”顾凌有点不可思议,“这要是谋杀,未免太玄幻了,她怎么可以控制死者父亲打死死者呢,再说一巴掌把人扇死,这得多小的概率呀!”

        “所以,看看尸检结果再说喽!对了,嫌疑人为了拆散死者和前女友,曾找人欺负他的前女友,致其怀孕。”

        “这太过分了!”小张说,“亲生父亲干这样的事情?”

        “查一查吧,看能不能找到这女孩。”

        “好!”顾凌抬头看表,“下班了。”

        “今天是周日呢!”小张说。

        “周日怎么了,对我们来说不都一样么?”

        “今天是父亲节呀!居然在父亲节发生这样的事情,真叫应景。”

        “父亲节啊……”

        顾凌邀请苏菲去吃小龙虾,苏菲说今天有点事情。

        她打车来到陈实经营的烤鱼店附近,找到一家花店,想买束花当礼物,店主问是送给谁的,她说爸爸,店主立马地热情地推荐扶郎花、黄玫瑰、尤加利等品种,顺带科普它们的花语。

        由于今天买花的人不少,这几种都涨价了,苏菲心说花语就是一个营销学的世纪骗子,谁规定这个花就象征这个,那个花就象征那个,牵强附会、指鹿为马,花若有话,那么全世界的只有一种花语——“不要摘我”!

        于是她买了今天打折的红玫瑰,包好拿上,来到陈实的店里。

        服务生询问她几人用餐,苏菲说:“找你们老板!”

        陈实穿着围裙走出来,说:“正忙呢,怎么,遇上难题了?”

        “平时就不能来看你啦,呶,父亲节快乐!”

        收到礼物的陈实有点开心,却故意说:“在这吃饭么?”

        “烤鱼!啤酒!”

        “就这一束破花换烤鱼,你这骗吃骗喝的小骗子。”陈实笑着拍拍她的脑袋。

        话说苏菲打算要找范君的前女友,没想到就看到韩飞飞正在被卡车司机叨扰的这一幕。

        “好啊,居然敢公然性扫扰,现在就跟我回局里去!”苏菲冷冷地说。

        “不是,我只是开玩笑……飞飞,你快和警察同志说,我们是朋友呀!”

        “以开玩笑为掩饰的玩笑最让人恶心!”

        司机嗷嗷叫地求饶,韩飞飞过来说:“警察同志算了吧,他下次应该不会再犯了!”

        苏菲却不肯轻饶这家伙,顾凌小声说:“这属于亲诉案件,本人不起诉,我们抓了也没用。”

        苏菲不甘心地解开了手铐,索要身份证检查过一下,警告道:“如果下一次,包你进监狱!”

        “不敢了!不敢了!”司机灰溜溜地上车逃了。

        韩飞飞道谢说:“谢谢啊,其实他也不是什么坏人。”

        “女孩子在外面打工要多加小心啊!”苏菲说。

        韩飞飞身材很纤细,相貌也很美丽,只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纤弱的劲。

        “你现在有时间吗?想和你谈谈!”苏菲说。

        韩飞飞露出疑惑的神情,“有时间,最好在店外谈吧,我不想让同事看到警察找我。”

        “放心,这案子和你没有直接关系,去那里怎么样?”苏菲指指对面的茶座。

        “不,那里太贵,我们去旁边的小区吧!”

        三人来到小区的凉亭坐下,韩飞飞拨了下鬓角的头发,露出清纯白皙的侧脸,但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使这个天生丽质的女孩蒙上一层疲惫之色。

        “你还记得范君吗?”苏菲说。

        一提到这个名字,韩飞飞便瞪大眼睛,“他怎么了?”

        “死了。”

        “死了!?”韩飞飞站起来,不敢相信地说,“什么时候的事情?”

        “近期,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谋杀,我们正在调查,范君是你前男友?”

        “他怎么死了呢!”韩飞飞坐下来捂着脸流泪。

        苏菲递上纸巾,安抚她的情绪,哭了好一会韩飞飞才缓和下来,整理了一下头发,“你们要问什么?”

        “当初你们怎么分手的?”

        “我不是太想提,这和他的死有关么?”

        “也许!”

        韩飞飞看看顾凌,欲言又止,苏菲以买水为借口先支走顾凌,并且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韩飞飞蠕动着喉咙,酝酿了许久情绪才缓缓开口,“他家人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因为我家情况不是很好,他家,爷爷奶奶都是知识分子,父辈要么就是在机关工作,要么就是当老板。”

        “他爸爸找过我,叫我们分手,说了许多大道理,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我跟范君是不可能幸福的!我是真的很爱他,他爸说范君大方、风趣、积极向上,拥有这些品质正是因为他生在那样良好的家庭,我对他的爱只是一种羡慕,是想改变现状,攀上高枝,并不是真心的。”

        韩飞飞低头,挪开鞋,为一群搬运粮食的蚂蚁让路。

        她继续说:“那时我太年轻,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没有答应,他父亲临走前说,如果我们继续在一起,迟早会不幸的,希望我到时候不要后悔,之后我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有一回范君去外地出差,老板叫上我和其它几名员工去和一位客户应酬,人在公司不敢不从,吃完饭客户要去ktv,我不愿意去,客户坚持要我去,老板也软硬兼施地帮腔,场面非常难堪,只能去了,在ktv老板找个借口走了,客户让我倒了一杯饮料,喝下之后我突然就神智不清……”

        韩飞飞两眼无神地看着地面,“当我恢复了一点意识,发现那个黑胖的中年男人正在我身上,我被带进了一家陌生的酒店……”

        “因为药效还没过,我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徒劳地流泪,他从我身上下来之后,低声对我说:‘离开范君,不然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那一瞬间对我来说就像天崩地裂一样,那晚我几乎想要自杀,接下来几天我都失魂落魄、心不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