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喜极而泣

第六百三十三章 喜极而泣

        走到一条小巷尽头时,某处传来咚咚的声音,很有节奏。

        我从后面追上来,陈实说:“喂,你听见了吗?”

        “好像在……地下!”

        陈实立即去撬旁边那扇门,我说:“不行啊,还是叫人过来搜啊!”

        “我是百姓,大不了之后以擅闯民宅把我逮捕。”

        我也不再阻拦,陈实开了一扇门,进去大喊菲菲,里里外外找遍,又去开另一扇门,然后又开了一扇门,期间还惊动了一些住户,我只好解释说有紧急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暗处的菲菲听见了陈实的声音,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响,陈实来到了一栋不起眼的小平房前面。

        他撬开这扇门,屋内敲击声大作,他一阵惊喜,就是这里。

        一番搜寻,果然发现了一扇通往地下室的暗门,打开之后来到一条狭长的甬道,尽头是一扇高大锈蚀的铁门,敲击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陈实慢慢地伸出手,说:“菲菲?”

        “陈叔叔!”

        他几乎要喜极而泣,“别着急,我马上开门!”

        因为太激动,陈实好半天才打开那把生锈的大锁,伴随着哗啦啦的拉开门栓的动静,呆在门后面的苏菲立即扑上来,给他来个大大的拥抱,陈实拍着她的肩膀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陈叔叔,我渴得要死!”苏菲抬起头,脸上露出逃出生天的微笑。

        救护车来了后,就把绷带男给带走了。

        苏菲跟顾凌终于被救出,如饥似渴的喝着一些饮料,陈实宠溺的看着苏菲大口喝着东西,还不忘提醒她不要吃太猛。

        “被关了几天,渴的要死,可肚子却不饿!”苏菲笑道。

        “要不是菲菲聪明,你们也发现不了我,我们肯定会被饿死!”顾凌说。

        “我的女儿肯定聪明”陈实摸着苏菲的脑袋。

        我走到二人面前,严厉地说:“外出查案居然不汇报,被嫌疑人囚禁了,还把佩枪丢了,你俩都给我写份检讨!”

        苏菲瞬间蔫了下来,吐吐舌头说:“知道了。”

        “给我好好回答!”

        于是苏菲和顾凌站起来,敬礼,回答:“收到!”

        我扫过二人的脸,无奈地叹息一声,虽然之前他和陈实一样着急,但此刻不得不作为队长,板起脸来教训他们一顿,防止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们去抓那个混蛋吗?”苏菲问。

        “队里的人已经出动了,我们也走吧!”我说。

        晚上十点,几十名刑警赶到李国明所在的小区,考虑到他手上有枪,没准会劫持人质,大家将车停在外面,步行进来,我准备叫上物业骗他开门。

        陈实说:“没用的,他自己还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直接破门吧!”

        “去取破门锤,记得穿上防弹衣!”我叮嘱手下。

        警员们准备就绪,悄悄爬楼,来到李国明家门口,我用手势比划着“3、2、1”,手持破门锤的刑警朝门锁一撞,整个锁芯被冲开,直接推门进去。

        装潢豪华的家中根本没有人,当刑警冲进卧室,看见李国明坐在窗台上,一只手握着枪,一只手拿着红酒杯,他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看来他已经感觉到大祸临头,提前让妻子和儿子离开了。

        “放下武器!”我喝斥。

        李国明看见人群的苏菲和顾凌,微笑一下,啥都明白了,道:“我就知道早晚有这样一天!”

        “不争取一下么,现在主动投降,也许你只会判个无期,还有机会见妻子和儿子见面,就这样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苏菲说。

        李国明冷笑,“让儿子看着我沦为阶下囚的凄惨模样?”

        “你有什么条件?”我试图采取缓兵之计。

        “放我走!”李国明笑笑,“当然,你们不可能放我走的,所以我自己放了自己吧!”

        李国明只需轻轻向后一倒,就会摔到楼下,根本无法阻止他,苏菲想这家伙反正要寻短见,不如在他死之前问出情报,她说:“被你关押的男人是谁,我们受了两天苦,值得换一份真相么,反正你也带不走!”

        “他俩不是好人,当然我也不是,我只是想摆脱自己的过去,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可是造化弄人,我设计的如此精巧的毁尸方案居然都被发现了,只能说运气太差。”

        “放下枪!”我说,众人齐唰唰地把枪放下。

        他上前一步,李国明警惕起来,道:“不许过来!”

        我说:“当警察这么久,像你这样的罪犯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聪明、冷静,又有人性,你很爱自己的妻子吗?”

        “不要打感情牌了,臭警员!”

        “我尊重你的选择,在你离开人世之前,我敬你一杯吧……”我拿起床头柜上的酒瓶,举起来,“喝完这杯,你想跳楼跳楼,想开枪开枪,我们就此结案!”

        “可不可以对我儿子说,爸爸去执行秘密任务了。”李国明请求。

        “这个小忙是可以的。”我说。

        “谢谢!”李国明端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

        李国明仰头之际,我突然撒开手中的酒瓶,一个箭步冲上去,当他抓住李国明的胳膊拽下来的时候,酒瓶才刚刚落地,哗啦一声摔个粉碎。

        “混蛋!!!”

        李国明得知上当,发出一声暴吼,举起手枪就准备射我。

        这时其它人都离得太远,上前救援还是开枪都来不及,而我在枪的另一侧,夺枪是不可能的。

        危急关头,他手起掌落,只听见喀嚓一声,李国明的右手瘫了下来,手枪也随之落地。

        众警方一拥而上,将李国明铐起来,当把他的双手反剪到背后时,李国明发出杀猪样的惨叫,那名警员叫他“老实点”,我走过来说:“铐在前面!先送到医院!”

        执行抓捕的警员仔细一看,李国明的右肩胛骨居然裂了,被我单手劈碎!?

        我也是惊出一身冷汗,长松口气,掏出烟准备点上,苏菲突然走过来推了他一把,“你很勇啊,为什么要自己上,拖到特警来不行么?你差点死了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