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章 家丑不外扬

第六百三十章 家丑不外扬

        “她来过几次?”

        “我记录上显然是四次,每两星期来一次。”李医生微笑道,露出白洁的牙齿。

        “你和她有没有工作之外的接触?”

        “当然没有!”李医生微笑道,“这是我的职业操守,绝不和客人在医院以外有联系,况且我也是一名已婚男士!”说着,他展示自己左手无名指的戒指。

        “你知道我们是可以查的吧?”

        李医生摊开手,“随便查,身正不怕影子斜!”

        一直沉默的陈实说:“让我看下她的就医纪录。”

        “在电脑上,你过来看吧!”

        “请你把屏幕转过来。”

        李医生无奈一笑,将显示屏转过来,看见他右手僵尸的动作,陈实更加确信了,他一把抓住李医生的右肩,李医生痛得大叫,陈实冷冷地问:“请问,你的胳膊怎么了?”

        陈实摸到那下面是绷带,似乎还有石膏,似乎是近期伤到了筋骨。

        “请……请你放手……”李医生的额头沁出冷汗。

        陈实撒开手,“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好奇,请一定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受的伤!”

        “说起来实在是难以启齿,前两天和妻子吵架,她丢了一把菜刀过来,伤口不浅,当时她就吓哭了,家丑不可外扬,况且爆发争吵的起因也是我的过错,所以我就自己进行了包扎处理,你们若是不信的话,我现在可以让你们检查一下!”

        陈实瞪着李医生的双眼,然后故意撒手道:“对不起。”

        “没事!”李医生笑了一下便开门见山的笑道:“你们办案,我是能理解的。”

        两人分开后,陈实回头看到了一家医院,上面写着“联合整形”

        “这家医院一定有问题,监控都不见了。”

        “刚刚怎么不去查查?”

        我不解的问道。

        “要是菲菲跟顾凌氏被李医生抓去的,那他一定会猜到我们会来寻找的,所以他肯定也做好的心理准备。

        这个……”陈实举起证物袋,里面是一个塑料水杯,上面有李医生的指纹。

        陈实说:“我来盯着这家伙,你继续往下查!”

        “陈叔,你一个人太危险!我派个人陪你吧!”

        “行,我先留下!”

        我走后,立即打电话呼叫了增援,与此同时,密室里。

        黑暗中,顾凌听见有一些细微的动静,喀嚓喀嚓,好像有什么金属物被拨动,他问:“菲菲,你在干嘛?”

        “嘘!”

        显然是菲菲在搞什么小动作,只能听见声音的顾凌一阵焦急,这时伴随哗啦啦的声响,然后有脚步声传来,顾凌未及反应,便被苏菲抱住脖子,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

        顾凌惊喜万状,“你怎么把锁打开的?”

        “用这个!”苏菲晃晃手中的神器,但顾凌看不见,“我把一根凉粉压扁,干了之后就变得很硬!哈哈,没想到是凉粉救了我们!”

        “太棒了,你太厉害了!”顾凌欣喜地说。

        “别动,我帮你开锁!”

        自制的手铐结构不算复杂,使用的是u型锁的锁芯,但用风干的凉粉来开它,加上姿势扭曲,整个过程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

        第二次苏菲便驾轻就熟,轻易便打开了顾凌身上的镣铐。

        “嗷嗷嗷!”

        对面的绷带男发现他们自由了,摇晃着铁链叫嚷起来,“救我!救我!”

        “不救!”苏菲说。

        “一起放了吧!”顾凌提议。

        “他出卖我们!我们先逃出去再说!”

        “救我,求你们了!”绷带男近乎绝望地大喊。

        当二人摸索到门边,才知道不可能逃出去,因为这扇门是从外面插上,用挂锁锁上的,苏菲已经浑身疲惫,在门边瘫坐下来,“完了!”

        “哈哈,活该!”绷带男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快放了我!”

        “你给我好好待着!”苏菲警告说。

        这家伙善恶不辨,在这斗室里如果把他释放会不会有危险,虽然绷带男比他们可怜,但却有绝对优势,首先他更加适应黑暗,其次他刚刚饱餐一顿,比他们有力气。

        综合考虑,苏菲决定暂时不管他!

        顾凌说:“我们在这里等那男人开门,再制服他!”

        “唉,只能这样了!”苏菲抵着门休息,顾凌拉住她的手,虽然现在又渴又饿又累,但能够牵着手,已经很幸福了。

        静了一会,她说:“如果你告诉我,你和李医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就放了你!”

        “我不信你!”绷带男说。

        “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乱信!随你吧!”

        绷带男沉吟片刻,道:“好,我说……他是个杀人犯!他背着三条人命!”

        “哦?”

        “那是五年前,有三个年轻人去西北自驾游,途中载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是玩跳伞的,可能是被风吹得偏离了方向,请他们把自己载到最近的镇上。结果他们的车在茫茫戈壁抛锚了,既没有水也没有食物,也没有手机信号,加上入夜气温骤降,他们只能在车里等待其它车辆经过。

        “三个年轻人是两女一男,男的姓郑,俩女的分别姓马和唐,郑和马是一对情侣,唐是马的好姐妹。三更半夜,唐小姐去野地里方便,岂料这个中途上车的畜牲见色起意,尾随她,把她侵犯了。唐小姐的叫声惊动了朋友,这个畜牲当即用石头杀了她,然后趁着黑夜把那两人也杀了,然后……然后还猥亵了他们的尸体。

        “他把尸体埋在附近,换掉染血的衣服,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回车上睡觉。隔日有驻军的卡车经过,这个畜牲呼救,坐上了驻军的卡车。到了镇上,一个姓吕的警官来处理这件事,他发现这辆车不属于那个人,仔细询问,见他神情慌张,觉得有问题,于是把他扣下来准备去调查这件事。

        “那个畜牲察觉事情不对,当晚就从派出所的大院爬墙逃了,等警方找到被害者的尸体,他早已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这家伙从北走到南,换了张脸,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只有两个猎人还在苦苦追寻他。可是这个畜牲实在太厉害了,最后猎人一个被杀,另一个被他关了起来!”

        绷带男声音低沉,如同耳语一样,听得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