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蹊跷

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蹊跷

        “所以你故意这样说,激化本来就很僵硬的家庭关系?”

        “犯法吗?”

        “你煽动起的气氛,直接致使范君父亲把他一巴掌打死。”

        “我就问你这犯法吗?”魏璇冷静地说,“打死人的是他爸,这个过分看重门户的家庭就是一个扭曲的家庭,问题出在他们那里,而不是我这个外人!”

        苏菲突然一拍桌子,盯着对方的眼睛说:“你根本就不是范君的女朋友!”

        “干嘛要这样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和范君什么关系,现在来看重要吗?”

        苏菲的手机响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恍然大悟,“你只是范君从社交软件上租赁来,带回来见家人的女朋友!”

        被戳穿之后,魏璇缓缓抬起眼皮,“是,我一天收费500元,其实这个悲剧的发生完全怪他的家庭,他们家个个是控制狂,范君没有女朋友,回去难免被说落,或者被安排相亲,他不愿意承受家人的狂轰滥炸,所以雇了看上去比较体面的我带回家!”

        “既然只是雇来的临时女友,你为什么要干涉范君的家事?”

        “我没有干涉呀,你可以问他们,是那个老头子问我,我才回答的。”

        苏菲从这女孩眼中捕捉一丝冷酷,在当时那样的氛围下,去戳这个家庭的软肋无疑是火上浇油的行为,魏璇真的只是一时兴起?

        苏菲发消息给顾凌:“再查,查深一点!”

        “你对门当户对颇有成见?”

        “可能是我个人的原因吧,我极为反感这种打着传统名义,践踏孩子意志的家庭,抢劫杀人强奸,这些事情至少是黑白分明、善恶立判的。”

        “来自亲人的伤害则不同,它们包裹着爱和关怀的外衣,却能伤人伤到骨子里,它会把你碾碎、揉烂,当你被击垮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丝同情,也不会认识到错误,只会责怪你的软弱,家庭是个没有道理可讲的地方!”

        诉说这些的时候,魏璇的双眼泛起一丝泪光,苏菲平静地说:“我也是孤儿。”

        “那你应该能懂我。”

        “能够理解,但我觉得你对家庭的成见太深了,人生不是只有家庭。”

        “有的人,一生都在摆脱家庭!”魏璇无奈一笑。

        这时顾凌又发来一条短信,看过之后,苏菲语气一变,“你和范君究竟是什么关系?”

        魏璇神情紧张的说道,“高于租赁关系。”

        “高于租赁关系?那就是小三咯?”

        “不是,我们只是在网上聊了会天,我对他特别有感觉,于是答应和他一起出来吃饭……”

        “还有开设房间!”苏菲提醒。

        魏璇显然不愿意提这些事情,暗暗皱眉,“我承认是有过一次!”

        “他喜欢你吗?”

        “更像是同病相怜,我也有过不幸的童年,被大人束缚、控制、不愿记起的童年!”

        “如果你们有过如此亲密的关系,可以说是朋友了,为什么你还在饭桌上煽风点火!”

        魏璇摇着头,显出几分烦躁来,“这个问题重要么,无论我说了什么都不犯法,犯法的是他的家人,是他的父亲,为什么要在这里审我。”

        “我认为另有隐情!”

        “您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手机拿出来!”

        魏璇厌恶地皱眉,只好就范,苏菲翻了一下她的手机相册,又看了看上面的社交软件,奇怪的是上面没有她和范君的聊天记录,这就很可疑了。

        另外苏菲看到一个刚刚加上的人,头像似乎是范建的照片,翻阅一下范建的朋友圈,各种名车名表的晒,一看就是个浪荡公子。

        “这是谁?”

        “他的堂哥,我们闲聊的时候加上的。”

        “聊了什么?”

        “我真的很反感你们这种穷追不舍的问话方式!”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工作!”

        “唉,他说了范君为什么会得上这种病,范君的父亲为了拆散他和他的前女友,居然雇人去搞定那女孩,并让她怀孕了。”

        “什么!?”苏菲震惊,没想到范建那里缺失的拼图居然在这儿找到了,她将手机递还,“雇了谁?”

        “不知道,他父亲在机关单位上班,势力还是有的。”

        “然后他在饭桌上,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

        “是的,那个可恶的老男人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拿出来当作炫耀的资本,大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伤害了孩子多深,范君听见之后立即不省人事,那时他一定非常非常痛苦!”

        魏璇抬起头,“我和他之所以不是男女朋友,是因为他有心理问题,他根本不可能去爱别人,对一切充满怀疑,对未来充满迷茫,其实他的内心很痛苦,死亡真的是不幸吗?突如其来的死亡,摆脱这伤痕累累的人生未必就是不幸!”

        听她的言论,倒像是希望范君去死一样,苏菲心中更加起疑,叮嘱一声:“你可以走了,但是最近不要离开龙安,手机保持畅通。”

        “为什么!?”

        “我对每个在场的人都会这样说,并不是针对你。”

        “你认为你就是在针对我,警察都是脏心烂肺,喜欢挖别人隐私的家伙,高高在上看着别人的不幸,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你们只是旁观者,永远不会了解别人的苦痛!”

        苏菲微微叹息一声,“魏小姐,你的成见实在太深了,如果我有冒犯到你,向你道歉!我只是想查明事实,给死者一个公道,并不是有别的居心,情感上我能理解你,但理解上我认为你有点偏激!”

        “哼,事实就在眼前!”魏璇冷嘲一声,抓上包走了。

        苏菲感觉一阵疲惫,把杯中水喝光,走出来正撞上我,我说:“怎么处理了这么久?”

        “不是,这案子可能有蹊跷,我想再深入查一查,另外申请一下解剖。”

        “行,需要拨人给你吗?”

        “顾凌、小张,有他俩就够了!”

        二人错身而过,我提醒,“涉及家庭矛盾的案子,不要代入个人情绪。”

        “我在你眼中是这么容易冲动的人么!”苏菲扭头不屑地说,不小心踢到了一个东西,因为她穿的是凉鞋,疼得大叫:“喂,谁把采集箱放在走廊,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