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替语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替语症

        “他们在农村种地。”

        好像厨师手中正舞得起劲的印度飞饼突然掉到地上,桌上的几双筷子和调羹同时落下,发出清脆的声响,空气缓缓凝结。

        “家里几口人呀?”父亲问。

        “我爸妈,弟弟、妹妹,妹妹还在上高中。”

        “爸妈身体怎么样?”

        “不太好,我爸去年查出肺癌,我妈有中风!”

        “咳!”父亲尴尬地看向别处,“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呀?”

        “网上!”

        “网上聊天?”

        “有一个叫陌陌的软件!”

        二叔听罢,捂着嘴笑。

        父亲继续询问:“你是外地的喽?”

        “对!户口还在农村。”

        长达三十秒尴尬的沉默之后,大伯说:“范君,你老大不小了,该对自己有个长远打算,婚姻大事得跟家长商量商量!”

        爷爷慢悠悠地说:“找媳妇要门当户对,门不当户不对,长久不了,就算生下孩子,三代就败了!”

        二伯笑着对女孩儿解释道:“我们家可能比较看重这个,传统你知道吧,倒不是说嫌弃你!”

        “知道知道!”女孩丢头吃菜。

        父亲看着范君,说:“找女朋友不跟家里说一声,一声不吭地就领回来?”

        “渣渣养的,我们……”

        “你再说一句‘渣渣养的’!”父亲当即摔碎一个调羹,指着范君的鼻子,“你再说一句‘渣渣养的’……”

        “行了老三!”奶奶说。

        “闭嘴,渣渣养的,总是和稀泥!”父亲吼道,唾沫星子溅到奶的长寿面里面。

        “反了你!”爷爷站起来吼道。

        “爸,别生气别生气!”二叔站起来推开爷爷,暗暗公报私仇,把爷爷往外推,使他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哎哟我的腰!”爷爷惨叫。

        “别生气呀,气伤肝,消消气消消气!”二叔使劲地拍爷爷的后背,几乎是捶。

        “行了老三!”大伯加入劝架。

        “闭嘴!都闭嘴!”父亲怒不可遏,眼睛死死锁定范君的双眼,“你那张b嘴给我张开,喊一声‘爸’!快尼玛给我喊,爸!爸!爸!书都念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忠孝仁义你都不懂了,给我喊,爸!爸!爸!”

        周围人各种劝,但都已经无法阻止父亲决堤的愤怒,堂哥赶紧把范君女朋友拽到旁边避难。

        范君站了起来,瞪着父亲的眼睛。

        “干嘛,想打老子呀,我告诉你,今天不喊一声‘爸’我们就没完,天底下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天底下也没有你这样的……”

        众人噤声,一起看向范君,他带着一道古怪的笑容,脱口而出:

        “表!子!养!的!”

        一记力道十足的巴掌扇到范君的脸上,他当即滚倒在地,一直没台词的二伯母上前试图扶起他,说:“你这是干嘛,今天咱妈过生日……”

        然后她感觉到一些温热的液体流到手上,低头一看,从范君的嘴角淌出一条血线,那血是黑色的。

        范君浑身抽搐不止,睁着眼睛,瞳孔像怒放的桃花一样扩散开。

        “啊!!!!”

        在二伯母的尖叫中,一条生命悄然而逝……

        办公室里,大伙都在整理上次案件的报告,而苏菲却非常不喜欢做这样的事。

        这时顾凌开始侃天说地,大伙就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的活,听他说话。

        “这可真是讽刺啊,本来是担心这种东西出现,结果反而促进它的出现!”一名警察评价道。

        “不过往好的方面看,原子弹教训了不肯投降的倭寇人,大国之间的核威慑也确实带来了和平。”另一名警察说。

        “不不,这种和平,完全是建立在恐怖之上的!”

        顾凌说:“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谁也阻拦不了。”

        苏菲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科技节点,文明进入某个阶段,该出现的事物一定会出现!”

        “是啊,该出现的一定会出现,就好像你们上班的时候一定会闲聊一样。”突然走进来的我说。

        苏菲吐了下舌头,心里埋怨,这家伙,渐渐开始进入队长的角色了。

        我拿着一张报案单,“接到一个报警,一位父亲把儿子打死了,谁去处理?”

        “我去!我去!”苏菲举手说,只要不在办公室写报告,难怕去下水道抓怪物她都愿意。

        我点头,“注意一下,不要有个人情绪在里面!”

        “放心!”

        苏菲不会开车,我就派了警员小张和她一起,另外派了一名法医。

        赶到出事地点之后,一名中年男子立即从楼道中迎出来,急不可待地说:“你们可来了。”

        “没叫救护车吗?”苏菲看看周围。

        “我侄子他已经……”男子摇头叹息,“赶紧上去看看吧!”

        走进这户人家,苏菲看见桌上摆满了美食佳肴,有龙虾和海参,看起来这家条件不错,中年男子自称死者大伯,他说今天全家在给奶奶庆寿,死者范君因顶撞父亲,惹得父亲不快,一巴掌打过去,哪知道就倒在地上死掉了……

        打死人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两眼垂泪,手里夹的香烟快要烧到手指了。

        法医上前检查尸体,苏菲问在场诸人,“案发之前,他们为什么发生争吵?”

        “大侄子他管父亲叫……”、“其实这原因还得从几年前……”大伯二伯争着说。

        “一个个说!”

        死者的堂哥,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年轻人走出来说:“我来说吧,情况是这样的……”

        听罢,苏菲诧异极了,替语症?这是什么病,世上会有这样的病么?

        她听说过失语症、读写障碍、构音障碍,那些一般是由于外伤或疾病影响到了脑组织,造成文字、语言交流上的障碍,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替语症。

        “然后死者父亲就一巴掌打过去了?”苏菲问。

        “对!”堂哥点头。

        “三弟当时也是气急了……”大伯插话道,被苏菲瞪了一眼。

        “苏警官!”法医把苏菲叫过去,指着死者的瞳孔给她看,“瞳孔出血,耳朵孔也有,这是蛛网膜出血的症状!”

        “一巴掌能把人打死吗?”

        “理论上是可以办到的,如果打到太阳穴,那里有大量迷走神经,是可以致人瞬间休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