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生日宴

第六百三十四章 生日宴

        我一阵尴尬,说:“我能搞定,所以就出手了。”

        苏菲气鼓鼓地咬牙,“你殉职了我可不来参加你的葬礼!”然后扭头走了。

        虽然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可顾凌知道她是真的担心我的安危,心里虽然有一丁点吃醋,可那毕竟是生死关头,他赶紧追上苏菲。

        苏菲和顾凌回去休息了一天,收尾工作交给专案组来完成。

        当警方鉴定李国明的dna时,发现他压根不是那个制造假钱的陈士达,那个被关起来替他造假钱的才是,而和苏菲一起囚禁的男人正人是李大福,利用张振华身份火葬的尸体是张宝昌。

        李国明冒用了一个叫李国明的医生的身份,此人在五年前就已经失踪,大概已经遇害。

        隔日我在审讯室见到李国明,冷冷质问:“你到底是谁?”

        “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凭一己之力,干掉制售假前团伙的侠盗!”打着绷带和石膏的李国明笑道。

        “我认为那只是一次黑吃黑事件,五年前,你制造了一场大火毁掉了陈士达的窝点,然后把他抓起来替你卖命,他的残党李大福、张宝昌跨越千山万水找到你,而早有准备的你却反杀了他们……所以你到底是谁!”

        李国明露出神秘的微笑,“请你们继续猜下去吧!”

        无论怎么审,他始终不愿意透露任何情报,我打算对他进行三天三夜的连续审讯,但心里知道希望渺茫。

        因为李国明很清楚,目前警方只掌握了这起案件的证据,判决下来未必就是死刑。

        他只要不开口,就没人知道他究竟杀过多少人,做过多少坏事。

        “这案子只能这样结束了。”我无奈地对陈实说。

        陈实拍拍他的肩膀,“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不归我们管了,你做得很棒,你已经是个合格的队长了,好好歇两天吧!”

        我笑笑,“歇不了,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这天,范君奶奶生日,范君和女朋友一起来到奶奶家,并且微笑的向各位长辈们打着招呼。

        “大伯、大伯母、二伯、二伯母、还有这个渣渣养的!”

        各位长辈听到后面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凝结了,范君父亲听完之后也摇着头走到阳台那里抽烟去了。

        “范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哪有这样叫自己父亲的!”大伯语重心长地说道。

        “爸,你不知道,堂弟这是心理疾病,叫作替语症,‘爸爸’这个词在他脑袋里自动被替换成了‘渣渣养的’,并不是不尊重!”堂哥解释道。

        “可这也太难听了!”大伯摇了摇头,“就不能喊‘父亲’、‘爹’之类的。范君,你说‘父亲’!”

        “渣渣养的!”

        “爹!”

        “渣渣养的!”范君流利地回答。

        堂哥说:“那‘父亲’用英文怎么说?”

        “酸萝卜别吃!”范君响亮地回答。

        “你瞧!”堂哥摊手道,“没办法,不是人家故意的!”

        二伯歪在沙发上,抱着肚子快笑断气了,他忍住气坐起来,向范君女朋友搭讪:“小姑娘吃水果呀,你是干嘛的呀!”

        “市场营销!”

        “能挣不少钱吧,来来,吃个香蕉……老三,有福气呀,儿媳妇长得真俊!”

        站在阳台上的父亲抽着烟不说话,背影透着郁闷。

        范君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不时和女朋友说几句悄悄话,家庭聚会的气氛一如往日。

        二伯妈打发范君去买酱油,范君身上没有零钱,冲坐在桌子边上神情郁闷的父亲说:“渣渣养的,你有零钱吗?”

        父亲默然不应。

        “渣渣养的,渣渣养的!”

        “你再喊,你再喊一遍,我把你嘴给打烂!”父亲暴怒而起。

        “老三,别动怒呀!”大伯赶忙劝住。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儿子,我今天非打死他!”见有人劝,父亲更加张扬,抓起装瓜子皮的饼干盒叫嚣,瓜子皮撒了一身。

        这时奶奶出来,喝斥他:“吵吵什么,非要挑今天发洋疯,你这是教训儿子还是教训我啊?”

        “妈您听听,他管我叫什么,他那哪是骂我,分明是骂您!”父亲试图争取奶奶的声援。

        堂哥解释说:“范君那是心理疾病,心理疾病啦,医院开过证明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胡说八道!”父亲在大伯怀中口沫横飞地斥责,“我查了,天底下哪有这种心理疾病,根本就是变着法在骂我!”

        “渣渣养的,不要生气了,我走还不行么?”范君劝道。

        这一劝,更是火上浇油,父亲怒斥,“还说,还说,狗曰的不肖子!”

        二伯笑得快岔气,“老三你也是狠人,骂儿子把自己饶上……”当注意到奶奶寒霜样的脸色,立马不敢笑了,改口道:“妈您快说两句吧!”

        奶奶当即下了圣旨,“今天我八十大寿,谁再吵,再动粗,给我滚出去!”

        一帮人各归各位,堂哥给了范君钱出去买酱油,奶奶哼了一声,回屋继续听评书。

        一直扮演旁观者的范君女友小声问堂哥,“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病?”

        “唉,这事不能说!”大伯频频摇手。

        “给人家解释解释也好。”堂哥见范君父亲又去阳台抽烟了,便开始诉说原由。

        当年大学毕业,范君交往了一个女朋友,跟女朋友一起去外地打工,多少有点私奔的性质。

        范君家里嫌女朋友家穷,不太支持他们在一起,屡次三番劝说范君和她分手,都未起到作用。

        最后范君父亲不知道使了什么妙招,顺利让他们分手,打那之后范君一蹶不振了整整三年,就一直在家呆着,三年后的某天,突然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外地打工去了。

        范君父亲生怕他又找这女孩去,托在外地的朋友照顾他,自己和范君母亲也经常跑去看望他。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转眼十年过去,范君已经走出那段伤心事,家庭关系也恢复如初,他接受了家里介绍的工作,在老家某机关单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