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不配合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不配合

        “就是深更半夜会有些奇怪的声音,医院里的东西会挪动,有一位巡夜的工作人员在南边走廊的玻璃上看到一张脸,他说和死者长得很像,另外就是电源有时候会闪烁!”

        李医师说话的时候,苏菲注意到他脸部一块肌肉运动得不大自然,这难道是医美的后遗症?

        “我才不相信幽灵,肯定有人在搞鬼。”顾凌说。

        苏菲觉得在这些事情上花了太多时间,于是直奔主题,“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沈翠芝的客人?”

        “我可以查一查。”

        “拜托!”

        顾凌小声对苏菲说:“你怀疑沈翠芝在这儿做过整形?”

        苏菲点头,“嫌疑人是这儿的,沈翠芝动过脸,她一个家庭主妇生活圈子有限,很有可能是来这儿做手术认识的。”

        “有道理!”

        李医师查询了一下,说:“有这个客人,她是王医生接待的。”

        “哪个王医生?”

        “王志国,也是一位资历很老的医师了。”

        “他现在在这儿么?”

        “在!”

        “带我们去!”

        李医生这就带二人去找王医生,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里面没有人,这时外面有一辆车经过,李医生大叫:“王医生!刚刚开车离开的就是王医生!”

        苏菲没有多想,立即往外追去,却听见身后传来扑倒一声,扭头一看顾凌倒在地上。

        站在他身旁的李医生露出险恶的笑容,苏菲大骂:“混蛋!”并掏出手枪,这次是真枪,李医生飞快地冲过来,打开右手,里面藏了一支手帕。

        苏菲一枪击中他的肩膀,同时后退,想躲开那块手帕,却感觉腿上一酸,低头一看,一支注射器插进了她的腿里,原来手帕只是声东击西。

        麻药迅速进入血管,扩散全身,苏菲浑身无力地瘫倒下来,最终沉沉睡去。

        李医生用手帕捂住伤口,疼得呲牙咧嘴,这时外面有人敲门,问:“王医生,怎么了?”

        “没事!”

        “我听见很响的一声。”那个护士很不放心。

        李医生咬咬牙,把门打开,看见地上躺的人,她吓得后退尖叫,李医生沉声道:“不许喊!”

        “怎……怎么回事,要不要报警?”护士并不知道地上躺的就是警员

        “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三千……”

        “我给你五十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护士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行,我会保密的!”

        李医生因伤口传来的痛楚而倒吸了口凉气,吩咐道:“替我取些纱布、酒精和缝合线,还有止疼片!”

        傍晚,苏菲和顾凌没有回来,我来到二人的工位,看见顾凌的笔记本还放在那里,旁边的纸上抄了一个号码。

        我拨通苏菲的手机,却提示关机,他立即吩咐警员定位二人的手机,结果却无法追踪。

        “怎么会,他俩不会出事了吧!今天白天他们去哪了?”

        “去了沈翠芝那里调查,然后回来一趟又走了。”

        “没说去哪吗?”

        警员摇头,“当时看他俩挺急的!”

        “查下这个号码!”我拿起那张纸。

        稍后警员回来复命,“号码的主人是张振华!”

        我让技术人员打开顾凌的笔记本,但顾凌安全意识极强,设置了复杂的密码,根本进不去。

        他们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也不汇报一声就跑了,联系不上,那一定是出事了。

        一想到苏菲有遭遇不测的可能性,我便浑身发冷,立即召集所有人说明了情况,警员们请示:“队长,要去找他们吗?”

        “不,继续查这个案子,他们一定是发现了线索!”

        “那要不要通知陈……陈先生?”

        “我会通知的!”

        大伙散了之后,我坐下来,长长地呼了口气,心里又是责备又是担忧,然后拨通了陈实的号码。

        “什么!?”陈实在电话里叫出来。

        “对不起,我才上任就发生这种事情,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当队长。”

        “不必自责了,他俩这么浪,出事是早晚的。”陈实平静下来,“我现在过来!”

        陈实用最快的速度赶来,我已经将本案所有的材料准备好,他对陈实说了自己的看法,陈实浏览了一下卷宗,说:“他俩肯定不会去玩,一定是查案,问题是他们查到了什么!失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接触到了凶手,一种是发生意外被困在某地,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不过他们大概率还活着!”

        我的心颤了一下,“何以见得?”

        “利用失踪者的身份来处理尸体,看来这次的凶手很小心,他不会随便就杀掉两个警察,另外……”陈实顿了顿,“菲菲也是个很机灵的孩子,以前被绑架,她也是靠自己见招拆招,那时她才上初中。”

        有陈实在,我感觉安心很多,他说:“陈队长,这次你来坐镇吧,早一秒找到他们也是好的。”

        “不,你不要这么没自信,你从头到尾参与这案子,对案情了解得比我深,况且你是名正言顺的队长呀,就当作是一次考验吧!”

        “这种考验……”我苦笑,一想到菲菲可能在受苦,但内心不安。

        “他们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陈实坚定地说,可是听上去更像是自我安慰。

        这时有警察赶回来,他们带回来一样东西,正是顾凌的手机,警员称是在沈翠芝家门口发现的,已经没电了。

        “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的手机,藏在什么地方?”我问。

        “几块瓦片下面,好像是故意藏在那儿的。”警员称。

        我想起顾凌提过这种方法,利用手机联结wifi来当作骇入的跳板,他回来立马就用了电脑,看来只是在使用违规手段。

        一定是他们想查出东西再汇报,所以就向我隐瞒了。

        不过失踪警员的手机出现在这户人家门口,这个理由已经足以对沈翠芝的住处进行搜查了,我说:“叫在现场的兄弟们搜查沈翠芝家!”

        “你们是谁,怎么在我家?”

        沈翠芝扯着嗓子大喊,试图把那些穿着警服的人给赶出去。

        外头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观众,他们各怀鬼胎,。

        “吱!”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禁,下车的人是张进,快速的走了进来,说:“妈,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警察?”

        “上午就来了这些人,还乱说一些胡话,我不想听就赶他们出去,现在倒好,又来一批,还说上午来的人不见了。”

        “切,肯定是现编的理由!”张进愤愤不平地说。

        “你看他们把家翻成什么样,别动我窗台上的花!!!”沈翠芝尖着嗓子叫道,“现在警察就跟强盗一样!真是没有王法。”

        “女士!”陈实和我走了进来,陈实说:“我们只是在搜查,不会弄坏你的东西,两名警员失踪,他们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希望你能配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