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哄骗凶手

第六百二十八章 哄骗凶手

        “杀一百个人你也不值,因为没什么比自己的命更宝贵的了!我问你,你想不想加入‘猎狗组’!”

        “什么!?”

        “这是警方的高度机密,你也知道龙安的犯罪率有多高,三年前上级授命成立了一支秘密小组,一个由顶级罪犯组成的小组,让他们来抓捕罪犯,每抓住一名罪犯,成员就可以获得减刑!”

        “你放p,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苏菲微笑,李国明的抗拒恰恰反应出他的动摇,“你不会真的以为警察双手都是干净的吧,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脏活。让一个人凭空消失,你这一手真是妙极了,我们太需要一名整形医生了,你的专业技能完全可以为我们服务,我现在代表龙安警方和你提出一笔交易,放了我们,然后我们给你真正的自由!”

        顾凌佩服极了,苏菲居然不打草稿地信口胡诌,开始哄骗凶手。

        李国明沉默不语,眼里都都是阴谋,苏菲继续说:“你了解‘sewer’吗?”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警方会利用这种办法解决一些难搞的烦人,比如棘手的、还有那些毒枭,这些人做的事情,谁也找不到证据,即使指控他们也得不到解决,进牢里几年又放出来了,所以警方会找犯人帮忙!”

        “你这个丫头说的跟真的一样了!”李国明冷笑。

        顾凌暗暗担心,苏菲越说越离谱,李国明真的会信么!

        但苏菲是故意这样做的,有时候真相就是比谎言还要离谱,撒谎的诀窍是一口咬定,和抓住细节不放。

        “去年10月4号临安路新龙会所死了俩人,其实是警方秘密除掉的逃犯,之所以秘密铲除是因为他们已经移民了;今年3月初,桃源路有一家车行爆炸,炸死一人,那也是‘猎狗组’干的,那地方是一个罪犯销赃窝点。有一个罪犯叫赵海龙,在对外他已经在15年被执行死刑,实际上他还活着,就住在龙河区!”

        苏菲停顿片刻,抬起头直视李国明的眼睛,“你可以看下我俩的警官证,我们的警衔很高,却又是普通警员,这不是很奇怪吗?因为那不是我们的真实身份,我们真正的身份是协助和监督‘猎狗组’的官方人员!”

        李国明冷笑一声,走了,但是门没有关。

        片刻之后他回来了,显然他是真的去检查二人的证件,他已经相信了。

        “如果这是真的,再给我一个证据!”李国明说。

        苏菲暗暗皱眉,她哪里有证据,本来就是信口胡诌的话,顾凌突然说:“xxxx.cn!这是我们的秘密联系网站,你可以看一下!”

        “骗我的代价是很大的!”李国明警告道,他走后,屋内再次陷入黑暗。

        听见脚步声远去,苏菲问顾凌:“那是什么网站?”

        “我自己弄的,上面有木马,只要登录就会中招,我电脑上的追踪程序就会运行,运气好的话,他们应该可以通过这个找到我们!”

        “太好了!”苏菲笑道,“配合得很好!”

        “你可真能编,这都能想出来!”

        “抓住需求嘛,只要切中人的需求点,哪怕听上去有点荒诞的事情,本人也会相信……他一定已经相信了!”

        “但愿吧!”顾凌心中仍然惴惴,可眼下除了一张嘴,他们也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武器。

        一切都是在赌!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顾凌快要睡着的时候,咣当一声门开了,看见出现在门口的杀气腾腾的李国明,他吓了一跳,这家伙该不会是察觉到这是一个骗局了吧!

        自己给的网站上面只有一个毫无用途的登陆界面,要怎么圆这个谎呢?

        李国明看着二人,露出险恶的笑容,然后走过去,抓起绷带男的脑袋问:“刚刚我走了之后,他俩说了什么?”

        什么?

        苏菲大惊,还有这一手吗?

        可是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出卖他们的吧,不会的吧,毕竟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他们逃出去,自然也会解救这个男人。

        裹着绷带的男人不说话,李国明低声引诱道:“只要你告诉我,我就给你!”

        “真的!?”绷带男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嘴部的绷带后面渗出液体,似乎是口水。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李国明咧嘴一笑,如同毒蛇吐信。

        绷带男将目光转向二人,苏菲暗暗摇头,别犯傻呀!

        “他们在商量怎么骗你!”绷带男当即指控道。

        “哈哈哈!”李国明大笑着,用力盘了几下绷带男的椰子脑袋,站起来面向苏菲,“想诓我,在这里慢慢饿死吧!过两天我会给你们带漆树汁,助你们成佛!”

        “给我粉!给我粉!”绷带男提醒道。

        李国明走了出去,苏菲心一下子沉入谷底,质问绷带男:“为什么要出卖我们,我们逃出去,肯定是会救你的!”

        “逃,逃不掉的,还不如死前快活一下!”

        “唉!”苏菲叹息,被关押太久的他已经出现习得性无助,就像那个心理学试验中的狗一样,无论怎样电击都不愿意跳起来回避。

        捎后,李国明回来了,他提的确实是一袋子粉——凉粉!

        绷带男嗷嗷叫喊:“你骗我,你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这粉纯度很高的,好好享受吧!”说罢把一碗凉粉扣在绷带男脸上,大笑而去。

        在关门的瞬间,有一条凉粉弹到了苏菲不远处,在光线完全消失之前,她暗暗记下方位。

        黑暗中,绷带男呜呜地哭泣,苏菲既不想说同情的话,也懒得幸灾乐祸,她吸了吸鼻子,说:“白醋的味道,还有姜汁,这应该是五柳路那个老太太卖的酸辣凉粉。”

        “这都能闻出来……”顾凌惊讶,“五柳路?离整形医院有一段距离!”

        “唉,好饿啊!”

        与此同时,市局的审讯室里,张进焦急地说:“我真的不认识那个男的,他每次来都开着车,我妈都是去外面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