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他就是凶手

第六百二十六章 他就是凶手

        “不行,她发病了!”我焦急地说,“先带走,给她穿上拘束服!”

        沈翠芝被带走后,陈实坐在椅子里一言不发,我喊他的时候,他沉吟道:“她的小三可能就是让菲菲失踪的人,一定要问出来,走,咱们去审另一个!”

        “可恶!”

        苏菲终于昏睡中醒来,才发现自己被人束缚住了,观察四周才觉得自己处于一个潮湿的房子里,她的背感觉很冰凉,手上跟脚上都是脚镣什么的声音。

        四周一片黑暗,苏菲开始紧张起来,不知从何处传来滴水声,回荡在苏菲的脑壳中。

        “菲菲!”

        顾凌的发声,让她瞬间多了安全感,她马上寻找发声源:“你还好吧?没事吧”

        “我没事,但手脚动不了!”

        “我们居然还活着!”

        “可能是畏惧我们的警方身份吧,看来李医师就是凶手!”

        “是的,不知道我们的运气是算好还是不好!”苏菲苦笑叹息,换了一个姿势靠着墙,闭上眼睛,脑袋还是很昏,不知道那个混蛋给她注射多少麻药,剂量再大一点,可能她的某个器官就报废了。

        “有人吗?”顾凌喊了一声,回声在空间里传递。

        苏菲说:“这儿应该是地下室之类的,或者防空洞,也许我们就在医院下面,该死,走的时候没通知任何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我想应该是午夜了吧,因为我困了!”铁链哗哗的声音,顾凌好像在移动,“菲菲,你在哪,把手伸出来!”

        苏菲费力地朝那个方向伸手,结果被铁链控制住了距离,两个人可能相隔一米左右。

        他们只能坐回去,望天叹息,苏菲喃喃道:“炸鱼块!小龙虾!猪排!黑啤酒!唉,我出去一定要吃这些!蒜蓉小龙虾配上饼,真是太美味了!”

        “电影里可以把大拇指折断来摆脱手铐。”顾凌提议。

        “那脚铐怎么办?”

        顾凌沉默了,“看来只能等救援了!”

        “是啊,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次真是太倒霉了!”

        “菲菲!”

        “啊?”

        “我喜欢你!”

        “哈哈,这种时候还说这些?”

        “我真的很喜欢你,和你在一起就会很开心,你的每个表情每句话都让人充满新鲜感。”

        顾凌突兀的表白让苏菲心中涌起一阵暖流,她低声道:“谢谢!我也喜欢你!”

        “一定会得救的!”顾凌坚定地说。

        苏菲蜷着身子休息,现在又饿又渴,反正也逃不掉,不如先休息一会保存体力。

        黑暗的时间异常粘,远处传来一些嗡嗡的声音,仿佛来自地底深处,那应该是街上的汽车声。

        太安静了,静到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还有顾凌的呼吸,还有……另一个呼吸。

        苏菲猛然坐起来,“谁在那儿!?”

        “什么!?”顾凌从发呆中惊醒,“那儿有人么?”

        苏菲深吸一口气,确实有人的味道,那个人就在对面,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她哗啦啦晃动铁链,“你是谁!?说话!”

        没有回答。

        “你和我们一样被束缚住了吗?摇一下铁链吧!”

        仍然没有回答。

        “会不会是昏迷了?”顾凌说。

        这时一个喑哑的声音悠悠传来,“没用的。”

        顾凌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有一个人!

        “在这儿只能等死,只能等死……唉!”那人发出一声苦涩的叹息,渗进了二人心中,动摇着他们的内心。

        “我们是警员,你是被李医生抓进来的吗?”苏菲询问道。

        “我在这儿很久了,已经……快不行了。”那人轻启喉舌,缓慢地说道,声音像棉花一样沉闷无力。

        “你一直没有进食或者喝水吗?你呆了多久了?”苏菲顿了顿,“你是张振华吗?”

        “张振华?”顾凌大惊,对呀,失踪的张振华有没有可能在这里。

        回答二人的一阵令人煎熬的沉默,那人悠悠地说:“你们相信来生么?”

        “不相信!”苏菲斩钉截铁地说。

        “那人死了,意识去哪了?”

        “消失了。”

        “消失又是什么感觉?”

        “消失就是消失,什么也没有了。”苏菲说着,这番对话让人有些心里发毛。

        “可是虚无到底是什么感觉呢?”那人固执地说,“如果虚无是毫无感觉,那虚无的尽头呢?我们的意识是凭空出现的吗?凭空消失、凭空出现,难道这之间不存在某种联系?人死了之后,意识会转移到婴儿的体内,这就是来世,一定有来世的,你们说,是不是有来世!”

        苏菲心想,这人已经被关押到精神崩溃了,他为了支撑自己的意识,一直在幻想来生。

        这也正和教会的作用一样,教会的意义正是对抗死后的虚无。

        顾凌说:“你是对的,一定有来生!”

        “哈哈,哈哈,哈哈!”得到赞同,那人开心大笑,笑得喘息起来,“等去了来生,我就不必再受罪了!再也不要受这样的罪了,我们就不该来找这个人算帐,他不是人,是恶魔,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哥呀,你死得好惨呀,呜呜呜……”

        诡异的哭声回荡在暗室内,听得人心里起毛,苏菲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们吧,等我们出去会替你申冤的。”

        “出不去的!”那人绝望地说,“进了这魔窟你还想出去,他只会把你慢慢折磨死!”

        “你自己先放弃了生存的希望吗?”

        “哼!刚进来的时候我也和你们一样,可你们知道我被关了多久吗?半年……半年呀!啊啊啊啊!”他发出一阵近乎崩溃的尖叫,“简直就是地狱!”

        这时伴随着吱啊的推门声,一道门照射进来,刺得苏菲一时睁不开眼。

        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门口,冷冷地说:“聊得倒挺开心呀!”那声音正是李医生。

        “李国明,你好大胆子,敢绑架两名警察?现在外面一定有许多警察在找我们!”苏菲威胁道。

        “呵!祝他们好运吧!就算神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李医生的手动了一下,他握着的正是苏菲的佩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