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苏菲的警告

第六百二十一章 苏菲的警告

        二人暗暗交换视线,这女子果然泼辣,顾凌递个眼色给苏菲,然后说:“他是不是在长新日报写专栏?”

        “对!”

        “我们和编辑部联系过,实际上他已经半年没有写过任何东西了,最后一次和编辑联系也是通过qq,目前没人能证明他在这半年里存在过!”

        “不是,你什么意思?”沈翠芝扬起眉毛。

        “我们怀疑他失踪了!”

        “失踪?你在讲笑话么,他刚刚被火化,骨灰就放在家里,还没凉呢!”

        看来只能祭出终极武器了,顾凌掏出一份文件,“被火化的那具遗体,并不是张振华!这是dna鉴定书,你自己看!”

        沈翠芝的身体震动一下,她拿过鉴定书,身体哆嗦起来,突然唰唰唰地撕成碎片,说:“报告是你们写的,我不相信!我丈夫都没了,为什么不能让他安宁,他活着的时候没享过福,死了还要被人诬陷,刑警有没有良心啊!”

        “小心我起诉你干扰执法!”苏菲警告道。

        沈翠芝将头发拨弄下来,尖着嗓子、昂着脖子叫嚷道:“我丈夫走了,你们一个个都跑来欺负我,上门讨债的,要东西的,要书的,平时卖两块钱的豆角现在也涨到三块钱了,全世界都欺负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我太苦了呜呜呜!”

        二人目瞪口呆,张锐的提醒是真的,这女人脑子真的有问题。

        听见她在叫嚷,邻居纷纷从窗户探头出来张望,有观众“助兴”,她越发小人得志,更加卖力地诉哭:“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家境中落被迫嫁给振华,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好不容易盼到长大,老公又摔断了腿,买个彩票从来没中过,跟同事创业,搞搞微商吧又被骗钱,上门打小三还被人家送到派出所,结果工作也丢了,为什么我要这么命苦,我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刑警打人啦!马王爷,收了这帮妖孽吧,我不活啦!”

        “她刚刚说什么来着,你听见了吧?”顾凌说。

        “打小三……”苏菲皱眉,“撤吧,我可不想陪她演这场闹剧!”

        二人走后,沈翠芝便不哭不闹,回去了,苏菲望着那扇门,皱眉道:“她该不会回去销毁证据了吧?”

        “我们也不能强行破门呀,又没有搜查令,就算真起诉她干扰执法,也得走正经的流程,唉,秀才遇上兵!”

        无奈,只好离开,路上苏菲打电话将情况汇报给我,我听罢,平静地说:“早料到会这样,没事,不着急,下午我派更有经验的警员去!”

        “我觉得你应该派个嗓门比她大的。”此时此刻,沈翠芝那尖细的嗓音仿佛还萦绕在苏菲耳畔,“我觉得她这个无理取闹的劲头,谁去了都是铩羽而归,不过这种反应说明她心里有鬼!”

        顾凌说:“我倒是可以运用黑客手段,你问问方哥批准吗?”

        苏菲先把电话挂了,然后假模假样地说:“顾凌问能不能用黑客手段。”然后回答顾凌:“他说ok!”

        “那太好了!”顾凌转身往回走。

        “干嘛?”

        “整活呀!”

        回到沈翠芝家,隔着窗户苏菲听见她似乎在里面哭,顾凌掏出手机搜索这家的wifi,利用解码软件成功登陆,然后找了块砖头把手机藏在下面,他说这可以当一个入侵的跳板。

        走的时候,苏菲听见沈翠芝好像在说话,隐隐听见:“……被发现了!”

        她提高警惕,竖着耳朵听,沈翠芝一边哭一边说:“……不会说的!”

        “这女人,果然有问题!”她暗暗皱眉。

        直到沈翠芝打完电话,二人才离开。

        回到局里,顾凌利用wifi跳板进入沈翠芝家的局域网,他说:“来,帮我找一些文章,骗她点开,你觉得她会对什么类型的文章感兴趣?”

        “发财?养生?”苏菲摇头,“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应该没心思关注这些,对了……运势!”

        顾凌查看了一下沈翠芝的个人信息,说:“她属鸡,水瓶座。”

        苏菲就写了一篇“属鸡的人今年将有大灾,看完这篇能助你逢凶化吉”,至于内容,随便到网上找点垃圾东拼西凑一下,一篇合格的营销号文章就诞生了。

        顾凌找了点图片加工一下,在里面藏了木马,然后利用wifi的漏洞发到沈翠芝的手机上,这篇文章会伪装成社交软件的推送出现。

        十分钟的等待之后,电脑上传来滴的一声,顾凌兴奋地说:“她点开了,成功!”

        接下来,电脑出现沈翠芝手机的桌面,顾凌第一时间去查看通话记录,最后一个打出的电话号码一查询,发现注册的身份证居然是张振华。

        “又是那一套吗?用死人的信息来注册手机号!”苏菲厌恶地说,这些犯罪分子怎么一个个反侦查意识都这么强,顺着血迹就找到凶手,或者一个指纹就找到凶手的故事看来只会发生在法制节目中。

        “张振华未必就真的死了,他现在只是失踪……有没有可能他也参与了这案子?”顾凌说道。

        苏菲无奈的说:“他们夫妻两关系不好,我觉得他们不会联手犯罪,没点默契是不能联合做事的。”

        “你从哪里发觉他们关系不好的?”

        苏菲耸肩,“不过一家之主并不是男的,他老婆才是这个家庭的主要力量!”

        “她年过半百,可打扮却这么精致,你们觉得她有没有作案动机……”

        “家庭破裂呀?”

        “是啊,她微整过,打过美颜针,年过半百了,还有家庭主妇做这些保养肯定是有原因的。”顾凌有这种经验,正是源自自己糟糕的家庭,想来未免有点心痛,“如果她有情人,情人牵扯其中的可能性就很大,对了,张锐不是提到,她和那个神秘男人举止亲密吗?”

        “也就是说,张振华消失在前,沈翠芝的情人杀人了,利用张振华的身份来销毁尸体,然后情人给了沈翠芝一大笔封口费。”

        “我来定位一下这个号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