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章 原来如此

第六百二十章 原来如此

        苏菲看着葬礼的场面,气氛很沉重,不禁想到自己参加在这里参加过的一场葬礼,“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这时顾凌赶来,摇头说:“这儿的监控太少了,拍到的画面几乎没有取证价值,只能等dna的结果了。”

        “等吧!”

        取证结束,技术人员称蛋白质试纸有反应,苏菲说:“我们还需要比对样本,证明尸体不是张振华,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他的儿子。”

        “看来还是得跑一趟。”我在犹豫,“一起吧,我怕你们太莽撞!”

        “哈?这是什么家长不放心的态度,你不在我们案子也办得很好。”苏菲笑道。

        张锐指着自己问:“我就不用去了吧,让大伯母知道是我说的,恐怕不太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地址。”

        我说:“他家、他儿子,还有你大伯母的工作地址都告诉我们,还有联系方式。”

        张锐抄写下地址给他们,临走之前提醒道:“大伯母她有一点……特殊,你们在语言上最好不要太刺激她。”

        “你是说她有精神疾病?”苏菲说。

        张锐耸肩,“我们家里都怕她,你们说话可得小心点。”

        顾凌问:“你大伯怕老婆吗?”

        “据我所知是很怕的,他家里一直都是大伯母说了算。”

        三人上车之后,苏菲说:“用不着见那个女人,直接找到他儿子,随便说几句话,找机会收集点dna就好了。”

        我说:“我发现你的思维真的像个侦探,直接告诉他我们要查什么,请他配合就好了。”

        “我是怕打草惊蛇!”

        “这种顾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要在意的。”

        苏菲一脸不信服,回敬道:“你该不会以为你当了队长,在破案方面就胜过我了吧?”

        我被她的表情和语气逗笑了,道:“好吧,我在下面等你们,见机行事。”

        来到张进工作的单位,我见附近有个报刊亭,就走了过去,苏菲和顾凌上了楼。

        张进在人事部工作,听说有警察来访,表现得十分客气,苏菲觉得这是一个试探的大好机会,死者是不是他真正的父亲,作为儿子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听说你父亲前不久因为心梗去世了。”苏菲开门见山地说。

        “是啊!”张进的神情黯淡下来,“可能是因为落下残疾之后他心情一直不好,抽烟喝酒,导致血管粥样硬化,那天我们又正好不在家,唉!”

        “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在查一宗刑事案件,其中一份名单出现了你父亲的名字,当然可能是同名同姓,但我们得核实一下。”苏菲一本正经地编着瞎话。

        “哦哦!”张进点头,“那我需要怎么配合呢?”

        “说一说你父亲最近做过什么,看过什么,和什么人有过接触。”

        “他每天都在家里,写写东西,看看书,做些简单的家务,你也知道,他有残疾,所以几乎不见外人的。”

        “你说他有血管粥样硬化,有病历么?”

        “呃,这个也要查么?”

        “警方查案就是这样,希望你谅解。”

        “我给医院打个电话问问。”

        张进打电话给医院,打电话的中途抽了根烟,然后通过传真机收到医院的病例,就在他离座的瞬间,苏菲把烟头拾起来放进证物袋。

        “这是他的病历,请过目!”张进将一份文件交给二人。

        顾凌拿过来看看,说:“这似乎只是初期症状。”

        “心梗都很突然……医生说的,你们不是怀疑我父亲死得有问题吧?”张进的目光扫过二人,脸上露出试探的神情。

        “有什么问题,难道死的不是他呀?”苏菲笑笑。

        这句试探的话,让张进瞬间面无血色,但只一瞬间他恢复过来,笑道:“当然不可能了,死亡证明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呢!”

        “那就没问题了,告辞。”

        下楼的时候,顾凌说:“病历是真的,不过这种病在中年人身上很常见,他们只是顺势编出心梗的理由吧!”

        “这么常见的死亡方式,医院应该不会做尸检,回头可以打听一下……他有点慌,特别是我提到‘死的不是他父亲’的时候!”

        “是啊,我也注意到了。”顾凌点头。

        回到车上,只见我买了许多报纸,他正在打电话,仔细一看,那些全是长新日报。

        我挂断电话,对二人说:“我问了编辑部,张振华的专栏在半年前就停了,说是身体原因,编辑称他在半年里什么也没写过……”

        苏菲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想,“有没有可能张振华在半年前就死了,另一具尸体冒充张振华去火葬场,这实际上是个双赢的局!”

        苏菲的假设让顾凌想到了什么,“若是这样,那死者张振华便是张家人杀的,怪不得张进见到我们会这么不自然。”

        我摇摇头苦笑道,“没凭没据,就瞎猜,我们还是找到证据再说。”

        “我只是在设想!”苏菲耸耸肩膀道,“查案子总要设想一下才能找到线索。”

        我说:“张振华最近的生活状态,他儿子怎么说?”

        “回答不明确,我们还是要从多方面下手。”顾凌说。

        “那就找证据吧!”

        三人将那根烟蒂带回去,隔日dna比对结果出来,死者的dna与张进的dna没有直系亲属关系,也就是说,死者不是张振华。

        终于可以立案了。

        上午十点,苏菲和顾凌来到张振华家,见到了他的妻子沈翠芝,苏菲说:“沈女士,前两天你丈夫死于心梗,然后送到水龙岗火葬场火化,是这样吧?”

        沈翠芝点头,“有什么事吗?”

        我指示他们直接敲山振虎,取得第一手证据之后,便申请搜查令,苏菲说:“我们怀疑他与一宗案件有关,想检查一下他的私人物品!”

        “我丈夫能与什么案件有关?”沈翠芝不解地问,露出戒备的神情。

        苏菲说得很含蓄,与案件有关,也可以是指变成案件的受害者,她问:“我们能进来么?”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呀!”沈翠芝叉着腰挡住门,摆出一副要迎战的架势,这姿势让苏菲联想到了鲁迅写的“圆规”。

        沈翠芝尖着嗓子说:“我丈夫都没了,为什么要凭空说他犯罪了,他老实巴交一个人,怎么就犯罪了,警察也不能乱说话呀!”